池莉 2005-03-16 71 0 0 0 0

9

  在楼梯口,温泉遇上了尔红。尔红扎着温泉平时下厨房的围裙正在倒垃圾。看来今天用不着温泉做饭,温家的生活打破了常规。

  尔红悄声告诉温泉:“爸爸妈妈都回家了。如果你先头跟我回家,温暖是不打算告诉大人的。那男孩把温暖气得够呛。”

  温泉觉得很好笑。仅仅事隔一小时,温泉就觉得哥哥受了挫折的样子不是可怕而是可笑了。

  他们并没有看完电影。李志祥把温泉带到了他家,他让温泉用冰敷消了眼睑的红肿。温泉一边听李志祥振振有词他讲话,一边洗了脸,梳理了头发,吃了东西,李志祥预计今天温家的晚饭一定吃不好。当温泉离开李志祥家时已经胸有成竹,毫不畏惧了。

  是的。总有决裂的一天。既然她和他们的观念完全不同,决裂迟早会来到。哪个孩子能改变父母呢?一般父母都认为应该是他们改变孩子。可温泉就是考不上大学,就是想按自己的想法生活,怎么办呢?那就碰撞吧!李志祥说得真对,温泉觉得他可以为待业青年写一本人生之路的书。

  温泉的害怕和眼泪都是因为羞耻而流的。被哥哥发现了她和一个男孩头碰头说话看电影真是羞人。李志祥一句话便让温泉豁然开朗。

  “我们并没有谈情说爱,你没注意到这一点吗?”李志祥说:“我们是一般的朋友,像我和艳文那样才是情人呢!你害什么羞?”

  王艳文曾当众投进李志祥怀抱,而李志祥也紧紧揽住王艳文的腰肢。他们没有过。他们的确没说过什么爱呀情的。只是今天在温暖的突然袭击下,李志祥才握了温泉的手。温泉一路走一路为自己叫劲:别怕。她挺着胸脯望着远方往家走,心里说:别怕别怕。

  尔红要去报信,温泉拦住了她。温泉推开门,大大方方走进客厅,在桌子上放下《大趋势》,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她喝了一口水,对着注视着她的父母及哥哥说: “我去看了一场电影。”

  温家本来是商量好,由父亲唱红脸,母亲唱白脸,哥哥嫂子善后的。他们料定温泉会一个劲埋头哭,什么都不肯说。可温泉一进门就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张怀雅一反平时的慈母形象,狠劲捶了几下桌子,说:“那个小流氓是谁?”

  温功达一看情形,连忙改变了事先的角色,态度温和地说:“温泉,好好回答妈妈的问题,别让妈妈气坏了身体。”

  温泉说:“他不是小流氓,他是劳动模范。”

  张怀雅说:“那小流氓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

  “我说过了他不是小流氓,是劳模。”

  张怀雅差不多在嘶叫:“名字!他的名字和单位!”

  “我不能告诉你们,我没征得他本人的同意。”

  温功达极为惊异女儿今天的口才,他倒很想驳倒女儿。他说:“我们做父母的有权知道自己的女儿和谁谈恋爱。”

  温泉的脸忽地红了一下,她恨自己红脸。她说:“我没和谁谈。”她省略了“恋爱” 两个字。在这个家里孩子和父母从来没有面对面使用过这一类词语,温泉没法冲破习惯。

  温暖说:“温泉,别抵赖。你今天勇气好像很足嘛。”

  温泉转向哥哥:“怎么哪?你不也是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吗?难道你也认为青年人在一起看电影就是谈恋爱?”

  温暖一时间无言以对。

  尔红早从厨房出来,靠在客厅一角看着这场斗争。她下意识地微笑着,为小姑子暗暗叫好。她发现自己从前太忽略小姑子了。按说她们可以结为好朋友,挫挫温暖那种天之骄子的傲气。

  “我不许你再和他来往!不许!”张怀雅说,“我生了你养了你我对得起你,我不许你做出伤风败俗,有辱门庭的事。告诉你温泉,你不说清楚,你从此再不许出这个家门!”

  “冷静点。”温功达对妻子说,“你要冷静一点,不要让邻居听见。”

  温泉从来没看见母亲气成这个模样,她都说的真话可她母亲快气死了她想干脆全说了,免得这样的情形再来一次。

  “妈妈,你别生气。”温泉强忍憎恨给母亲倒了一杯水。“我没做坏事。我说的是真话。我马上就十九岁,是成年人了。我需要进入社会,有个工作,自食其力,仅此而已,我已托朋友替我找了份工作。是当工人。我已经填了工厂的一份表格。要我不出家门是不可能的事了。”

  张怀雅突然抓住了心口,倒在沙发上。

  这件事并没有因张怀雅的心脏病发作而告结束。温功达单独找女儿谈了话,温暖也和妹妹谈了话。温泉后来顶不住,还是哭了,她为把母亲气得住院而难过,但她始终不肯松口放弃去做工。

  张怀雅把丈夫和儿子召集到医院病床边商议了一个对策。先稳住温泉,张怀雅暗中办病退,让女儿顶职。这些事都难办,首先医院不会轻易同意张怀雅退休,其次顶职的政策似乎有变。但他们决定排除万难去争取,温暖准备动用他最好的一批关系人物。他们都是温泉的亲人,决不能让她年轻时一时糊涂,终生受苦。

  张怀雅伤心地说:“温家多少辈多少代了,都是书香传家。还没出过一个工人呢。”

  温功达像对一个成人那样对女儿说:“温泉,我只有一个要求。在你妈住院和回家养病期间,你暂缓出去办工作的事,让你妈完全病愈后再商量。可以吗?”

  “可以。”温泉连忙回答。她被父亲语气里的让步感动了。她从小就怕父母,他们从不让她犟赢。可这次她赢了,当然可以。


Tag: 一去永不回 小说 池莉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