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
Title 1984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05-26 19:38:39
update: 2021-05-26 19:38:39
show: 357
#0. (Normal)

  42岁邓丽君死因成谜,灵柩覆盖国民党党旗,国军少将:她是国民党女特务

  十三姨说历史 20210524

  1995年5月8日,对于全球邓丽君的歌迷来说,这是最为悲伤的一天。当天下午,邓丽君在泰国清迈去世,年仅42岁。邓丽君实在太出名了,她的歌声影响着一个时代,走在大街小巷,依旧能听到她的歌曲。

  有人说,邓丽君的歌声为她赢得了“十亿个掌声”,这个称赞丝毫没有夸张。邓丽君是华语乐坛中,公认的最具影响力、最负盛名的女歌手。邓丽君短暂的一生先后发表了国语、粤语、闽南语、英语、日语、印尼语等歌曲1000多首,其演艺足迹更是遍布了半个地球。

  “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这是当年英国媒体BBC对邓丽君美妙的歌声的评价,可谓实至名归。邓丽君与生俱来的完美歌喉,演唱出无数经典,《甜蜜蜜》、《小城故事》、《夜来香》、《月亮代表我的心》等歌曲,至今在大街小巷依旧传唱不息。

  邓丽君影响力太大了,她的去世注定引起无数人关注。邓丽君究竟怎么死的?为何去世后她的男友拒绝尸检?当时日本记者拍到了邓丽君的遗容,发现她的左脸上有一个巴掌印,这又是为何?更离奇的是,当邓丽君棺椁运回台湾下葬时,棺木上覆盖着“中华民国国旗”,这又有什么寓意?

  据公开资料,邓丽君的死亡过程大概是这样的:当时邓丽君和法籍小男友保罗住在泰国清迈的一家酒店里。邓丽君生前最喜欢清迈,每次来这里,她都会在这里住上2个月,这次也不例外。当时清迈的湄宾饭店是最新、服务最好的饭店,这里成为邓丽君人生最后一站。

  那天下午,男友保罗独自一人离开酒店。没多久,服务员听到邓丽君传来响声,打开门一看,邓丽君躺在地上,似乎非常难受,只见她脸色苍白,气喘吁吁。酒店工作人员立即将邓丽君送到医院,未曾想正值清迈下班高峰期,车子在路上堵了半个多小时。

  当邓丽君送到医院后,脸色发青、心跳和脉搏都没了,医生试了多种方式来抢救,都以失败告终。邓丽君去世当晚7点,保罗回到酒店,当服务员告知他的女友已经去世了,他竟然不闻不问,进入酒店房间睡觉。

  当警察将保罗带去调查后,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作案嫌疑,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但是,有人据此猜测邓丽君之死跟保罗有关,有可能是两人吵架造成的,她脸上巴掌印或许就是保罗打的。邓丽君死后第三天,台湾当局将遗体运回台北,她的葬礼在台北第一殡仪馆举行。邓丽君死后备极哀荣,她的葬礼规模仅次于蒋介石,台湾电视台全程直播,而这在当时只有军政人员去世后才可能享受的。

  邓丽君死后获得了各项荣誉更是台湾艺人之最,国民党颁发给她象征最高荣誉的“华夏一等勋章”,国军军方则颁发给她“陆海空褒状”。在葬礼现场,“台湾省政府主席”、治丧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宋楚瑜担任主祭。宋楚瑜以悲伤的语调致辞:

  邓丽君小姐出生在台湾非常道地乡土的地方云林县的褒忠乡,我到省政府服务之后去过褒忠乡,了解那是一个代表台湾精神的好地方。但是邓小姐是出生在台湾的所谓外省人。在这个地方她把她的心放在台湾最高的利益。她爱中国,但是她更爱民主,更尊重制度,她更了解到只有中国人真正活在自由民主的社会中,演艺工作人员才能有真正发挥的机会。邓小姐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启发:让中国人因为邓小姐的歌声而真正向往一个自由民主的未来,而让所有的演艺人员因为邓小姐的榜样而不仅洁身自好追求自我专业的提升、赢得社会的尊重。

  邓丽君入殓时,先是在遗体上覆盖国民党党旗,之后棺材上覆盖“中华民国国旗”,即青天白日旗,最后由国军仪仗队抬棺出殡。看到这里,大家有没有一个疑问:邓丽君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力,她的歌声也确实给了无数人美好时刻,可葬礼如此隆重,俨然把她当场军政界的一位重要人物来对待,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不,邓丽君去世仅一个月后,国民党退役少将谷正文就爆出一个惊天秘密:邓丽君是台湾当局女特务。如果大家对国民党军统有所了解,就不会对谷正文这个名字陌生。谷正文,本名郭同震,有“活阎王”之称,1910年出生于山西汾阳。

  谷正文早年考上北大,九一八事变后投身学生爱国运动,之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的书记。谷正文天生就是情报搜集专家、暗杀专家,抗战后来到林彪麾下,担任115师的一个大队长。

  一次执行任务失败后,谷正文直接叛变,加入国民党军统局,成为戴笠一员大将。谷正文深受戴笠信任,长期担任军统华北地区的负责人。1946年3月戴笠失事后,继任者毛人凤在整理其遗物时,发现戴笠在日记中写道:“郭同震读书甚多,才堪大用。”

  从此,毛人凤对谷正文刮目相看。蒋介石败退大陆后,因毛人凤的推荐,谷正文受到蒋介石重用。在一段时间里,谷正文直接受蒋介石的领导,策划了多起暗杀行动,比如大家熟悉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失事案等。

  那么,谷正文爆出邓丽君是台湾女特工这个消息,真实性如何呢?要了解这个问题答案,首先我们要对邓丽君的生平有所了解。邓丽君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名叫邓枢,于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大街乡邓台村。母亲赵素桂,山东省东平县人。

  邓枢在军中资料匮乏,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1948年以河北军团少尉的身份去了台湾,1952年升为中尉。邓枢对军旅仕途不感兴趣,一家人生活过得紧巴巴的。1953年1月29日,邓丽君出生在台湾省云林县褒忠乡龙岩村,她有三个哥哥。

  邓丽君名字是有来历的,父亲邓枢根据袍泽建议,仿照历史上奇女子“孟丽君”,给小女儿取名“邓丽筠”。至于“邓丽君”一名的由来,是因为“筠”跟“君”同音,大多数人都读成了“君”,所以邓丽筠踏入歌坛后,干脆就以“邓丽君”为艺名。

  在艺术界有一种说法,叫老天爷赏饭吃,邓丽君就是如此。邓丽君的歌声辨识度极高,她的嗓音富有磁性,声音很纯净,声线多样,时而是醇厚,时而又轻婉,时而又脆快清冽,时而又高亢豪迈,时而又带特殊的沙哑声,众多的声线随曲风和情感的不同而运用自如,声线运用水平之高。

  如果大家仔细听邓丽君的歌曲,就会发现她的歌曲给人第一感觉是甜甜的、温柔的。年轻的时候只觉得好听,等到长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才听懂邓丽君歌声里真实的情感。1959年,6岁的邓丽君进入小学读书,很快就在音乐上表现出众的天赋。

  读小学时,邓丽君已经多次参加校内歌唱比赛,还代表小学参加比赛,一度取得所在县的第一名。当时台湾军队驻防附近,国民党当局为家属和退伍军人修建了“眷村”,这里可以说是一个浓缩的中国,可以听到全国各地的方言、民谣小调和俚歌俗曲等。

  不难想象,幼年的邓丽君在这种环境里熏陶,才华一定会显眼出来。邓丽君的胞弟邓长禧不止一次地说:

  “我们家有一台收音机,我母亲做家事的时候就喜欢放收音机听当时的流行歌曲,她(指邓丽君)只要听过两遍就会唱。我母亲后来发觉她蛮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经常晚上让她唱歌,她自己也有表演的欲望,像她三岁有一张照片,她三岁到照相馆去,她跟老板娘讲说我妈妈叫我来拍照,老板娘说好,你就坐那儿,她就摆了个姿势,没有人教她。”

  1959年邓丽君全家搬到了台北县芦洲市中正路的眷村,当时一家七口人住在不到30平方米的房屋里。这里有一个“空军九三文工团”,里面有一个拉二胡的师傅跟邓丽君父亲认识,两人经常小聚。

  一来二往,这个人听到邓丽君唱歌唱得很好,于是经常带着二胡来给邓丽君伴奏。再后来,邓丽君跟着“九三文工团”四处演出,一方面这培养出邓丽君的舞台经验,另一方面也加深了邓丽君的军人情结。

  上世纪60年代后期,在西方国家的推动下,台湾经济发展很快,各类歌厅和夜总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就在这个时候,邓丽君开始到歌厅里演唱,但她还有一个身份,台北县金陵女子中学的一名学生。

  邓丽君年龄小,歌唱得好,很快在台北地区家喻户晓。邓丽君多次请假外出演出,这让学校不满,因为金陵子女中学是一所很保守的教会学校,邓丽君被视为“另类”。1967年,校方以邓丽君以请假缺课太多为理由,让她在读书和演唱之间做出选择。

  邓丽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1967年,邓丽君加盟宇宙唱片公司,从此告别校园学习,开始了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歌手生涯。尽管当时大陆和台湾处于敌对状态,可邓丽君的歌曲依旧穿越海峡,成为无数中国人内心最深刻的记忆。

  如此炙手可热的女歌手,注定无法跟台湾当局撇清关系。举个例子,1982年10月16日,大陆战机飞行员吴荣根被台湾当局的宣传蒙蔽,驾驶歼侦-6战斗机叛逃台湾。当吴荣根抵达台湾后,受到了空前欢迎。

  台湾当局为欢迎吴荣根,给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还“请来”邓丽君跟他合唱《何日君再来》,这首歌的部分歌词是这样的: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停唱阳关叠,重擎白玉杯;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人生能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哎!再喝一杯,干了吧!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军人家庭、参加迎接大陆的叛逃者,甚至一度闹出“假护照”的政治事件,这不免让人产生疑问。所以,当谷正文爆出邓丽君是台湾当局女特务后,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么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究竟如何呢?

  1995年6月中旬,邓丽君去世仅一个多月后,台湾大众杂志《独家报道》刊发了一篇对原国民党军退役少将谷正文的专访。谷正文在采访中直言不讳地指出:邓丽君是“台湾国民党国家安全局”的秘密情报工作人员。通俗来说就是女特务。

  谷正文还爆料:邓丽君隶属于“台湾国家安全局”第三处,她的直接上级是三处吴处长(当时已经去世),而配合邓丽君工作的则是谷正文所在的“国防部军事情报统计局”。采访中,谷正文还介绍了台湾当局如何把邓丽君“吸纳”成为情报工作人员。

  1968年夏天的一天,邓丽君接到一个来到新加坡方面的邀请。邀请邓丽君参加1969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剧院举行了一场“慈善音乐会”。当时台湾当局对出入境管理比较严格,此时邓丽君只有15岁,根本无法申请出境。

  为此,邓丽君便让母亲跟自己一起申请出境。在审查邓丽君资料中,有一项要求几乎是所有出名人物必须要接受质询的:申请人能否用现有的条件为台湾当局进行情报工作。邓丽君知名度如此之大,于是台湾当局立即对她的全家进行严格审查。

  审查过程中,邓丽君父亲邓枢没有问题,但是母亲赵素桂还有不少亲人生活在大陆。我们知道,国民党败退大陆后,严厉禁止大陆和台湾的往来,而且国民党还派出大量特务在大陆进行各种破坏活动。

  得到这一调查结果后,台湾“国家安全局”拿着邓丽君资料来到“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要求军方协助继续审查,而谷正文当年正是特勤处少将主任审查官,他接触到了邓丽君的资料,所以才有后来称邓丽君是台湾当局的情报人员的说法。

  这是一记猛料,大量记者跟进调查报道。邓丽君在日本也非常有影响力,何况爆出邓丽君遗体脸上有巴掌印也是日本记者。所以,日本媒体大肆调查,其中以著名记者宇畸真及自由作家渡边也寸的调查最具影响力。

  宇畸真和渡边也寸经过长达四个月的采访追踪调查,两人据此出版了《邓丽君的真实》一书。书中指出:“关于邓丽君是间谍一事,我们的结论是肯定的……在她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她所能选择的道路也只有这一条,当时台湾社会现实的迫使她走上了‘间谍’这条道路。”

  宇畸真和渡边也寸没有夸大,当时台湾处于军事戒严状态,自蒋经国一脚踢开毛人凤掌管台湾情报特务系统后,“特务政治”一直是重中之重。所谓的“特务政治”是指一切人员必要时都要担负着搜集情报工作,尤其民间著名人士、知识分子以及文艺界的人士,都被迫成为情报特务系统中的一员。

  不过,这些人进入特务系统后并不意味着需要打打杀杀,但他们为了出境,往往需要担负着一些特别任务。比如,一些知识分子为了出境,需要给国台湾当局递送情报,或者掩护一些重要人员。

  很难想象,邓丽君会有这样一个身份。一个柔弱的女子,拥有近乎完美的歌喉她当女特务?实在不可思议。在人们印象中,女特务往往以美色等特别手段获取情报,邓丽君显然不在此列。

  关于收纳邓丽君为情报人员的原因,谷正文是这样解释的:“类似邓丽君这样被吸引进来的情报人员,跟其他专业间谍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不承担那些需要特别间谍技能的谍报工作,而只是利用她现存的条件,在适当的情况下为台湾国民党当局效劳而已。”

  去世一个多月,就有如此猛料,邓丽君亲人认为谷正文这完全是向邓丽君泼脏水的行为。邓丽君的兄长邓长富代表全家向社会声明:

  《独家报道》杂志的采访报道文章是在没有对我们家属进行任何采访的基础上编写的,是对邓丽君本人的侮辱,作为同是记者的我本人,为它感到羞耻。

  面对邓家的回应,谷正文表示自己并没有抹黑,他说:“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历史,我现在年龄已经大了。在我余生里,并没有什么其他追求,我只是作为一个历史见证人,向社会说出一些事实而已。”

  谷正文还表示,如果邓家亲属或者社会上其他人质疑自己的爆料,认为他是胡说八道,就请他们去法院起诉自己。说来也奇怪,当谷正文提出可以对簿公堂后,邓家的质疑声几乎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xw.qq.com/cmsid/20210416A0E10800

Tag:   邓丽君   台湾   国民党   
分享鏈接: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未登錄,請先 [註冊] or [登錄]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