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杀手——2011年诸暨“两枪案”(下)
Title 2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11-25 14:31:52
update: 2021-11-25 14:38:33
show: 31
#0. (Normal)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竟然是一个手上沾满八人鲜血的恶魔?是什么让一个垂垂老矣的人会铤而走险犯罪呢?”

今天三叔给大家带来的是一起发生在十年前浙江省诸暨市的案件。本案由两起枪杀案引发,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却发现这起“两枪案”的背后牵扯出了更大的案件,共有五起案件,八名受害者,在当年震惊了整个浙江省,而更为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连串凶案背后的作案者,竟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下面我们来看看这起大案是怎么发生的。2011年8月23日晚,浙江省诸暨市突然下了一阵急雨。雨很快停了,雨后的空气伴着夏夜的微风,让人感到格外轻松。在诸暨市大唐镇某个农行门前开了一辆蓝色的面包车。开车的是位30多岁的女士,名字叫小蒋,是诸暨某单位的会计,车的副座上坐着她的闺蜜小余。两人一起吃完晚饭后准备回家,路过农行时小蒋想起要去银行ATM机办个事,让小余在车上等下她。片刻过后,小蒋拿着钱包走出银行,上车就准备走,而她并不知道此时一个穿着雨衣的黑影已经跟上去了。这个黑影在银行附近的一棵小树下站了许久,从小蒋停车时就已经盯上她们了,此时的上前正是他已经下定决心——“目标就是她了!”

本案主犯——许德勇

小蒋上车后就准备打火开车,此时因为雨后天气并不炎热,她没有关驾驶室旁边的窗户。猛然间,驾驶室旁边窜出来一个人,这个人身着深色雨衣,五六十岁上下,秃着顶,脸上都是皱纹,还戴着一副老花镜,他一出现就拿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着小蒋。黑影对小蒋恶狠狠地说:“拿出来!快拿出来!”而小蒋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给吓着了,先是一惊,然后看着来人拿枪指着自己,马上发出惊叫声。黑影也被小蒋恐惧的反应吓着了,他为了制止小蒋的叫声,对着小蒋的腰部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小蒋就这样倒在血泊中,一旁的小余这才反应过来,看见旁边的女伴被枪打了,马上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呼叫。此时虽然是晚上,但是街上还是有很多人的,听着小余凄厉的叫声,很多人马上就顺着声音往面包车的方向看。这时候,黑影慌了,他此时手早就在小蒋身上搜查了,原本想找小蒋的钱包,但是现在也顾不上了,立刻撑开手里的雨伞夺路而逃。小余在黑影走后,马上报警同时又打了120,但让人遗憾的是小蒋因为伤了要害部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警方接到报案后,十分重视,马上赶到现场。在得知凶手是持枪抢劫之后,诸暨警方感到案情的重大,立刻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警方后来通过勘察现场找到了凶手在慌乱中丢掉的一副老花镜,度数为250度,很显然作案人是个年纪为五旬以上的老人。同时通过射入小蒋体内的这颗子弹来判断,凶手用的枪和子弹都并非制式的,而是自制的手枪。这种自制手枪除非是近距离,否则杀伤力并不大,一般都是流氓打架时用的。虽然能判断出凶手用的枪是自制的,但是这也没办法查啊,像这种自制的手枪会点车床技术的人很容易就能弄出来,从枪的源头上来查无异于大海捞针。那么通过监控呢?可惜的是,这名凶手作案前明显是经过细致观察的,他选择了一个监控的死角,而且作案前躲在离银行有段距离的一棵小树下,明显都是在躲避摄像头。最终,警方从银行门前监控拍下的模糊黑影中得到的帮助收效甚微,案件虽然重大,但是进展不顺。就在这边警方还在努力侦破时,那边凶手忍不住,又一次作案了,这次的案子的经过就更曲折了。原来,上次开了枪还没抢到钱,凶手觉得心有不甘,于是在6天后的8月29日,他再次作案。这次他铤而走险,选在了白天!

许德勇同村的青年许攻卫和他臭味相投

这天下午,又是一阵小雨过后,在诸暨陶朱街道的某个农信社的出口处发生了一起车祸。虽然看上去是一起车祸,但是接到报警处理车祸的交警却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天下午有人报警说农信社门口一辆黑色的奥迪A6小轿车不受控制,猛地撞向了路边的一个电话亭,驾驶员好像昏倒了。交警到了现场后驾驶员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在现场除了发现驾驶员留在椅背上的斑斑血迹以外,没发现有任何异常,很显然这起交通事故是驾驶员突然晕倒车不受控制造成的,交警只是按照正常的交通事故来处理。这个晕倒的驾驶员在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五天之后,还是抢救无效死亡。因为涉及人的性命了,这已经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了,但是这个驾驶员的死因却依然未知。这个驾驶员是谁呢?她姓袁,是个当地棉纺厂的女老板。袁女士在28日下午,从农信社取了钱之后,来到了农信社的后院,她的轿车就停在这里,当她把车开出院子之后,一瞬间人就不省人事,然后就发生了车祸。前一秒还好好地,怎么突然人就会晕倒呢?医生仔细地检查了袁女士的尸体,发现她除了后脑有个小创口,有血流出来以外,身体其他部分都是完好的,袁女士也没有心脏病,怎么会好好的就晕倒呢?此时有医生提出意见,袁女士后脑的那个创口是不是她头上戴的一个尖尖的发卡戳进去所致呢?也有医生提出不同意见,说发卡再尖也一下不会把人的头骨戳破的,要知道人的头骨可是最坚硬的。迟迟找不到导致袁女士突然晕倒的原因,医生也很无奈,于是向家属建议拍个X光片。家属同意了,但是袁女士拍的X光片上医生依旧找不出任何异常,最后家属决定给袁女士做脑部CT。很快袁女士脑部的CT检查结果让事情真相大白,医生在袁女士的后颈部位发现一个高密度的金属异物,取出来后发现竟然是一枚子弹,很显然袁女士是被人枪杀的。警方马上接手了此案,在经过鉴定之后,认定打死袁女士的这枚子弹和十几天前打死大唐镇小蒋会计的那颗子弹都是同一把枪射出来的,于是这两起案件被并案处理,被称为诸暨“两枪案”。警方调取了29号下午农信社的监控录像,发现袁女士在农信社办事后出来开车,在她上车之前都是好好的,但是出了农信社后院大门就不省人事,很显然凶手就是在农信社后院大门附近动的手,但是遗憾的是那里并没有监控录像,无法找到凶手是谁。虽然没办法看到是谁开的枪,但是专案组的警方并不气馁,他们知道结合上一起案件的经验,这个凶手一定会刻意躲避摄像头的,但是只要作案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警方缴获的许德勇所用的武器

没过多长时间,警方就在监控画面上锁定了一个穿黑衣的男子。在监控画面上这个黑衣男子穿着雨衣,拿着红雨伞,在农信社的屋檐下一直待了很久。要知道,在屋檐下是淋不到雨的,在那里一直撑着伞很显然是在躲摄像头。在袁女士出来之后,袁女士主动和黑衣男子说了几句话,然后他就和袁女士一起走进了农信社后面的停车场。但在停车场的监控画面里并没有出现这个黑衣男子,很显然他没进停车场,很有可能就是在农信社后院的大门等着袁女士,此时这名黑衣男子成了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于是警方扩大了搜索范围,将银行周边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拍的监控全部拿来,想找到这名黑衣男子后来的去向,却一无所获,这名黑衣男子竟然莫名的消失了?人怎么可能莫名消失呢?警方又一次实地去考察了银行周边,发现银行后面有一条小巷,这里没有摄像头,很显然这名黑衣男子是往这里面跑了,那他会去哪里呢?警方再一次扩大了搜索范围,除了将周边的监控调来以外还分析了许多条黑衣男子可能的逃跑路径,这其中一个线索后来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因为在农信社六百米左右,就有一个公交站台,这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辆去往诸暨市区的113路公交车停在这里,公交车上面装有摄像头,它能不能拍下黑衣男子的行踪呢?警方拿来出事前后公交车的监控录像,经过仔细地寻找,没能在监控画面里找到黑衣男子的身影,但是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在袁女士撞车,黑衣男子消失的三分多钟后,在113路公交车前面突然出现一个白衣男子,这个白衣男子正是来自于那条小巷。这个白衣男子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和前面消失的黑衣男子不相同之外,步态,年龄,身高都很相似,重要的是他的手上也拿着一把卷好的红伞,同时这个白衣男子也是个秃头老年人,这一下就和六天前在大唐镇打死小蒋的那个人特征对上了。如果这个白衣男子就是黑衣嫌疑犯的话,那么现在警方需要寻找物证,即黑衣嫌疑犯在三分多钟时间内脱下的那身黑衣服。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银行后面的那条小巷子里,警方很容易就在一间房子的屋顶上找到了那身黑衣服。同时警方还做了实验,从银行后面消失,在小巷子里脱了衣服,然后赶到公交站去上公交车,这一系列动作三分多钟绝对能完成,很显然上了公交车的这个白衣男子就是犯罪嫌疑人,现在只需找到他就行了。从哪里能找到这个白衣男子呢?警方从监控里发现这个人在上公交车之前,和司机说了一句话,大概意思就问司机车子走不走。正是这句话,成了整个案件侦破的关键。警方把犯罪嫌疑人说的这句话录下来,拿给诸暨当地许多人听,最后绝大多数人都说这个口音来自于诸暨市马剑镇方向。于是警方马上来到马剑镇,找到镇上面的一个村干部让他来看监控画面里的这个白衣男子是谁,这个村干部看了一眼就说:这不是我们村的许德勇吗?怎么了?他又犯事了?他可是老资格劳改犯了!“许德勇”——这个名字的出现终于让警方看到了破案的曙光,这时候时间是2011年的9月4日,离案发仅仅过去一周。事不宜迟,接下来就是找到许德勇!这个许德勇没有躲藏,他就在大唐镇上一个卤味店打工。因为犯罪嫌疑人手上有武器,警方为了稳妥起见在掌握了犯罪嫌疑人藏身地点之后,还用了十几个小时蹲守,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对其实施了抓捕。9月6日凌晨,已经休息的许德勇在店里被警方抓捕,他估计也自知早晚会有这一天,见到警方时虽然有一点惊恐但是很快就镇静下来了,向警方交代了手枪的埋藏地点,没过多久警方就在他的出租屋内找到了那把作案工具。紧接着就是审理过程,因为自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许德勇相当配合。他交代了“8·23”“8·29”两起枪击案的详细过程,同时也交代了自己是因为身患疾病无钱治疗才会铤而走险实施犯罪。随着审理的深入,这两起案件的诸多谜题也都被一一解答。

本案的五名犯人,左一为主犯许德勇

警方问许德勇在“8·29”的案件里,袁女士是不是认识你,她和你说了什么?许德勇交代,其实袁女士并不认识他,只是他站的位置靠近银行后门,那里停了一辆电瓶车,袁女士误以为电瓶车是自己的,于是让许德勇帮忙挪一下,她才好把车开出来。许德勇挪了车,但是同时也盯上了袁女士拿在手上的钱包。袁女士上车后把钱包放在副驾上,当她开到大门时发现刚才挪车的许德勇在和她打招呼,于是就把脚踩在刹车上,摇下了车窗,她以为这个老人找她有什么事呢。因为前一次抢劫开枪没有一枪打死那个会计,才会让她在中枪后还能吼叫,这次许德勇吸取了经验,他没有对着袁女士的身上开枪,而是对着她的脑袋就是一枪。但是这次意外也发生了,袁女士停车的地方是个下坡,她只是短暂停车并没有拉手刹,在被枪击晕过去之后,踩刹车的脚就松了,车子一瞬间就溜了下去。本来想去副驾驶拿钱包的许德勇,眼瞅着袁女士的车溜了出去撞在路边的电话亭上,四周的人也一下都围了上去,他再也没机会去拿钱包了,只能悻悻地离开了现场。就这样,让诸暨警方忙了半个月的“两枪案”就这样顺利侦破了,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才发现许德勇这个人身上并不仅仅有这两起案子,还有另外三起尘封多年未破的悬案。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干瘪老头,竟是警方苦寻多年的杀人恶魔,他的那些骇人听闻的手段绝不再仅仅只是为了治病去抢钱,可以说他就是个血债累累、心狠手辣的杀手,他的一生基本上都和犯罪沾边,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个杀人恶魔荒唐的犯罪生涯。许德勇,1951年生人,诸暨马剑镇人。他幼年丧母,出生的年代正好又赶上运动,自小没念成书,只有小学文化。他二十多岁时,其他的年轻人要么当兵,要么当工人,但是许德勇是农民家庭出生,没才又没背景,只能拿上家里的锄头去当农民。但是这个许德勇,天生性格顽劣,好逸恶劳,他宁愿睡上一整天也不愿去做农活,那时候是工分制,不干活就没粮,每次大队分粮他都像讨饭一样。时间长了他在村子里也待不下去了,就准备出去闯一闯,去上海投奔父亲。他的父亲在上海有新的家庭,对这个儿子的到来漠不关心,只让他去一家公司打零工干苦力,许德勇一没文化,二没户口,想在上海待下去只能默默地接受这样的工作。就这样他做杂工一直做到28岁,此时的他已经谈女朋友了,女朋友要求必须在十月份结婚,否则就分手。但是像许德勇这样的杂工哪有钱办婚礼呢?只好回去找父亲借,但是父亲对此一口回绝,这让许德勇陷入了绝境,最后只有一个出路——偷!时间到了1979年9月23日,许德勇在上海偷窃一家百货商店时被警方抓住了,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监狱里,许德勇一方面努力表现,得到了狱方的减刑,同时还认识了一个叫卜金才的狱友,两人相约出狱后一起干大事。1990年许德勇被提前释放。出狱后,面对新生许德勇并没有考虑去踏踏实实劳动赚钱,依然想通过犯罪去捞偏门,想不劳而获。1991年4月份,生活拮据的许德勇来到上海投奔狱友卜金才,在他家里认识了一个叫马振宏的人。这个马振宏和卜金才是好友,自小就喜欢崇拜江湖人士,与许德勇一见如故,两人也随即结成好友。许德勇和马振宏两人虽然无话不谈,但是最终还是要聊到钱上。这两人都是没有固定工作的社会散人,眼看九十年代身边的有钱人越来越多,这两人都十分眼红。最后许德勇一鼓动说现在有钱人这么多,咱又这么穷,为什么不抢一把呢?马振宏其实是个没犯罪前科的人,但是眼前这个他仰慕的大哥这么说,他也一拍脑门就同意了。可是抢谁呢?像上海这种大城市,虽然有钱人多,但是人也多,想抢钱并不容易。这个时候马振宏就提议说,自己曾经在浙江义乌贩过烟,知道那里烟贩子很多,贩烟的都有钱,不如去那里抢一把,两人一拍即合。1991年4月26日,两人携带凶器乘坐火车从上海来到义乌,准备就在这里找个作案目标。马振宏回忆说在义乌烈士陵园那里,有一对老夫妻一边做门卫一边做烟贩子,看上去每天生意都很好,应该很有钱,就找他们动手吧。于是两人在当晚11点左右翻墙进入了烈士陵园,正当两人用撬杠在撬门卫室的木门时,听到了有异样的男主人陈某高声问:“是谁?”许德勇一听已经暴露了,也不再偷偷摸摸了,一脚就蹬开了木门,对着门后的陈某用匕首就是一顿猛刺,陈某当场倒下。此时,在床上睡觉的女主人杨某也惊醒了,许德勇一看就让马振宏去收拾她。马振宏是初次犯罪,原本只是想来偷的,现在一看杀人了也知道回不了头了,之后硬着头皮拿刀向前,扑在杨某身上就是一阵乱扎,杨某也当即被杀身亡。

诸暨警方在发布会上展示许德勇所用的武器

杀了这两人之后,许德勇和马振宏开始在这个小小的门卫室里搜查,两人找到了近8000元现金,同时还惊奇地发现原来在床上还有第三人,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这个孩子不是这遇害的老两口的孙子,是被寄养在这里的,他此时还在一阵迷糊中呢,一睁眼却发现了眼前这两个恶狠狠的歹徒。起初马振宏想把这个孩子也结果了,但是被许德勇阻止住了,许德勇拿绳子捆住孩子手脚,两人逃离了现场。这次义乌之旅两人虽然只抢得了8000块钱,但是在九十年代初期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其实这钱并不是老两口贩烟赚的钱,而是从银行贷款准备买房子的钱。回到上海之后,许德勇从8000块钱里只拿出了1000块钱给马振宏,他这么做的原因是说马振宏才刚出道,还只是个“学徒”,“学徒”就该拿这么多。对此,马振宏非常不满意,于是两人就此分道扬镳。往后的20年里,马振宏再也没有犯过罪,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最后成为了一名驾校的老师。直到2011年许德勇被抓,这起陈年旧案的告破才让警方将其抓捕归案。再说许德勇,从义乌抢来了7000块钱之后,没到半年很快就在酒桌和牌桌上挥霍一空了。没钱了,许德勇又想重新再做一次案,这次肯定不能找马振宏了,那就只能找狱友卜金才了。卜金才其实早就想和许德勇一起干一票了,这次许德勇找上自己他马上就答应了。许德勇还是决定像上次一样去外地作案,这次的地点选在浙江嘉兴。为什么选在这里呢?原来这次是卜金才出的主意,他说曾经在嘉兴看过一个贩烟的大老板,说他家的生意做得非常大,家里肯定有钱。1991年9月23日,两人来到嘉兴,许德勇带的还是上次作案的那把匕首,卜金才则带了一把左轮手枪。经过回忆和寻找,卜金才终于带着许德勇在石佛南路找到了那个大老板的家,只见那个大老板家房子既大又气派,看上去的确十分有钱。两人在当地好不容易熬到半夜,准备趁着夜色去抢这个大老板家,但是到了门口却听到楼上一群人在喧哗,原来是有人在打麻将。既然有人在那就不好下手,两人只好在一旁等着麻将散场,谁知道两人等到天亮都没等到这桌麻将散场,两人都十分丧气。怎么办?回去吧,白来了一趟!不回去吧,谁知道今晚又是什么情况呢?最后许德勇决定再等一晚,他觉得这个老板麻将瘾再大也不可能天天打麻将到天亮吧!可惜他错了,这个老板是属于那种打麻将打到废寝忘食类型的,这两个人第二天又在外面等了一宿,到了第三天最终决定放弃了。但是贼不走空,人既然来嘉兴了,必然要带点什么回去,可是抢谁好呢?两人在瞎转悠的时候盯上了南湖七号桥下面的一个小商店。两人发现这个小商店既偏僻看店的又是个老头,就决定抢这家。到了晚上十点左右,两人来到小商店门口,一开始许德勇还准备拿东西撬门,但是许德勇绕到后面发现商店后面的围墙就是简单的用土糊上的,就准备用尖刀准备挖个洞进去偷窃。可两人正在挖洞时突然听见商店的门居然开了,于是两人马上过去查看。负责看店的老头姓孙,孙老头也是听到后面的围墙有声响就准备开门查看,没想到和两名歹徒撞了个正着。两人立刻冲上去将其按倒,许德勇上去就拿匕首猛刺,卜金才则用左轮枪的枪柄猛击孙老头的头部,孙老头一把年纪怎么能是这两个人的对手,很快当场死亡。在杀了孙老头之后,两人在这个小商店里一阵翻找,最终根本没找到什么财物。但因为这两人在嘉兴这几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就把小商店的食品、酒水吃了个过瘾,拿了几包烟后才心有不甘地离开。这次嘉兴之旅,许德勇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却没抢到什么钱,这让他非常不爽。可是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他做完也是害怕警察找上门的,但是没钱又不得不去动歪点子,既然不抢,那只能重操旧业,继续去做小偷。许德勇可能天生就不是做贼的料,在1993年4月,他又一次因为盗窃罪被警察抓了,这次他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和上次一样,他在监狱依旧表现得很老实得到了监狱方的减刑,到了2000年6月,许德勇又被提前释放回家。此时的他已经年近五旬,已经不想再重复以前的那种生活,想踏踏实实过日子。许德勇回到家乡诸暨马剑镇,开始养起鸭子和蝎子,但是他这种人注定是干不了这一行的,因为管理不善,很快他的养殖事业也就垮了。手头拮据的他一直想着如何才能翻身,既然自己不是劳动那块料,时间一长他又动起了歪点子,但是这次他找谁帮忙呢?许德勇在村子里有个忘年交,叫许攻卫。这个许攻卫和许德勇同村,1974年出生,两人相差了23岁。虽然年龄差距有点大,但是曾经也坐过牢的许攻卫一向敬重江湖人士,对同村这个已经二进宫过的许德勇自然是刮目相看,十分钦佩他。许德勇也对这种仰慕十分受用,两人臭味相投,天天都混在一起,成了一对忘年交。许德勇在连续投资失败之后准备重新做一起案子,他试探性地问了问许攻卫的意见,谁知道许攻卫也是非常赞成,说只要能搞到钱,干啥都行,于是两人开始策划作案目标。在许攻卫的提议下,两人将目标放在陶朱新村一处姓方的人家,这家住的是豪华别墅,一看就是有钱人。2001年11月28日夜里,两人携带凶器来到方家别墅前,趁着夜色两人翻墙跳上二楼,穿过窗户进入房间。其实本来这两人只是准备来这里偷东西的,没有准备杀人,但是后来却出现了意外,这是怎么回事呢?

许德勇在庭审现场

两人在房间内没找到现金,只找到一枚金戒指和一根金项链,两人原本就准备走了,但是临走前许德勇突然对一台放在客厅的DVDV播放机感了兴趣。虽然许攻卫劝许德勇不要拿这东西,但是许德勇不听,他没见过这么高级的DVD机,想抱回去用。就在两人手忙脚乱准备离开时,突然许德勇手里的DVD机突然掉到了地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一下就惊醒了此时在卧室中的方某夫妇。方某夫妇马上起床查看,但是他们面对的可是持有凶器的两名歹徒。在一阵搏斗之后,许德勇和许攻卫用凶器杀死了方某夫妇,突然床上发出了一名女婴的啼哭声。这名只有十个月大的女婴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发出了一阵啼哭,许攻卫此时十分敏感,一听见婴儿的啼哭马上就上前扎死了这名女婴。许德勇一看许攻卫居然杀了一名还未满周岁的婴儿,马上就是一阵谴责,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两人在别墅内又搜索了一番后逃离了现场。这起血案当年也是轰动了整个诸暨,但是因为当时刑侦技术有限,被警方挂了起来,直到十年后许德勇的落网。2001年这起案子做完之后,许德勇害怕被抓,不再犯案,依旧在村子里混日子。2005年左右,有人看他江湖资格老,让他去看赌场,因为赌场人员复杂,他为了自保从一个叫吴康金的人手里买了一把仿制手枪和子弹,这也就是后来作案的那把枪。在赌场看场子时,许德勇又沾上了赌瘾,不仅自己的积蓄花光,把村里能借的人也都借了一圈,最后欠下了近十万的赌债。2011年后,许德勇患上了肺结核,他没钱治病,又想反正被抓到也是一死,自己以前欠过那么多血债,也不在乎都一条人命,于是就有了前面的“两枪案”。2012年7月18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宣判,许德勇和许攻卫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马振宏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两名帮助许德勇搞枪的人分别被判刑10年和11年。而许德勇另一名同谋卜金才因为在2009年就得病身亡,逃脱了法律对他的制裁。案件讲到这里,也该结束了。这个最后作案时已经60岁的许德勇,冷血无情,残忍暴虐,但是有没有他特别在乎,特别心疼的人呢?有!正是他的姐姐。许德勇的姐姐大他6岁,在他母亲死后就承担起了把他抚养长大的义务,许德勇和家里其他人关系都不好,唯独和这个姐姐一直来往。许德勇告诉狱警:“我姐姐对我很好,在她心里我一直是个很好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执行(死刑)了,不要告诉她,她身体不好,我一听到她哭我心里也难受。”不知道在踏往刑场的路上许德勇会不会想起自己的姐姐,写到这里,作为作者想问问这个杀人恶魔:你害怕听到自己的姐姐哭,那么为什么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让其他受害者的姐姐哭呢?

贵州卫视《真相》栏目——六旬老劫匪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U5a3gzd_GF73lM73QLZy5A

Tag:   大案纪实   浙江   灭门案   杀人   
分享鏈接:
未登錄,請先 [註冊] or [登錄]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