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170 0 0 0 0

  第二天清早,毛同志穿上旅游鞋,背着水壶要去游览。

  “我是来北京买医疗器材的。先旅游一下再办事。小眉,你出不出去玩?你出去我就等你。”毛同志毫无芥蒂地对躺在床上的我发出邀请。我疲乏地闭了闭眼睛以示谢绝。

  我以为毛同志走了我可以睡上一会儿的。服务员送开水来了。咣咣当当送完开水又开始打扫房间。我说今天上午就不打扫了行不行。服务员说为什么?打扫一会儿就得,不打扫要被扣奖金。北京的招待所传统可保持得不错。

  我将通讯本摊开压在北京市游览图上。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许诺过陪我逛北京城的朋友很多,我还不至于傻到相信所有人。我选择了老阿山。老阿山并不老,可他就叫老阿山。他的女朋友原本在我们单位,我替她设法调到北京了。调动的过程很艰难,老阿山因此非常感激我。后来他俩没成。没成老阿山也还是到武汉看我。我们是朋友了。

  拨通了电话。我说:“喂,我找老阿山。”

  “请问您哪位?”北京人,说话文明礼貌。

  我一听就听出来了。“你是老阿山吧?”

  “我是,请问小姐芳名?”

  老阿山没听出我的声音。为调动我们曾通过多少电话。那时候我只对着话筒呼吸他就知道是我。

  我想多说几句话看看。我说:“我的名字叫红。”

  “噢,林燕红。燕红。你好。”

  我叹了一口气。

  “小姐您别叹气。我知道您是谁,可我不敢说。我不敢相信您会给我打电话。”

  老阿山肯定又错了。老阿山在小姐世界里邀游,眼花缭乱。

  “红霜!红霜小姐您好!”

  我说:“多好的记性。”

  老阿山如释重负。说:“怎么会记不住您呢?那次人民大会堂的宴会上有几个漂亮小姐?就您一个。”

  我为老阿山高兴。一个专业性杂志的编辑混到经常出入人民大会堂的宴会了。我笑了几声。

  “对不起,小姐。您到底是谁?请高抬贵手。我们导演成天和演员打交道,女孩子太多了。如果您也是要求上片子的小姐,请直接报姓名,否则我只好挂电话了。”

  “恭喜你成导演了。你挂电话吧。”他不挂我倒准备挂了。

  “啊!听出来了!我说声音怎么这么熟!”

  我不挂电话了。我说:“老阿山,你呀,变化可太大了。”

  “肖红啊,你可给我来电话了!这几天我找你找得急死了,你还有心开玩笑。”

  我伤心地说:“我没开玩笑我——”

  “你住嘴。你这个小东西还给我来这一套。告诉你。我故意逗你的。京城一枝花,大名鼎鼎的名记谁不知道。你写我的那篇文章我已经看见了,棒极了!说正经的,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菜?北京城里的餐厅,点什么我带你去吃什么!”

  我不能再沉默了。我说:“老阿山。我是眉红。”

  老阿山惊叫一声:“眉红?”好半天没声音。是一盆凉水浇了头的感觉。我怕出了什么事,因为他血压偏低。我使劲对着话筒叫喊:“喂喂!喂喂!你没事吧?”

  “你杀了我吧眉红。”老阿山换了一副低沉的一本正经的嗓门。“我操!我他妈真出丑了。眉红,你千万别当真,我在拿那女记者开涮呢。她丫倒真够名妓了。现在还能和女人动真情吗?当然除了你,你是纯洁的。”

  “得。请别涮我。我从生下来就沾染世尘,早不纯洁了。”

  “哦,对了眉红。你现在在哪里?”

  “我当然在武汉。”

  “多遗憾。要是在北京我可以请你吃一顿饭。有事吗?”

  “没事。没事闲得手痒,拨个电话好玩。”

  “真羡慕你。我操!我他妈每天忙得四脚朝天,挣钱太不容易了。整天与一些傻调打交道。现在北京尽他妈傻X!”

  我扭头看了看门。“我们领导来了。”我们领导当然没来,我在这么想象,凭借想象好撒谎。我说:“我得挂电话了,再见。”

  “再见。”

  我倒在床上休息。我想老阿山当个编辑都极不称职,错别字连篇,怎么导戏?难怪我们的电视剧绝大多数不能看。


Tag: 紫陌红尘 池莉 小说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