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227 0 0 0 0

所以39

  我烦死了。华林,请不要把脏碗都堆在洗碗槽里!我已经连续洗碗一个星期了,难道你没有看见?况且饭也是我做的!

  华林,你怎么不洗脚就上床了?卧室里这么臭,你受得了还考虑不考虑别人是否受得了?不!必须起床去洗!否则我就起床离开!

  华林,你没有看见我忙得昏头转向吗?典典在叫嚷什么你就不能过去看看吗?什么叫“我的破事”?我不都是为了这个家吗?

  华林,听听,好像抽水马桶又在漏水?

  哎呀,华林,你怎么养小指甲了?

  华林养起了半寸长的小指甲,尖如鸡爪,颜色是恶心的烟熏黄。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用小指甲掏耳朵,神态沉迷,仿佛思想者,掏出耳屎来,放到眼前,仔细观赏,然后弹掉,弹得勃勃响,茶几的深色桌面上,应声出现一层浅黄色屑状物!我的老天爷啊!

  华林应该知道,这是我的最恨。十年前他就知道,我最恨男人六种行为,之一:养小指甲,之二:在公众场合翘起兰花指磕瓜子,之三:放屁打嗝毫不掩饰,之四:说话喷唾沫,之五:吃东西馋相,之六:对女人和小孩横蛮无礼。

  一个称职的丈夫,可以不顾及自己女人的最爱,但是,千万不能不顾及自己女人的最恨。

  可是华林却说:“在这个家里,我的小指甲都没有自由吗?”

  “哎,你能不能讲一点道理?”

  “请问到底谁不讲道理?”

  “如果你不剪掉这恶心的小指甲,那就离婚。”

  “离就离,请便。”

  深夜,上床了。华林过来道歉。涎皮涎脸。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的六大恨了。明儿剪掉还不成吗?为一根小指甲闹离婚,这真大笑话!转过身来好吗?难道今天还没有兴趣吗?

  没有。喂喂!真的没有!

  你没有别人还有呢?这是妻子应尽的义务!

  喂喂!干什么干什么嘛——讨厌!

  小声点儿,邻居听见了!还有典典!

  雷电哪!你为什么不化作利剑,劈开椰林寨?五指山——你为什么?不把五指握成拳,砸死南霸天——这是《红色娘子军》中女人的怒火,在舞台上,尽情呼啸。而现在,黑暗的椰林沉沉无边,到处都是可恨的南霸天,包括此时此刻的无耻男人华林。可是我的肩头不再有枪!看来我只能写剧本。我只能沉溺在剧本之中。


Tag: 小说 池莉 所以
返回首頁     ·   返回[所以(叶紫)]   ·    前一個  ·   下一個
相關內容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