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197 0 0 0 0

  所以19

  好在禹宏宽说话算话,差不多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我所有的手续都办理好了。人是活的万岁!特事特办万岁!

  我的新单位是武汉市文化局。局领导表示了对我的热烈欢迎。因为其实他们对我的名气早就“如雷贯耳”。现在改革开放的形势,对我们文化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我们的戏剧面临着新时代的严峻挑战。因此尤其需要人才,特别是编剧人才。因为剧本剧本,是一剧之本啊!毕业于名牌大学,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又年轻又漂亮,这样的创作员,我们实在求之不得啊!

  对于人才,是可以破例的。因此,局里破例给我分配了单身宿舍,就在附近的话剧院,有我们局里的一栋单身宿舍。一般人都是四人或者六人一间房,人才优惠,人才可以两人一间房。

  另一个人才时从上海引进的,话剧女演员沈亚红。沈亚红原本是上海市文化馆话剧队演员,在1978年震撼全国的话剧《于无声处》中,担纲女主角何芸。只是她是在上海首演的那个“何芸”,不是后来进京首演的“何芸”。《于无声处》一炮走红之后,业余演出队立刻被专业话剧团所取代。沈亚红一怒之下,离开上海,调到武汉。宁做鸡头,不做牛尾。“哦,对勿起啊,武汉也不是鸡头了,武汉的话剧水平是相当相当高的了!对勿起对勿起!阿拉现在也是武汉宁啊。”沈亚红一急,上海土话就冒出来了。

  “没有关系的啦!”

  “啊哟,各么叶紫你好有气质啊!”

  “你才有气质呢!又漂亮,还有一条气灌长虹的好嗓子!是主角的料嘛!”

  “下下侬!下下侬!叶紫老内行的呀!叶紫我们合作好勿哪?我们再搞一个轰轰烈烈的戏好勿哪?我听说你的剧本写得,好是好得来!”

  “好啊!好啊!”

  单身宿舍是我的天堂!沈亚红是我的天使!与孝感文化馆的业余文娱爱好者相比,沈亚红无异于凤凰与小鸡。人家这长相,这身段,这嗓门,只有一个特别的成语才能形容,那叫“仪容韶秀”。此前我哪有机会亲眼目睹这种仪容韶秀的女子。光是看着她,我就有了剧本创作的强烈欲望。

  禹宏宽,求求你,我刚刚调来,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我总应该首先做出一点成绩来吧?我总不能,连一个剧本都没有拿出来,就去结婚生孩子吧?单身宿舍很好啊,有食堂,有淋浴,什么日常琐事都没有,所有时间都可以集中精力写剧本。沈亚红人也很好,又见多识广,很让我开阔眼界,又提供给我许多素材。求求你了,多好的机遇啊!宏宽啊,这几个月我们都跑累了,你也辛苦了,我们都好好休整一下好吗?房子?好啊,你给部队打报告吧。这次必须结婚证了?没有问题。你稍微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把局里的人头认熟了,才好开证明啊。人都不认识,怎么好意思去开申请结婚的证明嘛!

  禹宏宽答应了。我说的条条在理,他不答应就不近人情了。反正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这个事情是铁打的,全世界都知道。

  谢谢你了!你真好!你看,我们食堂的饭也不比你们部队伙食差嘛。

  好的。你也好好休息。再见!

  禹宏宽的语言又开始简短起来。他是累了。他的工作也的确很忙。他的语言一简短,脸上就没有表情了。而脸部皮肤的皱纹和粗燥,却并没有因为不动表情减少。事实上,与日俱增。

  我却恢复很快。日渐恢复我的年轻。我才25、6岁,我就是年轻!

  又一个冬季来了。冬季,我的好朋友!沈亚红偷偷打开电炉为我们的宿舍取暖。保险丝烧断了她会去换更粗的保险丝。我负责打手电筒,她换保险丝,公家的电,不用白不用(沈亚红真能干啊)。城市的冬天多么温暖啊!尽管我以前一直觉得武汉的冬天很冷。其实再冷也比农村暖和。城市有单位,有电炉,有电暖器,又许多的人。下雪了。踏雪去上班。酒红色的长围巾在腰肢左右轻轻摆动,翩翩起舞。公园的冻土在皮靴地下咯吱作响。大街上车水马龙,生龙活虎。美丽的雪。美丽的雪。


Tag: 小说 池莉 所以
返回首頁     ·   返回[所以(叶紫)]   ·    前一個  ·   下一個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