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22-05-23 106 0 0 0 0

  长堤街的徐红梅并没有因为种种的里里外外的挫折而颓废。几天过去,她又精神抖擞地上街了。

  徐红梅这个人具有一种过人的自我调节功能。无论她何等生气,只要找到合适的倾诉对象,痛快淋漓地诉说一番,极尽挖苦刻薄之能事,她的气就消解了,就可以向前看了。对于徐红梅来说,最合适的倾诉对象就是她的女邻居孙淑影。虽说她们在打麻将的问题上有过那么一点不愉快,但是在徐红梅需要某人的时候,她很会装糊涂和低声下气。徐红梅可以装得完全忘记了龃龉的模样,叫唤亲人一样叫唤孙淑影的名字。在必要的时候,徐红梅甚至不惜巴结她的孙淑影,或者以贬低自己为代价来恭维孙淑影,比如说什么:“我胖得像猪,你怎么保持得这么苗条呢?”之类的话。其实徐红梅并没有那么肥胖,而她的孙淑影也根本谈不上苗条,不过是干瘦如骷髅罢了。但是,徐红梅的这一叁手腕对于孙淑影的确奏效。她们俩关系好得俨然亲姐妹。但凡徐红梅受了委屈回来,必定就要去找她的孙淑影。然后孙淑影必定瞪大眼睛听着徐红梅絮絮叨叨地大肆诉说,之后劝慰徐红梅说:“你怎么能够与她们一般见识,现在大街上的这些女人都是婊子。”徐红梅一听就笑了。她们俩在一块嘀嘀咕咕他说着许多非常恶毒的话,在这样一些话语中她们感觉到唯有她们自己最正派最高尚最真理,然后徐红梅就恢复了常态,就又准备上街了。

  这一次,徐红梅在大智路等候公共汽车。一个约摸三十出头的妇女轻轻碰了徐红梅一下,腼腆地说:“大姐,不好意思,打搅你了。你的身材和我姐姐的简直一模一样,我想给我姐姐买一套衣服料子,不知道扯多少布料合适,想请大姐帮一个忙好不好?”

  徐红梅暗暗叹道:看看人家都有多么好的妹妹啊!徐红梅对这个礼貌而又腼腆的妹妹陡然生出无限的好感来。反正她又无事,做一点好事她还是很乐意的。她说:“好啊,要我怎样帮你的忙呢?”

  妇女要徐红梅跟着她到布店里去,让人量一量尺寸。徐红梅豪爽地说:“行啊。”说着,妇女把徐红梅带到了大智路里面,一家租住在民居里面的布料店。一间房里到处都堆满了布匹。一对自称厂家的男女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男人拿了皮尺,在徐红梅身上量来量去。徐红梅只是听人说过在广东的某些地方兴在私人家里做生意,卖布料卖家用电器什么的,亲眼得见,这在徐红梅还是第一次。但是徐红梅不想显得无知。她说:“啊,你们这个样子和广东一样嘛。”人家热情地说:“是啊,就是学的广东啊。厂家直接销售,没有门面又不交税,比商场便宜多了,买卖双方都合算。”人家殷勤地为徐红梅介绍道:这种加厚毛麻涤纶在大商场每米八十块钱,在小商场每米七十块钱,在我们这里每米四十五块钱。这种涤棉我们每米只卖十二块钱,外面至少三十块钱等等。听起来这里的布料都很便宜。妇女为她姐姐裁了一套毛麻涤纶的西服料子,加上配好的口袋,衬里,垫肩,总共才要两百元钱多一点。并且妇女手里还有纺织系统的优惠券,厂家又给她打了个七折。妇女非常高兴,告诉徐红梅说她跑了几天了,各大商场都去了,做这种含毛的进口料子,最少也得二百七八十才搞得定。徐红梅在一边都看傻了,她懊丧地想:好运气怎么都是别人的呢?

  徐红梅的懊丧表情没有逃过大家的眼睛。妇女立刻大方地说:“大姐,我看你这个人真的是很好,二话没有就替我帮忙,如今好人太少了。这样,今天我要给大姐一点回报,我这套西服料子就让给大姐。回头我到局里再找同事要一点优惠券,再来买就是了。”

  厂家男女感动了,说:“难得遇上这么好的一些人,既然这位女士把布料让给了这位大姐,那我们也要再让一点,把八块钱的零头抹掉。”

  徐红梅心里涌起一阵又一阵的热潮,以至于她掏钱买布料的时候都很有一些难为情了,她觉得自己占了太多的便宜。

  结果徐红梅的女邻居孙淑影把布料一看,大吃一惊,断定徐红梅被人做了笼子。因为孙淑影日前刚刚为丈夫做了一条同样布料的裤子。布料是在一家大商场买的,处理价每米八块钱。徐红梅一听急白了脸,死活要孙淑影陪她到商场去看看。她们一去,果然是相同质量的布料。徐红梅把经过一讲,商场的职工老练地说:“咳,现在街上这么做笼子骗人的多的是。”徐红梅当场就哭了起来。


Tag: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池莉 小说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