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211 0 0 0 0

所以30

  然而,当初,我怎么能够未卜先知呢?我被囚禁在单身宿舍,怎么知道一场巨大的社会变化(一头潜伏的野兽),已经悄然来到了我的身后呢?那时刻,爱情是我的一切。激烈而复杂的爱情保卫战,打得我昏头转向。

  我是谁?不过是一个编戏的小小创作员,我无法突破自己的思维局限,我狂热地陷入了女主角的痴情里,把自己的苦难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正是万劫不复!因为女人的青春是不可再生的!)。

  后来,当我从叶爱红嘴里套出实情,当我知道华林被他们逮捕,判刑,坐牢,离婚,那女人得意洋洋,把家里的财产洗劫一空。我怒不可遏了。我在深夜里撬开了房间窗户的铁栅栏(白天偷的工具),翻窗出去。冒着早春的大雪,跑啊跑啊!我跑过了阅马场,跑过了长江大桥,一直跑到汉口华林的住处。

  一个浑身是雪的姑娘,就这样,忽然站在了华林面前。因破坏军婚的罪名被拘役了三个月的华林,光头(在监狱被剃掉了长发。),凹眼(瘦得变形了),披件军大衣,钢骨铮铮,傲然挺立,在他身后,是茫茫荒原(一个家徒四壁的空房子,只有一张行军床。)。

  华林只剩下了爱情。我也同样。

  “叶紫,你的降临,就是爱情的胜利。爱是战无不胜的!”华林单腿跪下,说:“嫁给我好吗?”

  “好的!”我答应了。我泪如雨下,扶起他来。

  我们紧紧相拥。大雪纷飞。大雪纷飞。

  就在这个深夜,没有婚纱、没有喜庆锣鼓和鞭炮,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欢天喜地的婚宴、没有洞房花烛乃至一张必须的双人床。物质的一切统统没有,纯洁得一贫如洗。在这样的一贫如洗之夜,我郑重地嫁给了华林。

  华林倒了两杯开水(其中一只还是刷牙杯子),我们以水代酒,遥拜天地,互相祝福,山盟海誓。我们坚信:所有的打击和咒骂,在我们伟大的爱情面前都是自取其辱,我们,这对患难夫妻,必将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我这一段长达13年的婚姻,就此开始。

  一般说来,结婚是男人的成人仪式,我敢打赌在我们的结婚的时候,华林没有这种感觉(他是再婚。而且,在这种罕见的悲壮的新婚之夜,他却立刻就依偎在我的怀里睡着了。),而我,一个27岁的女人,久久不能入眠。我像母亲一样,怀抱着自己的男人,不担心再有人闯入捉奸——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我在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感里,在男人香甜的呼噜声中,大睁着眼睛,负责地打量着这个18平米的空房间,设想在哪儿摆放大衣柜,在那儿摆放书桌和床,窗帘应该是怎样的颜色和风格。我要让华林大吃一惊:原来他娶了一个多么能干的媳妇!原来他的坐牢是值得的!

  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大人了。我浑身充满了成人的力气,脑子里充满了成熟的想法。小女孩大姑娘那些连自己都捉摸不定的情绪,已然是我过去的岁月。我将在这里,在一张白纸的18平米房间,在一无所有的男人身上,吃苦耐劳,建设家园,活出个人样来给他们瞧瞧!

  于是,我清楚的记得,当晨曦在窗口的冰棱上钻石一般闪光的时候,我醒了。大雪初霁,室内亮堂堂的。新郎还在沉睡。新娘子悄悄起床了。

  我憋着足足的劲头,开始了崭新的家庭生活。我来到公共的大厨房,向惊讶的女邻居请教哪一套厨房家伙是我们家的。我升起了煤球炉子,烧上了热水。我打扫了灶台和小小的橱柜。用洁净的钢精锅,跑到大街上买来热干面和油条(用我自己口袋里仅有的一点钱)。我把新鲜的热干面和油条,用小餐桌,摆在新郎的床边,还有热气腾腾的两杯开水,卧室里炉火熊熊,开水壶在吟唱,新娘子,尽管身穿旧衣服,却两腮红艳艳,容光焕发。

  华林惊醒了,忽然坐起来,揉揉眼睛再看看,天啦!天啦!这该不是到了天堂吧?

  华林用万分激动的亲吻和拥抱感谢我,夸奖我,颂扬我,甜言蜜语就像昨夜的漫天雪花,铺天盖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觉,从我心窝窝里流淌出来,醉倒了我身体的所有细胞。


Tag: 小说 池莉 所以
返回首頁     ·   返回[所以(叶紫)]   ·    前一個  ·   下一個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