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池莉 2005-03-16 206 0 0 0 0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池莉,小说,必须承认,绯闻缠身的确是我不小的苦恼。主要是我得花费很多的精力向朋友们剖白自己,同时还得拜托他们为我严加保密。我唯一的担心便是我的父母。我可怜的父母,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少不更事,在生活作风上犯错误…

必须承认,绯闻缠身的确是我不小的苦恼。主要是我得花费很多的精力向朋友们剖白自己,同时还得拜托他们为我严加保密。

我唯一的担心便是我的父母。我可怜的父母,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少不更事,在生活作风上犯错误,栽跟斗。他们认为,一个人如果犯政治错误,那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犯生活作风错误,那便不可饶恕。假如一个女孩子不能够守身如玉,那她一辈子就完蛋了!就连女孩子的父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豆芽菜再调皮,也不愿意不孝,她不能让她的父母没有脸见人。

除此苦恼之外,我的生活真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幸福。

关山经常要检查知青工作,他已经来马裆知青队好几次了。关山每一次来,都要到豆芽菜的宿舍里转悠转悠,对她说几句语重心长的话,偶尔还拍拍她的肩,这使得豆芽菜心里非常滋润。一心为了提拔的老王由于需要巴结关山,只能对豆芽菜睁只眼闭只眼了。马想福队长是一个老实巴交心底善良的农民伯伯,对豆芽菜总是那么慈祥。知青队长冬瓜对豆芽菜的批评永远停留在表面上,私下却对她照顾有加。

豆芽菜经常去别的知青队玩耍,别队的知青也经常来找豆芽菜玩耍。豆芽菜会亲自参与偷窃他队的菱角、红薯、蔬菜、甘蔗和玉米棒子。豆芽菜年轻的肚子实在是太容易饥饿了,缺乏油水的米饭实在安抚不了它。但是,豆芽菜绝不偷窃贫下中农的鸡鸭鱼鹅狗,因为豆芽菜从小就喜欢小动物。还因为,她既怕看见贫下中农的眼泪,也怕听到贫下中农的咒骂。

贫下中农骂起人来那是很厉害的,有些大妈和小媳妇,跳着脚骂大街,句句咒骂里面都有生殖器和性动作,意志薄弱的知青不躲快一点,很容易受到教唆和刺激。

不过,假如有知青朋友叫豆芽菜去喝鸡汤或者去吃肉,她还是不问出处,来者不拒的。豆芽菜的吃喝哲学是眼不见为净。如果长时间没有吃荤了,豆芽菜便乐意跟她的知青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到镇上赶集。

他们的队伍里,总有那么几个二百五的厚脸皮男孩子。总是这些男孩子用五分钱购买一个肉包子,哄得店主将蒸笼掀开,然后大家趁着迷眼的蒸气,七手八脚将整笼屉的肉包子装进自己挎包。假如这一计不成,他们一定会再生一计。还是派遣那几个二百五厚脸皮男孩子,跑进餐馆,选中一桌丰富的菜肴,紧靠着人家的餐桌,故意口沫飞溅地谈笑风生。

这一计实在无赖和恶心,几乎没有食客还能够继续吃下去,几乎也没有食客敢于向知青讨公道。因为我们的那几个无赖会强词夺理地这么说:“你们吃你们的饭,我们说我们的话,难道不行吗?想剥夺我们知青最起码的人身自由吗?”

想想,连毛主席都要支援李庆霖的知青儿子三百元人民币,客气地说容当统筹解决,谁还敢把知青怎么样?中央的有关文件规定:打骂和欺负知青都是犯法的事情。况且知青们一出现就是一大伙子人,腰里都别家伙,一般食客,只要不是傻子,谁都会主动放弃菜肴,自认倒霉,赶紧撤退。于是,丰富的菜肴便要替豆芽菜和她的朋友们好好打打牙祭了。

第一年的春节,冬瓜声称她不回家,她要与贫下中农一起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以表示她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的决心,一个知青,只要公开表示了这种决心,就比较容易入党了。冬瓜要捞党票那是冬瓜自己的事情,豆芽菜还是想回家过春节的。

说实话,豆芽菜并不是想念她的父母和弟妹,是想与她的知青朋友们把回家当作一趟旅行,是想回城看望和结识更多的知青朋友,是想与大家交流更多的信息,学会更多的黑话,是想逛逛大商场,饱饱眼福,购买一点女孩子心爱的小东西。

大城市毕竟大城市啊!那里有宽敞的大街和高楼大厦啊,有中山公园的小桥流水和秋千滑梯啊,有筱桃园的瓦罐鸡汤和四季美的汤包啊,有银幕清晰的电影院和能够自动翻转的皮靠椅啊,武汉武汉,美丽的江城,我们怀念你啊!当豆芽菜跟着小瓦他们,摇摇晃晃,旁若无人地走进候车室的时候,候车室的广播响了。播音员怯弱地说:“乘客同志们请注意,乘客同志们请注意,现在有一伙知青进入候车室了,请大家照顾好自己的钱包、车票和行李。”

广播一响,乐坏了我们。本来小瓦他们一路都在发愁。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购买到达武汉的车票,大约只能在蔡甸镇提前下车。在蔡甸下车对小瓦他们男知青没有问题,他们可以很熟练地飞大卡车回武汉,豆芽菜也是可以飞大卡车的。可是还有几个女知青,却只有本事扒手扶拖拉机。手扶拖拉机与大卡车,那简直就是蜗牛和猎狗,不是一个质量和档次。一旦我们飞身上车,那就等于我们抛弃了几个战友了。

我们知青,既然一起出门,就必须一同到达目的地,阶级友爱是我们做人的原则,抛弃战友是极不道德的行为,我们绝对不能那么做!

小瓦提议,为了照顾那几个笨手笨脚的女知青,他也就扒手扶拖拉机算了,或者,我们统统都扒手扶拖拉机算了。但是,身手高强的飞车者们都接受不了手扶拖拉机,他们认为这远远还不是一个抛弃不抛弃战友的问题,扒了手扶,连他们自己人格都受到了严重的侮辱,正如大盗做了小偷一样羞耻。一个身怀绝技的人去扒手扶拖拉机,今后传了出去,那还不被广大知青耻笑一辈子?

我们嘟嘟囔囔,意见纷杂地来到候车室。几个男知青心乱如麻,打算索性从这里就开始飞车,以便集中可怜的钞票,给几个女知青购买到达终点的车票。

然而,我们庸人自扰,枉然费神了。随着播音员善意的提醒,拥挤的候车室一阵骚动。我们所到之处,人们面露惊惶之色,纷纷给我们让开道路;这道路并没有通向售票处,而是从我们脚下直接延伸到检票口;检票口的两个检票员,看见我们过来,便把眼睛望到天上去了,那根拦在检票口的麻绳,也自动地垂落了下来。

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显然说明祖国人民都认为我们知青应该免票乘车!大家夹道欢迎我们免票乘车!

我们顿时受宠若惊,我们甚至没有交换意见的必要了,我们默契地接受了祖国人民的美意。我们当然不傻。小瓦将拦腰的草绳公然紧了紧,把胸脯挺得更高了,其他的男知青,故意犟着脖子看人,凶神恶煞一般,豆芽菜率领女知青,努力学习电影里面女土匪的神态,耸眉,撇嘴,目中无人,扬长而去。

到了车上,我们挤在最后一排座位上,捂着肚皮哈哈大笑。豆芽菜简直乐得直不起腰来了。她从来没有感到自己是这么强大和威风,是这么有主人翁精神。风驰电掣的长途汽车使豆芽菜产生了美丽的幻觉,豆芽菜觉得从农村到城市,从城市到农村,祖国大地,任她驰骋。知青生活可不真是清爽透顶吗?短短几个月的知青生活,远远超过了豆芽菜十七年生活质量的总和,也远远超过了豆芽菜的预计和想象。

如此的旅途无法使豆芽菜安坐不动。我年轻的同伴们,也全都像屁股底下有麦芒似的,谁都无法端坐。他们不住手脚地打打闹闹,互相呵痒痒。

豆芽菜可不太喜欢别人没轻没重地动她的身体。于是,她便把过于充沛的精力和过于充沛的快乐化成了纵情歌唱。年轻人谁不迷歌?谁的青春时光不是与歌相伴?豆芽菜拉开喉咙,率先唱起了革命歌曲。要知道,不是什么歌曲都适合在长途旅行中歌唱的,最适合在长途的汽车旅途中引吭高歌的,绝对是毛主席语录歌和革命歌曲,不信谁都可以试试,让实践说明一切。


Tag: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池莉 小说
相關內容
城市包装(7) 2005-03-16 
城市包装(9) 2005-03-16 
小姐你早-第61章 2005-03-16 
池莉:所以-27 2005-03-16 
小姐你早-第35章 2005-03-16 
你是一条河-03 2005-03-16 
小姐你早-第68章 2005-03-16 
池莉:所以-29 2005-03-16 
小姐你早-第29章 2005-03-16 
你是一条河-13 2005-03-16 
烦恼人生-第04节 2005-03-16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