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外偷情自己不能吃醋,欧洲贵族戴绿帽子的“优良”传统
Title 1879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05-26 19:41:08
update: 2021-05-26 19:41:08
show: 348
#0. (Normal)

妻子在外偷情自己不能吃醋,欧洲贵族戴绿帽子的“优良”传统,这也即是为何如今欧洲引入大量移民的一个重要原因

  原创 正气歌声   兴亡天下 20210526

  --图片

  许多人对于西欧国家为何会引入大量的异族移民感觉困惑不解:难道这些国家的人们就不怕自己的家园被异族移民鸠占鹊巢吗?

  其实,只要稍稍熟悉欧洲的历史,就会知道这样的事情和他们的行为是息息相关的。

  以前笔者在读西方的一些名著的时候,都会感觉奇怪,许多贵族在外面都会有情妇,而他们自己的妻子在外面也会有情夫。

  西方人对此似乎并不太以为意,甚至于根本就不予追究。

  因为法国宫廷向来有一种非常有趣的文化,那就是贵族可以允许自己的老婆做别人的情妇,但决不能自己没有别的贵族的老婆做情妇;自己的老婆做别人的情妇不丢人,自己没有情妇这才是丢人的。

  一个与之类似的有趣现象是在意大利十七十八世纪很普遍的cicisbeism。Cicisbeism一词来自cicisbeo(有夫之妇的情夫)。

  当时在意大利贵族中,有一种普遍现象,那就是贵妇会有公开的情人,陪伴她们出入公共场合(比如宫廷与剧院);贵妇的丈夫们对此都是默许与认可的,甚至还会与妻子们和她们的情夫们共进晚餐。

  --图片

  (似乎欧洲人对这样的事情早就是司空见惯了)

  十九世纪之后,法国这样的一种情况,似乎有所减少。

  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是拿破仑和英国著名小说家沃尔特·司各特的功劳。

  拿破仑在独揽法国大权后,对贵族互相之间给对方戴绿帽子的现象深恶痛绝,因此他勒令常年在巴黎厮混的贵族们每年十二个月里大部分时间要滚回自己的乡间大别墅去。

  --图片

  (拿破仑也被人戴过绿帽子,所以他对这样的现象深恶痛绝)

  这样一来,原本想看两相厌、平日里各玩儿各的的贵族夫妻,就只能在枯燥无聊的乡下豪宅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那么他们怎么消磨这么多无聊的时光呢?答案是一起阅读司各特的小说!

  因此拿破仑与司各特就成为了扼制法国贵族之间乱搞文化的两大功臣。

  --图片

  (英国18世纪著名小说家司各特(1771-1832))

  或许会有一些朋友感到好奇,在这样混乱的私生活背景下,贵族们是怎么确定孩子是不是自己血脉呢?

  笔者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即是——根本就没法确定!

  以前根本没有亲子鉴定的技术,认定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亲生骨肉,基本上靠猜靠蒙。

  按照欧洲一直延续到文艺复兴时期甚至再往后的传统观念,鉴定孩子是否亲生主要看脸:“这孩子长得跟我好像有些神似,所以他一定是我的孩子!”

  比如莎士比亚的约翰王这部剧里,英格兰王太后Eleanor一眼就认出Philip一定是自己儿子Richard the Lionheart的私生子,因为“他的脸部有Richard的特征!”

  文学创作一般都源于社会现实,莎士比亚时期的欧洲社会,怎样判断孩子是否是亲生,我想从这部剧和其它莎剧中类似认亲的情节中,我们便可知一二了。

  --图片

  (莎士比亚像,他的许多戏剧里面都提到过这样的现象)

  甚至于说这种文化的源头可以追溯于古罗马时期。

  古罗马著名的讽刺诗人尤维纳利斯(Juvenal)在诗中这样描绘一位在乱搞之风盛行的罗马贵族女性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不忘初心”的贵妇:这位贵妇只在怀孕时,才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因为这样就能确保她怀的一定只是她丈夫的孩子了!

  既然这样的做法都能被树立为“榜样”,那替别人养孩子而不自知的事例,肯定在当时是多了去了。

  --图片

  (古罗马著名诗人尤维纳利斯)

  正因为红杏出墙是西方社会一种几乎是公开的文化,所以这种文化在西方文学里,成为了一种嘲讽与自嘲的笑料与谈资;许多最经典的文学作品,都会有关于此事的描绘与评论,比如在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里这首欢天喜地的歌曲:

  Take thou no scorn to wear the horn;

  It was a crest ere thou wast born.

  Thy father's father wore it,

  And thy father bore it.

  The horn, the horn, the lusty horn,

  Is not a thing to laugh to scorn.

  将其翻译成中文,就是这样的意思:

  不要鄙夷在你的头上戴角(角在西方文化里相当于我们平时所说的“绿帽子”);

  你出生之前它就已经是个专属徽章了。

  你爷爷戴着它,

  你爹也戴着它,

  哦角啊,这象征着活力的角

  不是一件用来嘲笑的事物。

  (由此看来,西方贵族有戴绿帽子的传统,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西方最著名,也是最高贵的绿帽子王,当属罗马帝国第四任皇帝克劳狄一世(Claudius)。他的妻子梅萨利娜(Messalina)是出了名的荡妇,她不仅四处去找情人,还时常偷着跑出皇宫,到妓院去寻求不羁的满足感。

  许多史书和当时的诗歌详细地记载了她的这些行为。

  --图片

  (雄才大略的克劳狄一世竟然也容许自己戴绿帽子)

  传闻她有一次与罗马城最著名的妓女进行了一场比拼耐力的性爱大赛,结果罗马帝国的皇后赢得了这场比赛。

  即便梅萨利娜如此公然地践踏皇帝的尊严,克劳狄一世也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任凭自己的绿帽子堆积得如山高,自己头上的两只角跨越了整个罗马帝国的宽度。

  直到后来梅萨利娜玩儿火自焚,与一个贵族情人共谋弑君篡权,这才逼迫得皇帝不得不出手把他的皇后杀了。

  既然罗马帝国的皇帝都能以如此平和的心态看待自己的老婆背叛自己,很多贵族也不把这种事儿太当回事儿,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样的情况,在我们来看,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戴绿帽子是一件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一旦发现,即便是再懦弱的男人也会豁出性命来维护自己的尊严,比如说《水浒传》里面的武大郎即是如此,最终死在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这对奸夫淫妇手里。

  --图片

  (连武大郎都知道要捍卫自己做男人的尊严,欧洲的这些贵族的行为让人很是不齿)

  也正是因为西方有对自己血脉根本就不重视的传统,甚至于这些贵族还会帮助妻子将并不是自己所生的子女养大,并将自己的家业传承给他们。

  既然如此,那么他们对于自己的国家落入到异族移民手里自然也就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古罗马帝国不就堂而皇之地接受了大量的蛮族人进入自己国家,最终这些蛮族人将罗马帝国给颠覆了。

  国是家的扩大版,自己的家族的血统可以污染,可以被他人篡夺,那么自己的国家又为什么不能由异族人掌管呢?

  可笑的是,他们还将这样一种文化视为“宽容”,觉得这样做十分的高尚,真真是十分的搞笑。

  --图片

  (正因为西欧各国有这样的“传统”,所以大量异族难民进入,也不足为奇了)

  我们国人是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我们的文化传承了数千年,至今我们这片土地的主人仍以炎黄子孙为主体,仍是数千年占据这片土地的先民们的子孙。

  --图片

  (据人类分子学研究,汉族的血统是最为纯正的)

  今后我们仍将会继续传承下去,我们才不会学西方人那样将自己的家园拱手相让给异族之人呢!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aoKD05SBGRafz8QYvNWsVA

Tag:   欧洲   风俗   偷情   绿帽子   
分享得 Gbit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未登錄,請先 [註冊] or [登錄]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随机推荐

随机推荐
数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