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126 0 0 0 0

预谋杀人10

  沔水镇对丁宗望来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跑进小巷里头,日本人哪里找得着他。

  丁宗望领着一副官一个教师七弯八拐,转眼就到襄河边,跳上一条船,叫醒船老板。船老板一见是丁家少爷,二话没有,扯起锚,张开帆,顺风上路了。一路上没遇上任何波折,天刚蒙蒙亮,脉旺嘴就到了。

  船靠码头之后,副官坚决要请大家过个早。包括船老板一行四人就上了岸。岸边有个小集市,贩鲜鱼就是要赶个早,所以集市已经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了。地上到处是活蹦乱跳的鲜鱼,几家饭馆子挂着灯笼,酒铺子挑出了酒幌子,腾腾的热气从饭馆子一阵阵扑出,肉包子的香味和鱼腥味混成一团怪温馨的富裕渔家的味儿,闻着就叫人安稳乐和。

  丁宗望这才觉得脚疼,大家一看,右脚整个乌紫肿大了。丁宗望叫了声“疼”,走路都走不动了。

  副官安置大家坐在饭馆子里,要了四斤鲜肉大包,切了五斤透味烧腊,配了馆子里所有的几样小菜,如花生米啦,宝塔菜啦,酒也上了一壶,鳝糊米粉也上了几碗,花花绿绿,热气腾腾摆了一桌。

  大家举杯敬了丁宗望一盅,丁宗望到此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活着出来了!”

  “活着!”大家说。几个男人都抹了一把死里逃生的泪。

  王劲哉秘密接见了丁宗望。

  丁宗望一个细节一句话都不遗漏地回忆了这一段经历。整整讲了大半天。王劲哉自始至终声色不动。

  “你说你背会了那封信,还记得吗?”王劲哉问。

  “记得。好文章怎会不记得。”

  丁宗望不仅流利地背诵了一遍陶铸、杨学诚的信,还自告奋勇默写了出来。

  晚饭是王劲哉请的。在王劲哉卧室里,几碗好菜,两人对酌,月芽儿就挂在窗外的杨树梢头。王劲哉说:“我是极少极少请一个人在卧房吃饭的。丁先生,我佩服你。我赏识你。你是民族的英雄!”

  丁宗望说:“不敢当。将军过奖了。”

  但丁宗望心中的确万分激动。和王腊狗一样,他这一辈子是永远也忘不了与王劲哉见面的这一刻情景了。酒水镇的传说把王劲哉塑造成了一个嗜血成性的阎罗形象,这个神话一般的人忽地就活生生站到了自己面前,是个军仪威严整肃,字字重似千金的军官。丁宗望甚至有点庆幸这一次的遭遇,不然,他这一辈子哪能进到兵营,哪能与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共饮!哪能看到这千军万马领头人小窗边的月亮?兵营的月亮真是和沼水镇的不一样啊!那么孤高清亮冷冽。后来丁宗望在暗处观看了王劲哉对王腊狗的处理,就更加加深了对王劲哉的印象。原来男人还有这么个世界!

  王腊狗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恢复了平静。他又与往日一样开始勤学苦练,完全是个好兵好军官的典范。王劲哉传他传得很随意,王腊狗一丝戒备也没有。

  “报告。”

  “进来。”

  侦察处的一个侦察员在屋内。王劲哉说:“让他告诉你一个消息。”

  侦察员说:“我在沔水镇活动了一个礼拜。了解到共产党新四军鄂豫边区党委派出的通信员,在接头后被出卖,日寇剖肚开膛杀害了他。”

  “他死了。”王腊狗沉重地说。

  接下来是沉默。王劲哉抽烟,侦察员及屋子里其他人都将手按在手枪柄上,沉默地望着王腊狗。

  王腊狗嗅出了危险,“师长!”他说,“师长,还有事吩咐吗?”

  “有。”王劲哉说,“记得我的训条吗?”

  “记得师长!”

  “大声背一遍。”

  “是,师长。”

  王腊狗立正挺胸,目光平视前方,背道:

  “我是爱国人,爱国人是我。

  我是良心人,良心人是我。

  我是劳动人,劳动人是我。

  我是勤苦人,勤苦人是我。

  杀少人,救多人。

  杀坏人,救好人。

  实行勤苦,绝对听命令。

  吃饭不做事的人,是国家的罪人。

  营私舞弊的人,是国家的敌人。

  抗战四年,失国土大半,羞愧万分。

  王劲哉宁死不当亡国奴!

  当了汉好的人,儿子儿孙不能在人前说话。

  听我们师长的话,服从我们师长的命令。

  绝对能打胜仗,绝对能打敌人。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掀起全民抗战,争取最后胜利!”

  王腊狗背完,大汗淋漓,惊惶不安紧盯着师长。

  王劲哉说:“背是背得不错,做到了没有呢?”

  王腊狗何等聪明一个人,顿时明白事已败露,连忙跪下求饶。说自己确实是尽了全力想拿信回来,可共产党的通信员就是不给。陷害丁宗望是故意的,因为他和丁家有世仇。王腊狗又一字一泪讲叙了与丁家的恩恩怨怨。王劲哉一支接一支抽烟,以少有的耐心听着王腊狗的故事。王劲哉的耐心使王腊狗胆大起来。最后说:“用一个共产党的通信员做饵子报我的深仇大恨有什么要紧?我想师长不也讨厌共产党吗?我就只恨没能诳出信来。”

  王劲哉喝道:“狗屁胡说!来人掌嘴!”

  王腊狗的脸颊顿时像发面一般,在两个彪形大汉的巴掌下一点一点红肿起来。直到鼻孔嘴角都流出了血,王劲哉才抬手示意停下。

  王劲哉走近王腊狗,端详他一会儿,叹息说:“都说你聪明,其实你好愚蠢!做了汉奸害死同胞的人理应处死,我念你救过我的命,给你一条生路:三天之内,你去杀一个日本小鬼,提头来见,让他替你抵一条人命。否则,你就抵命。”

  王腊狗匍伏在地,后悔得不行,他为什么回来?这么傻!他怎么是王劲哉的对手呢?

  丁宗望在厢房里看着这一幕,内里三层衣服都汗湿透了。


Tag: 预谋杀人 小说 池莉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