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2005-03-16 159 0 0 0 0

所以34

  就在这样的时候,我的儿子来了!在医院,在化验室的窗口,我简直不敢相信化验单上面的妊娠阳性是真的。

  “医生!抱歉医生!我还得问一下:如果化验结果不会有误的话,化验单会不会张冠李戴?”

  “哦!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医生,我还想问一下,你们的尿样,就这样,插在架子上(陈旧和歪斜的铝制试管架),真的不会混淆吗?”

  老天爷!那么说,作为一个女人,我居然完全正常?藏在我身体里头的生殖系统(在大饥荒的时候孕育的),居然一点毛病都没有?我居然真的能够怀孕?医院楼梯口的大玻璃窗,可以照见我的全身。看看我的腹部吧,它是这样平坦(平坦到凹进去了。),毫无凸起的迹象,不过里头真的有一个小毛毛了!这个小家伙不管是男是女,我的许多特点(当然还有他父亲的),我的长相(嘴巴还是鼻子?),我的声音,神态,性格和智力,都将被复制吗?将来我可以从他(她)身上辨认出来吗?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了!啊!啊啊!如果说世界有奇迹,如果说我亲眼看见了世界上的奇迹,那就是我自己的怀孕!

  华林得知消息,高兴得手舞之足蹈之(他的前一次婚姻女人无生育能力。),他被提升了,成为父亲了。啊!多么能干的女人!多么健康的女人!不知不觉就有孕了!谢谢你!噢,现代汉语词典呢?辞海呢?搬出来,我们来给我们的孩子取名字(我父母居然可以忘记给我取名?难以想象!难以想象!难以想象我那永远的痛)。狂喜。陶醉。浮想联翩。今天不做饭了,出去庆贺去,奢侈一次吧。吃个靠杯酒,吃几块油炸臭干子,再吃一碗加州牛肉面(几乎所有的餐馆都不用粮票了!取消粮票的风声越传越紧了!都是好消息!)

  说起来真是羞人。为了孕妇和胎儿,我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自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把家里的照明灯泡,从45瓦到60瓦的,全部换成了15瓦。随手关灯。能不用电尽量不用。深夜,我会蹑手蹑脚,在公共厨房的水槽里,把水龙头拧小到水表不走动的程度,然后用我们家的桶接水。这样水费总归会少掉一点吧(可悲的是,这些做法和我母亲是何其相似啊!)。

  上班的时候,我对串门有了兴趣。我走进每个办公室,主动和不同部门的同事们聊天。在她们对我的有喜表示了热情的祝贺之后,我就请教那些母亲们,一个婴儿需要许多尿布?而穿旧了的针织内衣是不是更柔软和吸水?是的!是的!那么,如果你们有富余的旧针织内衣,请送给我好吗?我不会嫌弃的。我也知道怎么高温消毒。至于婆家和娘家,我根本就不指望,人家都是大干部。你们可看见有几个大干部给子女带孩子的?这种时候,我才明白,只有乡下老人(我们孝感乡下那种没有文化的、淳朴老实的、纯粹为子女而活着的老人,),才是世界上最可贵的人!


Tag: 小说 池莉 所以
返回首頁     ·   返回[所以(叶紫)]   ·    前一個  ·   下一個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