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杀手——2011年诸暨“两枪案”(上)
Title 5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11-25 14:29:36
update: 2021-11-25 14:36:42
show: 29
#0. (Normal)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竟然是一个手上沾满八人鲜血的恶魔?是什么让一个垂垂老矣的人会铤而走险犯罪呢?”

给大家带来的是一起发生在十年前浙江省诸暨市的案件。本案由两起枪杀案引发,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却发现这起“两枪案”的背后牵扯出了更大的案件,共有五起案件,八名受害者,在当年震惊了整个浙江省,而更为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连串凶案背后的作案者,竟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下面我们来看看这起大案是怎么发生的。2011年8月23日晚,浙江省诸暨市突然下了一阵急雨。雨很快停了,雨后的空气伴着夏夜的微风,让人感到格外轻松。在诸暨市大唐镇某个农行门前开了一辆蓝色的面包车。开车的是位30多岁的女士,名字叫小蒋,是诸暨某单位的会计,车的副座上坐着她的闺蜜小余。两人一起吃完晚饭后准备回家,路过农行时小蒋想起要去银行ATM机办个事,让小余在车上等下她。片刻过后,小蒋拿着钱包走出银行,上车就准备走,而她并不知道此时一个穿着雨衣的黑影已经跟上去了。这个黑影在银行附近的一颗小树下站了许久,从小蒋停车时就已经盯上她们了,此时的上前正是他已经下定决心——“目标就是她了!”

黑影已经在此徘徊了许久

小蒋上车后就准备打火开车,此时因为雨后天气并不炎热,她没有关驾驶室旁边的窗户。猛然间,驾驶室旁边窜出来一个人,这个人五六十岁上下,身着深色雨衣,戴着一副老花镜,他一出现就拿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着小蒋。黑影对小蒋恶狠狠的说:“拿出来!快拿出来!”而小蒋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给吓着了,先是一惊,然后看着来人拿枪指着自己,马上发出惊叫声。黑影也被小蒋恐惧的反应吓着了,他为了制止小蒋的叫声,对着小蒋的腰部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小蒋就这样倒在血泊中,一旁的小余这才反应过来,看见旁边的女伴被枪打了,马上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呼叫。此时虽然是晚上,但是街上还是有很多人的,听着小余凄厉的叫声,很多人马上就顺着声音往面包车的方向看。这时候,黑影慌了,他此时手早就在小蒋身上搜查了,原本想找小蒋的钱包,但是现在也顾不上了,立刻撑开手里的雨伞夺路而逃。小余在黑影走后,马上报警同时又打了120,但让人遗憾的是小蒋因为伤了要害部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警方接到报案后,十分重视,马上赶到现场。在得知凶手是持枪抢劫之后,诸暨警方感到案情的重大,立刻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小蒋开的蓝色面包车

警方后来通过勘察现场找到了凶手在慌乱中丢掉的一副老花镜,度数为250度,很显然作案人是个年纪为五旬以上的老人。同时通过射入小蒋体内的这颗子弹来判断,凶手用的枪和子弹都并非制式的,而是自制的手枪。这种自制手枪除非是近距离,否则杀伤力并不大,一般都是流氓打架时用的。虽然能判断出凶手用的枪是自制的,但是这也没办法查啊,像这种自制的手枪会点车床技术的人很容易就能弄出来,从枪的源头上来查无异于大海捞针。那么通过监控呢?可惜的是,这名凶手作案前明显是经过细致观察的,他选择了一个监控的死角,而且作案前躲在离银行有段距离的一颗小树下,明显都是在躲避摄像头。最终,警方从银行门前监控拍下的模糊黑影中得到的帮助收效甚微,案件虽然重大,但是进展不顺。就在这边警方还在努力侦破时,那边凶手忍不住,又一次作案了,这次的案子的经过就更曲折了。原来,上次开了枪还没抢到钱,凶手觉得心有不甘,于是在6天后的8月29日,他再次作案。这次他铤而走险,选在了白天!这天下午,又是一阵小雨过后,在诸暨陶朱街道的某个农信社的出口处发生了一起车祸。虽然看上去是一起车祸,但是接到报警处理车祸的交警却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天下午有人报警说农信社门口一辆黑色的奥迪A6小轿车不受控制,猛地撞向了路边的一个电话亭,驾驶员好像昏倒了。交警到了现场后驾驶员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在现场除了发现驾驶员留在椅背上的斑斑血迹以外,没发现有任何异常,很显然这起交通事故是驾驶员突然晕倒车不受控制造成的,交警只是按照正常的交通事故来处理。这个晕倒的驾驶员在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五天之后,还是抢救无效死亡。因为涉及人的性命了,这已经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了,但是这个驾驶员的死因却依然未知。

一开始人们认为这只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

这个驾驶员是谁呢?她姓袁,是个当地棉纺厂的女老板。袁女士在28日下午,从农信社取了钱之后,来到了农信社的后院,她的轿车就停在这里,当她把车开出院子之后,一瞬间人就不省人事,然后就发生了车祸。前一秒还好好地,怎么突然人就会晕到呢?医生仔细地检查了袁女士的尸体,发现她除了后脑有个小创口,有血流出来以外,身体其他部分都是完好的,袁女士也没有心脏病,怎么会好好的就晕倒呢?此时有医生提出意见,袁女士后脑的那个创口是不是她头上戴的一个尖尖的发卡戳进去所致呢?也有医生提出不同意见,说发卡再尖也一下不会把人的头骨戳破的,要知道人的头骨可是最坚硬的。迟迟找不到导致袁女士突然晕倒的原因,医生也很无奈,于是向家属建议拍个X光片。家属同意了,但是袁女士拍的X光片上医生依旧找不出任何异常,最后家属决定给袁女士做脑部CT。很快袁女士脑部的CT检查结果让事情真相大白,医生在袁女士的后颈部位发现一个高密度的金属异物,取出来后发现竟然是一枚子弹,很显然袁女士是被人枪杀的。警方马上接手了此案,在经过鉴定之后,认定打死袁女士的这枚子弹和十几天前打死大唐镇小蒋会计的那颗子弹都是同一把枪射出来的,于是这两起案件被并案处理,被称为诸暨“两枪案”。

农信社后院大门就是事发的地点

警方调取了29号下午农信社的监控录像,发现袁女士在农信社办事后出来开车,在她上车之前都是好好的,但是除了农信社后院大门就不省人事,很显然凶手就是在农信社后院大门附近动的手,但是遗憾的是那里并没有监控录像,无法找到凶手是谁。虽然没办法看到是谁开的枪,但是专案组的警方并不气馁,他们知道结合上一起案件的经验,这个凶手一定会刻意躲避摄像头的,但是只要作案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没过多长时间,警方就在监控画面上锁定了一个穿黑衣的男子。在监控画面上这个黑衣男子穿着雨衣,拿着红雨伞,在农信社的屋檐下一直待了很久。要知道,在屋檐下是淋不到雨的,在那里一直撑着伞很显然是在躲摄像头。在袁女士出来之后,袁女士主动和黑衣男子说了几句话,然后他就和袁女士一起走进了农信社后面的停车场。但在停车场的监控画面里并没有出现这个黑衣男子,很显然他没进停车场,很有可能就是在农信社后院的大门等着袁女士,此时这名黑衣男子成了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

袁女士后颈取出的子弹让两起案件并案处理

于是警方扩大了搜索范围,将银行周边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拍的监控全部拿来,想找到这名黑衣男子后来的去向,却一无所获,这名黑衣男子竟然莫名的消失了?人怎么可能莫名消失呢?警方又一次实地去考察了银行周边,发现银行后面有一条小巷,这里没有摄像头,很显然这名黑衣男子是网这里跑了,那他会去哪里呢?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YVqdymBr6-F9gVjRz5ZOww

Tag:   大案纪实   浙江   灭门案   
分享鏈接:
未登錄,請先 [註冊] or [登錄]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