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美人——完整还原法子英、劳荣枝绑架杀人案(上)
Title 5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09-24 21:19:27
update: 2021-09-24 21:19:27
show: 118
#0. (Normal)

  2021年9月9日,经过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对劳荣枝案进行了一审宣判。法庭以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劳荣枝2019年年底被抓捕,2020年年底一审,今年下半年才有一审结果,可见执法机关在此案审理过程中的谨慎态度,当然这也与本案受到社会普遍关注是分不开的。从劳荣枝被抓之后,1999年这起残暴的绑架杀人案就被媒体重新翻了出来,网民也在网上热烈的讨论劳荣枝在本案中到底是个这样的一个定位,是被胁迫,还是自愿配合?是主动,还是主谋?虽然本案的另一名主犯法子英在22年前就已经被法院执行了死刑,但是法院会如何判另一名案犯——劳荣枝,这也成为了网民在网上讨论的热点。

  如今劳荣枝的一审结果已出,她被法院以三个罪名同时判处死刑,可能会有网友感到不解,为何会同时判处三个死刑?这起案件是个什么情况呢?

  2021年9月9日劳荣枝被一审判处死刑

  今天三叔就会将这起残忍的绑架杀人案的完整过程再讲述一遍。其实在两年前劳荣枝被抓时,三叔曾经简单的说过这起案件,现在三叔会用三集时间完整的重现本案。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本案两位案犯是怎样认识的。

  法子英,1964年生,江西九江市人,初中毕业后依托家里的关系进入九江市发电厂工作。法子英自小就玩世不恭,不喜欢读书,整天和一帮流氓混混玩在一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安安心心在工厂当工人呢?工作没几年就因为抢劫、伤害罪被判刑8年,出狱后电厂的工作肯定丢了,他只能自己做生意。其实做生意只是个借口,法子英因为坐过几年牢,在道上可谓是老资格,出狱后他在黑道上名声大噪,人送外号“法老七”。为什么要叫“老七”呢?因为法子英在家排行老七,上面有六个兄弟姐妹,但是自从他混黑道之后,他与家里人基本上就断了来往。法子英虽然混,但是依然在出狱后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女儿,但是这些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他在遇到劳荣枝之后,毫不犹豫地就抛弃了妻女。

  劳荣枝比法子英小了10岁,她在1974年出生于九江一个工人家庭。劳荣枝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本名叫“末枝”,后来才改为“荣枝”。劳荣枝的父亲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一家都住在九江市石油公司宿舍大院内。劳荣枝从小就长得十分漂亮,五官清秀,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石油宿舍大院内是顶呱呱的“大明星”,而她本身又乖巧可爱,品学兼优,深受四周人的宠爱。劳荣枝初中毕业之后,原本她是想继续上高中考大学的,但是他的哥哥建议她去读个中专,早点出来工作可以替家庭减少负担。劳荣枝接受了哥哥的建议,上了九江师范学校的幼教班。那个时候中专毕业是包分配的,于是劳荣枝就依靠石油子弟的关系,被分配到了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负责教小学语文。

  成了老师就等于是国家干部了,这个时候的劳荣枝只有18岁,年轻漂亮,温柔娴静,家里和单位的人都喜欢她,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就是这样一个“乖乖女”外表的劳荣枝,内心却是个有狂野的梦想,可能是受读到的小说和电影影响,她有一种英雄情结,崇拜那种江湖大哥。很快,她在现实中就见到了这个心目中的“英雄”——法子英。

  1993年,在一次朋友的婚礼晚宴上,劳荣枝认识了有着一双小眼睛,留着一撇小胡子的黑道大哥法子英。“法老七”的名头她也曾经听人说到过,现在再看真人虽然称不上帅气,但是法子英那种饱经沧桑,略带点自信的眼神让她瞬间着迷,这不就是她要寻找的黑道大哥吗?当晚法子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载着劳荣枝送她回家,可以想象那时在摩托车后座上劳荣枝幸福的表情,这个男人让其着迷。

  户口本上劳荣枝18岁的照片

  那么法子英喜不喜欢劳荣枝呢?答案是肯定的,作为一个道上混的能牵着一个年轻漂亮姑娘的手,而且还是高学历,工作也好,这样的姑娘他上哪去找?带出去在一众混混面前也是倍儿有面子,于是这两人很快就交往了。

  两人交往期间,劳荣枝时常会和法子英抱怨自己在学校工作很累,工资又低,一点也不爱这份工作,法子英就劝她把学校的工作辞了,和自己去南方闯一闯。或许是劳荣枝太相信这个男人了,也可能是受到当年“下海潮”的刺激,在1993年夏天,劳荣枝不和家里商量就偷偷在学校办理了停薪留职,决定和法子英一起南下广东。当时,法子英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和人起了冲突,他拿鱼叉捅伤了人,为了躲避仇家报复也决定出门躲一躲。于是两人在1994年一起去公安部门办了边防证,一路南下来到深圳。

  到了深圳,虽然那时候是处于改革开放正火热的年代,在那里有无数的岗位需要人,但是这两个人既看不起工人微薄的薪水,又不想从事繁重的劳动,而另一方面两人又要吃好的穿好的,那钱从哪来呢?法子英只能重操起流氓的职业,在街上或偷或骗或抢劫,而劳荣枝只能去歌舞厅去做陪侍小姐。就这样两人在深圳待了两年多,直到1996年。这一年上半年的某天,法子英在深圳街头看见有人从银行取钱出来,就持刀上前抢劫,一共抢了一万多,因为害怕警方的追捕,于是和劳荣枝两人匆匆离开了深圳。

  离开深圳后,两人像无头的苍蝇一般,一开始去了上海,待了没几天又决定回江西去。1996年5月份,两人来到江西南昌市,在胜利路租了间民房,暂时安顿了下来。此时的两人感觉光是这样混下去钱也是不够花的,搞不好还会被警察逮进去,反正是犯罪,倒不如一步到位,直接来一笔大的,于是两人开始策划后面仙人跳的计划。

  劳荣枝告诉法子英:她在歌厅坐台时接触的都是有钱的大老板们,这些男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好色。我们何不利用这个特点,把这些大老板都诱骗到出租房里来,绑架他后再问他要钱。像这种人一般都是贪生怕死,肯定会乖乖就范,这些人都有钱,我们只要做上几笔,那钱就够这辈子花了。

  法子英也同意劳荣枝的计划,但是要实施这个计划还需要准备几个条件。首先他们现在的出租屋不好,人员密集不利于行动,他们需要重新再租一套出租屋,最好选在那种人少疏于管理的小区。其次,劳荣枝在歌厅坐台需要物色好对象,确定对方是个大老板才行,不然岂不是白忙乎一场。最后是两人作案后如何脱身,下一步去哪里躲避。

  计划好一切后,两人将胜利路的房子给退了,在西上渝亭小区租了一间房,租房时劳荣枝拿出一个名为陈佳的身份证给房东做了登记。这个陈佳是劳荣枝在深圳做陪侍小姐时遇到的,是个四川妹子,劳荣枝一次趁着她不注意偷走了她的身份证。

  在租房问题解决之后,下一步就是物色对象了,此时的劳荣枝已经在南昌爱乐音夜总会坐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作案对象了。她的首选对象是个30多岁的老板,姓熊,在南昌经营着一家空调销售公司,还开了一家大饭店。劳荣枝为什么会一眼就看上熊老板呢?起因是熊老板的装束就和其他人不同,她第一次见到熊老板时就发现他夹着一个黑色皮包,手上戴了一块劳力士手表和钻戒,脖子上还戴着金项链。当天虽然劳荣枝不是坐着他的台,但还是通过打听要到了熊老板的联系方式。后面这个熊老板又来过歌舞厅好几次,某天夜里法子英在夜总会散场之后一路尾随熊老板跟到了他家,发现他家的外部装潢比其他邻居家都豪华之后,认定他就是下手对象。在确定作案目标之后,劳荣枝主动给熊老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装一台空调,这天是1996年7月28日中午。

  法子英和劳荣枝在深圳时的合影

  熊老板此时和这个“陈佳”也很熟了,已经吃过好几次饭了。这个“陈佳”有1米65的个子,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椭圆的脸蛋上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是个标准的美女。美女喊帮忙岂能有怠慢的道理,于是熊老板马上喊上司机小李,让他驾车把自己送到两人相约的地点——南昌市金龙商场。到了金龙商场,小李也看到了劳荣枝,看到熊老板和这个女的一路有说有笑的走了,随后他也驾车离开了。

  劳荣枝询问了熊老板关于安空调的一些事情,并邀请他去自己住的地方看看,看一下装什么样的空调合适。这表面上是去安空调,但是其意思不说自明,熊老板当然也知道这些,此时的他已经被这个美女给迷倒了,没多想就跟着“陈佳”去往她的出租屋。

  一进门,熊老板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门口面的法子英就窜了出来,拿着刀顶住了他的喉咙。法子英恶狠狠地说:“别动,要钱还是要命?”熊老板顿时都明白了,但是为时已晚,在劳荣枝的帮助下法子英用皮条和绳索将熊老板捆了个结结实实,同时摸走了熊老板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手表、首饰、现金。虽然熊老板身上的这些东西已经价值不菲了,但是对于法和劳两人来说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法子英开始问熊老板家庭地址和电话,他想让熊老板的老婆去银行取钱来替他赎身。

  熊老板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险境,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家的家庭住址和电话都和法子英说了,这个时候劳荣枝把法子英拉到一边,她认为法子英独身一人去熊老板家实在是太危险,两人就来到另一间屋子里商量后面一步如何进行。就在此时,门外的楼道里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应该是楼上来了一阵人,熊老板认为自己求生的机会到了,马上大声开始喊“救命!”同时开始晃动身体,想挣脱身上的绳索。

  法子英听到喊声大吃一惊,抄起手边的铁丝就扑了上去,把熊老板死死地压在身下,同时又用铁丝勒住他的颈部,让其不能发声。熊老板一阵挣扎之后居然死了,这也让法子英顿时手足无措,他起初只是想让熊老板别再喊了,没想到这才几分钟就把他给勒死了。这钱还没搞到手,人却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法子英想了一阵子,看着熊老板包里的那串钥匙,突然有了主意。他把钥匙拿给劳荣枝,让其先下楼等着他。在劳荣枝走后法子英拿刀将熊老板的尸体分尸,将其中两条大腿和一根手臂装在一个深蓝色牛筋包内,其余的尸块放在两个蛇皮袋和一个黑牛筋包中,然后自己拿起那个深蓝色牛筋包就下了楼。

  随后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熊老板的住所——南昌市芭茅一巷某单元内。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法子英发现除了熊老板家的房子没开灯之外,其他屋子均亮着灯,显然熊老板家并没有人。为了保险起见,法子英让劳荣枝拿钥匙先去开开门看一下,劳荣枝来到六楼,刚用钥匙打开门,对门的邻居突然出来了。邻居问你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劳荣枝还来不及回答,这个邻居突然说,你是小张的妹妹吧!这个小张正是熊老板的妻子。劳荣枝没有说话,点头示意,邻居随后下楼去了。劳荣枝在打开熊老板家之后,发现屋内并没有人,她也没有进去,只看了一眼就下楼去了。

  南昌市芭茅一巷内熊老板的家

  此时已经来到晚上八点,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商量与其去熊老板家抢,危险不说他家里还不一定真的有钱,还不如继续找第二号作案目标来,还是用老套路。于是劳荣枝给熊老板的好兄弟章老板打电话,约他出来见面,谁知道这个章老板此时正在有事脱不开身,就拒绝了。

  在寻找二号目标失败之后,这两人只能选择继续去熊老板家里抢劫了。两人等到晚上11点,来到了熊老板的家门前。在进门之前,法子英为防止出现意外,将熊老板和其邻居的电话线都给剪断了。随后两人开门进入,此时的熊老板妻子小张正抱着女儿在床上睡觉。法子英单刀直入叫醒了睡梦中的小张,打开那个深蓝色牛筋包,将熊老板的几块残肢抖出。因为熊老板手上有个红色的肉瘤,妻子小张一下就认了出来,惶恐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法子英恶狠狠地说:你老公强奸了我的女朋友,现在已经被我给做了,快把你家的钱拿出来,要不然今天母女俩都活不了。小张哪能想到这种情况,想喊,可是歹徒的刀正对着自己;想反抗,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矮个子男人的对手,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的法子英怕小张会和熊老板一样反抗,就用绳子捆住了她的手脚,然后拿刀开始逼问钱财放在何处,小张一边说,劳荣枝开始一边找,最后这两人在熊老板家抢得现金8000多元,存折债券、金银首饰、手表等贵重物品若干,加上前面熊老板身上的加在一起大概有3万多元。

  既然已经拿了钱,那也算是达到目的了,按说法子英应该放过小张母女两人,但是法子英可是个心狠手辣的恶魔,他知道留下活口会增加自己被抓住的几率,既然已经开杀戒了,就不在乎再多杀两个人。于是在7月29日凌晨时分,他用皮带勒死了小张,又用裙带勒死了年仅3岁的小张女儿。杀死这两人之后,法子英将两人尸体拖到卫生间的浴缸中,然后在上面盖了一层棉被。紧接着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又把熊老板的家里简单的清理了一番,就准备关门走人。

  临走前,劳荣枝突然对法子英说:“要不我俩放一把火把现场给烧了吧!这样就不会留下指纹了。”法子英想了一下说:“不行,放火的话会引人关注,咱俩更容易暴露。”随后两人趁着夜色离开了熊家,并一路赶到南昌汽车站,天刚亮两人就坐上了离开南昌市的大巴车。

  熊家一家三口都被灭门,这对“雌雄双煞”第一次作案就是这么残忍。他们在离开南昌时肯定认为这起案件自己做的是天衣无缝呢,其实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没用一个月南昌警方就侦破了这起凶残的案件,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南昌警方的侦破过程。

  7月29日一整天,熊老板的父亲想联系儿子都联系不到。打公司的电话吧,那里的人说熊老板没来,打饭店电话吧,也是找不到人,于是傍晚他就打了二儿子的电话,两人一起来到了熊老板的家门前。还没进门,两人就发现了异常,钥匙在房门上,外面的铁门也没有锁,难道房子里有人吗?两人试探性地走进熊老板的家中,发现那里一片狼藉,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卧室的所有柜子,所有抽屉都被翻开了,空调也是开着的,这一家人去哪了呢?

  熊老板的父亲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儿子一家人都被歹徒劫走了,于是两人也不敢多碰现场的东西就想着赶紧报警。可是两人一拨熊老板家的电话却发现是坏的,于是两人只好跑到对面邻居家,想用他家的电话报警,可是他的电话也是坏的,显然这两家电话线都被歹徒剪断了。这时候的两人才感觉到事情并不是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于是赶紧下楼报警。

  后来劳荣枝手绘的熊老板家的平面图和警方勘查的平面图

  警察来了之后除了发现了卫生间里小张母女的两具尸体,还在卫生间里发现了那个深蓝色牛筋包里的三段残肢,很显然熊老板也遇害了。南昌警方知道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碎尸灭门案,于是立刻成立了“7·29”专案组,专门负责侦破此案。

  现在警方急需先找到熊老板的踪迹,哪怕是他现在已经遇害了也要找到是在哪遇害的。谁是最后一个见到熊老板的人呢?司机小李。

  小李告诉警方,他最后一次见到熊老板是28号中午,他送熊老板去金龙商场去见一个美女。这个美女他也知道,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他知道这个美女是熊老板在歌舞厅认识的坐台小姐,有1米65的个子,长发,椭圆脸,大眼睛,警方马上根据小李的描述画出了模拟画像。虽然现在模拟画像是有了,但还是要首先确定这个女人是谁。小李给警方提供了一个情报说熊老板平时喜欢和他的好友章老板一起去歌舞厅,找他一定能认出这个美女是谁。

  于是警方喊来章老板,章老板一看模拟画像立刻脱口而出,这不就是那个来自四川的陈佳吗?警方马上问,这个陈佳住在哪里?章老板回忆说,自己曾经开车送陈佳回家,只知道她是在西上渝亭小区附近下的车,具体在哪就不清楚了。

  事不宜迟,警方马上带上模拟画像去南昌的西上渝亭小区,经过多人的指认,找到了劳荣枝他们租住的那个房间。警方找来房东老胡,首先他一眼就认出了模拟画像上的这个女人就是租自己房子的人,然后他用备用钥匙替警方开了门。一进门,一股难闻的味道就扑鼻而来,警方很容易就找到了放在蛇皮袋和黑牛筋包里的其他尸块,很显然这就是熊老板被害和被分尸的第一现场。

  老胡告诉警方,租房子的是一对男女,自称是一对夫妻,讲的一口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虽然不知道这对男女的身份,但双方签的租房协议上有那个女的身份证复印件。警方看着这个身份证,上面的名字叫“陈佳”,和章老板说的倒是对的上,再一看地址居然是四川省万县的。那么身份证上的这个“陈佳”真的就是租房子的那个真凶吗?

  在模糊的复印件上房东老胡认不出来,警方又去爱乐音夜总会找了和“陈佳”一起上班的同事,让他们辨认,但是他们也无法辨认出来。显然,要找到真凶,四川的这一趟远行是不可避免了。

  8月初,专案组的侦查员来到万县找到了身份证上的这个陈佳,经过调查她完全不具备作案时间,很显然真凶是拿着她的身份证作案的。陈佳告诉侦查员,今年1月份她在深圳做陪侍小姐时身份证被一个女人给偷了,她知道偷身份证的人是谁,但是那个女人后来就失踪了,她也没办法。侦查员问陈佳,那你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吗?是哪里人吗?陈佳告诉侦查员,在歌舞厅里人人都用的是化名,互相之间也不会和对方说真话,自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来自哪里,而且她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根本听不出是哪里的方言。

  经过一趟四川之行,本来有希望的一条线也断掉了,案件陷入了停滞。这时候的专案组决定重新从现有的线索出发,再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他们让与“陈佳”有过接触的几个人都好好回忆回忆,看看她平时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异常的。和“陈佳”吃过几次饭的章老板在经过长时间的回忆后,给专案组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章老板告诉警方,有一次他们出去吃饭时让“陈佳”点菜,她突然点了一道九江名菜——湖口酒糟鱼。这道菜是九江市湖口县的特产,除了九江当地人外就算是本省人也很少有知道的,而“陈佳”是个四川人,她怎么会知道这道菜呢?当时饭桌上的人就提出了疑问,“陈佳”也只是哈哈一笑说自己曾经吃过,因为好吃才点的。

  一道湖口酒糟鱼让“陈佳”漏了馅

  不光是章老板的这条线索,房东老胡也说这对男女虽然说着普通话,但是有一些口音隐约像是九江那边的,至此警方基本上确认这对犯罪嫌疑人为九江人。

  但是九江很大,有好几百万人呢!如果挨个排查不仅费时费力,还很有可能会徒劳无功。这时候专案组有人提出,四川万县的陈佳说自己的身份证是在深圳被人偷走的,很显然嫌疑犯去过深圳,因为当时去深圳需要办理边防证,如果直接从这里下手范围不就小的多吗?

  这果然是个好方法,专案组把房东老胡和“陈佳”的同事都请到了九江,让他们帮忙分辨边防证上的照片。只用了三天时间,排查结果就出来了,一个名叫劳荣枝的女子出现在警方面前,而和她一起办理边防证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法子英。

  警方立刻来到劳荣枝和法子英家抓捕两人,当警方来到法子英母亲家时被告知,这对男女在几天前刚刚离开,去向不明,但是法子英留下一个箱子让其姐姐代为保管。警方打开这个箱子后发现,里面装的正是这两人从熊老板家掠走的金银首饰、手表等贵重物品。

  至此,“7·29”灭门碎尸案的凶手算是找到了,但是这两个犯罪嫌疑人去哪了呢?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Q4Q6ZsQUSkHx_YXUHLu5ig

Tag:   法治   
分享鏈接:
未登錄,請先 [註冊] or [登錄]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