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
新锐政参 2022-03-18 13214 0 0 0 0
金域医学,新冠疫情,钟南山,柳传志,联想,1月12日,国内出现一个爆炸性新闻。上市公司“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河南负责人因为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行为,涉嫌刑事犯罪,被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公安局立案侦查。许昌市公安局连夜在当天凌晨发…

  1月12日,国内出现一个爆炸性新闻。

  上市公司“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河南负责人因为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行为,涉嫌刑事犯罪,被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公安局立案侦查。许昌市公安局连夜在当天凌晨发布通告。

Image

  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域医学”)是做什么的呢?第三方医学检测!当前火热的核酸检测,就是它的主营业务之一,占有30%的市场份额。

  这就很容易让人引起联想了:难道是自己为自己创造市场需求?俗称“投毒”。

  金域医学自知事态严重,当天中午赶紧向社会发布通告:

Image

  但难以抵消公众的疑虑。作为一个市值近500亿的主板上市公司,1月12日股市收盘,金域医学股价下跌5.59%,市值蒸发20亿元;今天再度下跌5%以上,十几亿资金出逃。

  那么,金域医学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如果公安局的立案属实,那就真是胆大包天+丧尽天良了!

  先卖个关子,金域医学不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上市公司,牵涉到妇孺皆知的大佬级人物。


  1

  诱人

  先跟大家聊聊核酸检测行业到底有多暴利?!

  声明:以下引用的所有数据,都是企业的公开数据,大家都能在公开渠道查到。

  金域医学2019年营业收入53亿,2020年是82亿,暴增55%!2021年年报还没出来,但2021年1-9月已经创收86亿,超过巅峰2020年的全年收入。

  净利润更加恐怖,2019年是4亿,2020年是16亿,是2019年的4倍;2021年三个季度的净利润20亿,是2019年全年的5倍,超过巅峰2020年的全年。

  利润率(净利润/营业收入)也相当惊人。2019年7.9%,但2020和2021年就剧增到19%和23%!

  总之,全部都是暴增!暴增!暴增!

Image

  如此亮瞎眼的业绩,金域医学在公告中也说得很明白,公司响应抗疫所需,较好满足了核酸检测的市场需要,从而实现销售收入大幅增长。

  金域医学只是行业缩影,同行业其他公司更加恐怖。

  圣湘生物在2017-2019年每年的营业收入不超过4亿元,但2020年创收48亿元,暴增11倍!2021年也不遑多让,1-9月已经实现收入33亿元,是2019年全年的9倍!

  净利润更加恐怖,2020年26亿,是2019年的65倍;2021年三个季度的净利润18亿,是2019年全年的44倍!往前推,这家公司在2018年的净利润只有不到700万,2017年还是亏损的。

  利润率也相当惊人。2019年10%左右,但2020和2021年就剧增到50%以上!这个净利润率有多恐怖呢?牛哄哄的苹果也才26%

  华大基因是业内较早研发并生产核酸试剂盒的企业。2019年收入28亿,2020年是84亿,增长2倍;2021年1-9月收入52亿,几乎是2019年全年的2倍。利润率也是从10%左右迅速提升至25%左右。

  明德生物2020年实现收入9.5亿,是2019年的5倍多,2021年更猛,1-9月实现收入19亿,是2019年全年的10倍!利润率从20%大幅增加至50%以上。

  还有东方生物、达安基因、聚光科技、西陇科学……无一例外都是在2020年和2021年实现收入和利润的井喷。这些公司的财务数据都可以在网上公开查到。

Image

  最令我震撼的,不是收入和利润的增加,而是利润率的反常!市场扩大导致收入和利润大幅增加,并不罕见,但动辄高达50%的利润率,这就闻所未闻。这意味着,每销售一件商品,售价的一半都进了利润。

  这不是抢钱吗?

  大家熟知的躺赚行业,就是银行,但是银行的利润率你知道多少吗?四大行2020年的利润率也就33%左右。在核酸检测公司面前,银行也只能甘拜下风。

  50%的利润率,只有A股之王、号称“液体黄金”的茅台能与之相提并论。

  再说一个数据大家感受下。中国最牛的科技公司华为,利润率常年低于10%;还有公认的暴利行业——医疗器械,2020年,行业龙头迈瑞医疗的利润率是31%,乐普医疗的利润率是22%。

  核酸检测公司,用暴利、抢钱来形容并不为过!

  说这么多数据,并不是想告诉大家核酸价格有点高,而是想告诉大家,如果许昌市公安局的立案属实,这些数据就是金域医学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经济动因!

  小编现在就来带你扒一扒金域医学。


  2

  伯乐

  金域医学能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民企,成长为今天市值500亿元的上市公司,这一切,要从金域医学的灵魂人物梁耀铭说起,他是金域医学的实际控制人、大股东、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

  梁耀铭,土生土长的广东人,1964年出生于肇庆的普通家庭。穷人改变命运,自古以来只有读书一条路,梁耀铭小时候读书特别刻苦,成绩也很好,1983年,19岁的梁耀铭作为全镇唯一的大学本科生,穿着人字拖,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和二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来到广州医学院(现广州医科大学)。

  他之所以报考广州医学院,是因为小时候他家附近住着一位中山医院毕业的医生,医术精湛,经常给周围的人讲解医学知识,深受大家的尊重。这使梁耀铭对医学产生了敬仰之情,并报考了广州医学院。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读书,梁耀铭能有今天,当然不是仅仅因为考上了广州医学院,而是在这里遇到了一生的贵人!

Image

  梁耀铭考上大学的那一年,这所学校的一位青年教师,刚刚由讲师升为副教授。又过了两年,这位将来的伯乐,成为北方特大城市的领导的保健医生

  1988年,梁耀铭以优异成绩从广州医学院毕业,之后留校工作。本来在教务处和科研处干学术工作,但他对学术没兴趣,反而对商业很上心,仅仅过了两年,他就跨行做了校产办主任,负责校办企业的营运。

  这时他只是26岁的“愣头青”。要说没有贵人相助,鬼都不信。

  他的那位伯乐,此时已经是教授和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两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当上了广州医学院的党委书记和院长。

  1978-1992年,仅仅14年,这位伯乐就从讲师干到了院长(校长),可谓青云直上,火箭式上升。又过了4年,1996年就评上了工程院院士,成为他60岁的最大寿礼。

  相信大部分读者已经猜到是谁了,对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钟南山

Image

  有了这么一颗大树,梁耀铭想不发达都难。

  他刚当上校产办主任的那会,“太阳神”口服液风靡大江南北,市场经济在广东开始冒头,梁耀铭按捺不住按自己年轻而骚动的心,想复制“太阳神”的的成功,于是在1994年力推自主研制氨基酸口服液,进行市场化运作。

  这一年,他刚好30岁,而立之年,但没有立起来。老天给了这位天真的年轻人当头一棒,项目夭折,校办企业做了赔本买卖。

  事实证明,成功不可复制,成功学不可靠,别人的成功经验都深藏不露。

  钟南山很看好这位小伙子,告诉他不要气馁,要愈挫愈勇,就建议他发挥校办企业的学校特色,试一试医学检验领域。1997年,梁耀铭将校办企业改名为“金域医学检验中心”,这是中国第一家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也是现在的上市公司“金域医学”的前身

  肯定有人就有疑问了,一家校办企业,这是国企啊,怎么会变成后来的民企呢?

  这里面的故事很多,所以才会出现后面的第二位贵人嘛。

  金域医学检验中心作为年年上缴全部利润的国企,受制于体制束缚,无法与市场上的民营试剂贸易公司竞争,发展速度很慢,梁耀铭“敬业精神有余,丰收硕果无缘”。

  时间很快来到2001年,金域医学检验中心已经改名为“广州金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始终不温不火,但梁耀铭的事业马上要更上一层楼。

  这一年,钟南山院士依然是广州医学院的一把手,37岁的梁耀铭升为广州医学院的校办处主任和总务处处长,这是有实权和油水的肥缺。

  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此次提携,是为了金域医学的改制而来。

  这里先介绍一下当时的国企改制潮流。92南巡之后,市场经济在全国铺开,但国企由于体制落后,裹足不前,大面积亏损,为了甩掉这些负担,这才有了朱镕基主持的国企改革和下岗潮。国企改制,成为政府的主要选择之一。

  现在的很多民企,就是当时的国企改制而来。

  所以,2001年升职的梁耀铭,承载了很多人的期望。他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外国经验,回国后又深入了解隔壁中山大学的校办企业达安基因改制成功的过程。

  经过两年的学习与探索,2003年,他花费20万元请管理咨询公司为半死不活的金域科技设计了企业模型,开始了雄心勃勃的改制。

Image

  他引入广州市科技局的下属投资公司出资210.8 万元,金域科技的员工集资210.8 万元。原本是广州医学院100%持股,改制后股权结构变为广州医学院和公司员工各占股40%,投资公司占股20%。

  这只是改制的第一步,远没有结束。改制的目的是民营化,告别国企管理模式,2003年的金域科技虽然股权分散了,但依然是国企

  于是,2003年,梁耀铭毅然辞去所有行政职务。

  你以为他要下海经商了?不是,他要彻底完成广州金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的改制

  所以,他必须换一个身份,以体制外人士的身份来操办这个复杂的过程。

  第二位贵人马上要登场。


  3

  贵人

  改制后的金域科技,在2004年马上遇到了资金瓶颈。广州医学院和科技局投资公司都拿不出钱,公司只能指望员工集资,毕竟员工持股40%。

  梁耀铭身先士卒,拿出自己的积蓄,抵押自己的房子,最后大家勉强凑够了700万元。

  这700万元相当于股东注资,于是广州医学院和科技局投资公司的股权被稀释了,股权结构变成员工持股70%、广州医学院持有20%、投资公司持股10%。

  从马后炮来看,这些出资的员工后来赚大了,但站在当时角度来老考虑,这冒了很大的风险,不亚于现在的“债转股”。所以,很多员工都离开了。

  随着金域科技的土地到期,广州医学院不愿意续期,公司不得不搬迁到周围全是村屋和农田的黄埔村。离开的人更多了。

  这个时候的金域科技,控股股东变成了公司工会(员工持股),国资背景的广州医学院和科技局投资公司总共只持股30%。梁耀铭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同时又能通过自己的资历和威望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工会。因此,在实际经营中,梁耀铭已经掌握了最大的话语权

  在他的操作下,金域科技逐渐走上正轨,开始了盈利和扩张。

  但是,在法律上,他还无法名正言顺地控制金域科技,他个人的股权比例太低了,随时有被踢走的可能。

  这个时候,北京的一家企业,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国企改制,其股权的复杂、成果之明显,成为当时乃至现在的经典教科书。

  这家企业,就是大名鼎鼎的联想集团

  经过各方撮合,梁耀铭攀上了联想集团的大佬——柳传志

Image

  当时,钟南山院士因为抗击非典成为中国的英雄人物,那时的他在公开场合十分大胆,炮轰各种医学体制问题,跟媒体说,“我说的话、做的事,别人高不高兴,会不会得罪谁,我在乎得很少。”

  他赢得了官方和民间的一致认可,还在2005年当上了中华医学会会长,在地位上一言九鼎。以梁耀铭当时的咖位,给柳传志提鞋都不配,从逻辑上估计,这个过程少不了钟南山的帮助。

  有了柳传志的相助,金域科技的改制一帆风顺。

  2006年,梁耀铭成立新公司——广州鑫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后来改名为“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被许昌公安局通告的那家上市公司。

  那么,金域科技去哪了呢?

  答案是:注销了!

  2007年12月,广州金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注销。按照注销流程,2006年就启动了注销计划。

  注销之后的资产、人员、负债,全部被广州鑫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吸纳,国资完成退出。这个具体过程,没有任何公开资料可查,但可想而知,一定非常复杂!

  在网上可以看到这么个耐人寻味的小信息,2020年的金域医学学术委员会研讨会,广州市科技局局长和广州医科大学(原广州医学院)校长都有出席。应该说关系一直不错。

  金域科技刚完成注销,2008 年1 月,广州鑫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就改名为广州市金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金域有限”)

  紧接着,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通过美元基金对金域有限进行投资,开始全国布局。

  步步为营,有高人指点,就跟开挂一样,高人就是高人,不同凡响。要是梁耀铭自己来操作,搞不好就把自己送进窑子了。

  从这个时候开始,梁耀铭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实质上,金域有限终于成为他自己的公司。

  一颗商业新星和行业新贵正在冉冉升起。

Image

  在两位大佬的加持下,挣脱了体制束缚的“金域”快速发展。

  平均每年的营业收入以50% 的速度增长,2011 年能为全国900 多万的患者提供服务,血液标本量接近800 万。而到了2012 年,其服务医疗机构超过1.3万家,检测标本2,000 多万件,营业收入突破10 亿元,市场份额约为中国第三方医检市场的30%。

  快速成为了行业老大。

  在这里,我们就要对国企改制和国有资产流失做一个简评。一家半死不活甚至亏损运营的国企,经过改制成民营企业,业绩蒸蒸日上,这样的改制好不好?

  一家半死不活甚至亏损运营的国企,当时只值100万,政府希望甩掉这个包袱,于是有人用100万甚至200万收购过来,然后把他运营成市值1亿的公司,只不过这家公司没了国资股份,或者国企股份较低。这样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

  还有,一家经营正常的国企,经过10年运营,经营不见好转,依旧亏损,靠国家补贴和信贷输血而活。这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

  究竟哪个是国有资产流失?

  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去思考,不过我还是想再发句牢骚:

  你本是一个平民百姓,老站在赵家的角度看待问题干吗?自己什么身份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们继续说梁耀铭和金域医学。

  金域有限发展到这个程度,上市自然到了议事日程。记住:所有的资本投资,都没指望靠经营利润赚钱,都是靠上市、出售这样的资本运作。

  2014年和2015年,金域有限主要干一件事:增资扩股

  截止到2015年8月,经过连续4次增资,金域有限的注册资本从800多万增加到3.6亿。嗅到血腥味的各路资本纷至沓来,股东由最初的3位增加到12位。

  公司在2015年7月,完成股改,变更为股份公司,改名为“广州金域检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梁耀铭的股权被大大稀释,但依然保持了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地位。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投资718万,占股11.65%。

  至于钟南山有没有间接成为公司股东,在书面资料上看不出来。

  2015年9月28日,在国庆假期之前,金域医学正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递交上市申请

  就在递交上市申请之前,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突击入股,投资1.38亿,占股2.76%。

  再加上之前的投资,联想总共向金域医学增资1.45亿,占股13.48%。2017年9月金域医学上市成功,市值快速突破百亿,10月又突破了200亿,联想在账面上赚得盆满钵满。

  上市成功当天,柳传志出席了敲钟仪式。

Image

  不过,在2020和2021年,联想不断减持套现,在2021年10月就已经完成清仓,完全退出了金域医学

  所以,金域医学此次在河南出事,跟联想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联想避过一劫。

  从投资金域医学一事来看,联想早就不是单纯的科技公司,而是有着浓厚的投资色彩。这在联想的财务报表就能看出来,抛开投资收益,它的利润是亏损的。

  随着金域医学在2017年的上市,梁耀铭一飞冲天,身价达到百亿,飞黄腾达的梁耀铭没有忘记自己最早的伯乐——钟南山,伯乐也没有忘记他。

  柳传志现身交易所现场,钟南山碍于身份特殊未能出席敲锣上市的欢庆时刻,但他在自己家的书房录制了一个祝福视频。

  2017年12月,上市成功仅两个月,金域医学成立学术委员会,钟南山担任委员会主席,持续至今。

Image


  4

  罪人

  梁耀铭的两位贵人,柳传志已经在去年完全退出金域医学股东之列,但钟南山依然在金域医学发光发热。

  2020年1月18日,84岁的钟南山赶赴武汉,一张照片红遍网络。

Image

  1月22日,正是农历的二十八。这几天是理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因为俗语说“正月剃头死舅舅”。为了让舅舅多活几天,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在过年前理个干净利落的发型。金域医学董事长梁耀铭也不例外。

  这天晚上,他头发才理到一半,就接到一通紧急电话。

  电话来自广东省科技厅,通知他次日参加新冠病毒防控攻关会。23日晚10点半,他紧急召开高管电话会,“我们有一场大仗要打!”

  1月27日,湖北省卫健委将武汉金域纳入新冠病毒检测服务机构。武汉金域三班倒、机器全开,单日检测能力从1000多份,逐渐提高到1万份。整个疫情期间,金域先后在全国29个省市区开展新冠核酸检测

  截至2020年6月30日,累计检测量超过1000万例,约占全国检测量的十分之一。

  金域医学的业绩自然十分亮眼:2020上半年营业收入增长36.63%,净利润增长223.71%,股价节节攀升。

  随着疫情防控的常态化,金域医学的业绩迎来井喷,它的股价一路飙升,从2020年2月的不足50元,最高上升到150多元。

  根据其公布的2020年年报,公司在2020年先后在全国 34个省级行政区开展新冠核酸检测,累计检测量超过 3200 万人份,占全国1/10。金域医学2020年收入增加56%,净利润增加4倍。

  从营业收入上看,金域医学的市场占有率达到30%,无可争议的老大。

Image

  2021年更猛,截止2021年9月30日累计检测量超过1.7亿人份,是2020年全年的5倍多。2021年年报还没有公布,但根据梁耀铭的媒体述说,金域医学在2021年完成了2.3亿人份的检测量。

  所以,金域医学的高层直接喊出豪言: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金域医学。

  业绩风光,却不曾想到会在2022年初遭遇危机。

  当全国把目光聚焦在西安时,一封北京要求各省市向河南调配抗疫物资的红头文件不胫而走。河南许昌的禹州市,自1月2日发现首例感染者以来,截至1月10日(郑州金域负责人张某东被立案侦查),禹州市确诊病例达到74例。

  在此期间,禹州市已经完成了7轮全员核酸检测

  这几轮核酸检测主要由郑州金域张某东团队负责。

  1月10日,张某东因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原因是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讽刺的是,这一天金域医学在天津开始了全市核酸检测。

  1月11日上午,禹州市启动了第8轮全员核酸检测。

  1月12日凌晨,许昌公安局向社会通告郑州金域张某东涉嫌刑事犯罪

  企业不应当是一台冰冷冷的盈利机器,它所提供的核酸检测服务,不是照章抓药然后拿钱,其中还应当包含着企业对生命的尊重、对维系正常社会秩序的敬意。

  然而,以上这些我们不仅看不到,反而看到的是郑州金域对公共安全的渎职与威胁,也是对生命、对道德良知的践踏。

Image

  拼夕夕能卖出喷火的吹风机,金域打着“帮病人治病”的招牌,却能干出“帮病人致病”的勾当,人血馒头吃得不膈应吗?

  我实在无法理解,核酸检测业务已经如此暴利了!他们怎么还不能满足??

  郑州金域是金域医学的几十家子公司之一,这是不是孤例?细思极恐!

Image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马克思在《资本论》批判资本家: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

  这种批判万恶腐朽落后的资本主义的预言,不应该出现在先进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何况金域还有威望甚高的医学大佬加持?!

  我想不通,无法理解,无法原谅!只想用十八代祖宗问候他们。


Tag: 金域医学 新冠疫情 钟南山 柳传志 联想
相關內容

失去自由的41天 2022-02-27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新冠疫情]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