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
阿开 2021-01-21 1024 0 0 0 0

善有善报?死去的牛连续三天给主人托梦,主人照做之后……

  探秘未知世界 20210118

  在我姑姑村有一个姓张的哑巴,现在应该70多岁了,真名我忘记了。反正他们村的人都叫他哑子。

  哑子兄弟两人自幼父母就过世了,他哥哥也就比哑子大几岁,人相当好,从小就很疼这个弟弟,家里的重活都是自己做。

  那个年代本来就穷,加上兄弟俩父母早亡,家里穷得叮当响,唯一的财产就是三间烂屋加上一头小黄牛。

  哑子对这头牛当宝一样,对这小牛不晓得几好:夏天蚊子多,怕牛被蚊子咬,点稻草先熏牛栏;冬天天气冷,生怕牛被冷到,又赶快加稻草!这牛被养得高大健壮,油光水亮一身的肉。

  这牛有个特征,全身通黄就脑门中间有团白毛,按照我们那里的说法,管这种牛叫破癫,养这样的牛对家里是不吉利的,一般都是养大杀了卖肉吃。隔壁村的李屠户三番五次的想买这头牛,哑子就是不愿意卖。

  哑子没学过哑语,不知道手势表达意思,就知道哑…哑…哑……地叫,村里人也不晓得他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他哥哥知道。

  小黄牛长大了自然就要开始学耕田了,牛在耕田之前都要先穿鼻(就是在牛的鼻孔间穿孔,装上缰绳以便耕田的时候控制)。穿鼻那天刚好那天哑子去赶集了,听说那天穿鼻的时候4个人围着这牛根本就靠不近身,谁上前一点这牛就低下头,两个尖牛角就顶过去。搞了半天鼻没穿成,倒把人累的要死。

  等到哑子回来一看,对着小黄牛哑…哑…哑地一顿说,别人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但说来也奇怪,说完后小黄牛耷拉着个脑袋,乖乖的躺地上任由穿鼻,穿鼻期间更是一声不吭。旁边的人都大为惊奇,因为穿鼻是很痛的,一般牛都会哞哞叫得很惨。

  就这样,哥哥含辛茹苦的把这个弟弟拉扯大,转眼间哥哥也快30岁了,由于家里穷的叮当响加上又有哑巴弟弟拖累,那年月哪里有女的愿意嫁过来?好不容易有人介绍个山里的姑娘,但人家要求要兄弟先分家才愿意嫁过来。哥哥死活是不同意。

  不知道哑子从哪里知道了这事,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偷偷哭——两兄弟各住一间,牛栏在哑子房间的后半截,越想越难过觉得自己拖累了哥哥,半夜竟偷偷上吊!

  也亏得是神明保佑,绳子刚套到脖子去,牛栏里的黄牛就跟疯了一样哞哞大叫惊醒了隔壁的哥哥。他哥还以为来了偷牛的贼,赶紧起身去查看,穿过哑子的房间发现弟弟直挺挺地挂在横梁下,吓得分飞魄散,幸好抢救及时,哑子总算捡回条命来。

  做哥哥的赶紧就问弟弟:“为什么要死,是不是哥哥不好,让你受气了? ”

  哑子边哭边急着打手势,告诉哥哥拖累了他的婚事,要是还不分家以后自己还是会去寻死。

  这下哥哥也没办法了,想到弟弟这么懂事,嚎啕大哭,兄弟俩抱着哭成一团。

  分家的事就算定下来了。哥哥怕弟弟以后一个人生活吃亏,就把家中唯一值点钱的牛给了哑子。从此哑子就跟着牛单独过了,不过兄弟俩感情还是很好。

  哑子农忙的时候帮别人耕耕田维持生计。

  有一次,哑子把牛栓在田里吃草,谁知这牛拔了栓跑到隔壁田里,隔壁种满了红花草,结果牛吃太多红花草肚子涨得鼓鼓的,等哑子赶到田里的时候,牛已经死了。

  哑子手搂着牛脖子,跪在田里边,边痛哭边一个手扇自己嘴巴怪自己,伤心的跟死了娘爷一样。

  那个年代,就算是一头死牛对一个穷人家来说,也能值不少钱。哥哥就找了隔壁的李屠夫来准备剥皮卖肉,哑巴又是死活不愿意,自己拉个板车把牛拉山里给埋了。

  村里的人都笑他傻,私下里说哑子简直就是蠢蠢到家了。哑子呢?埋了牛之后担心回去后夜间有人偷偷挖出来,干脆就到家拿齐睡觉的家伙,晚上就守着牛坟睡。

  睡着后半夜,朦胧中梦到牛又活了回来,看见这牛不停地撞坟旁的一颗苦楝树,撞得树连根拔起。醒来后,哑子也没在意。随后三天哑子都是守着坟睡,结果天天晚上做这个同样的梦。哑子就留了个心思。

  哑子白天偷偷回家拿了锄头挖开苦楝树,挖着挖着就挖到了一个瓦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白花花一罐的银元。

  这下兄弟俩总算是过上好日子了,有钱了自然好办事。哑子也在快30岁的时候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了个儿子,儿子其它地方都好,就是额头中间有块拇指大小白色的胎记。哑子给他儿子取了个名字叫牛根,并且非常宠爱他儿子。

  我小时候暑假经常去姑姑家玩,牛根和我年岁相仿,经常一起玩。有次他还拿了几块银元给我看呢。

  牛根现在也快40岁了,非常孝顺他爸爸和伯父,并且他跟他堂兄关系相当亲。

  小时候听这故事的时候羡慕哑子发财,长大后却羡慕他们兄弟之前的友爱。唉,而今这个社会多少兄弟因为父母钱财房产而翻脸闹翻的。所谓兄友弟恭,神明才能保佑家庭昌盛吧。

  


Tag: 轮回 灵异故事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轮回]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