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北游 2021-11-05 2995 0 0 0 0

熟悉马斯克的人都知道,他经常拿“第一性原理”来唬人,强调他的所有创业成果,都要归功于“第一性原理”的思维方式。

 

那么,马斯克津津乐道的这个貌似高大上的“第一性原理”,到底是个什么原理呢?



首先我们需要说明的是,“第一性原理”可以是个物理学原理,也可以说是个哲学原理,但归根结底在马斯克看来,是一种思维方式,甚至是一种行动方式。

 

下面的内容会比较烧脑,但我依然希望各位耐心点看完它,有时间刷抖音,真不如来个思维的冲浪有价值的多,实际上,也有趣的多。

 

好了,开车。

 

说到“第一性原理”,大多数人会引用希腊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每个系统中存在一个最基本的命题,它不能被违背或删除。”

 

具体来说,亚里士多德的提出“第一性原理”,主要用来指代那些“基础的(basic)”、“原始的(fundamental)”、“自证的(self-evident)”的假设与猜想,并不可从其他已有的定理或是经验定理推导、演绎得到的理论。

 

当然,这些话有点唬人,实在理解不了的话,你可以这样理解,就比如因果律,我们说“凡事总有原因”,那么那个最基本的、最本质的原因就是“第一性原理”。

 

用大多数中国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讲,我们可以把“第一性原理”理解成本质的、理论性的原理,从而和“经验性的规律”加以区分。

 

所以,正因为“第一性原理”是本质的,同样的逻辑放到当前的物理学范畴,“第一性原理”往往被指为量子力学计算,就是因为量子力学是能够从根本上计算出来分子结构和物质的性质,这样的理论更接近于反映宇宙本质的原理,故而称为第一性原理。

 

同时,从第二个意义上讲,因为“第一性原理”是理论的,所以它是指某些硬性规定或者由此推演得出的结论,与之相对的则是“经验参数”——通过大量实例得出的规律性的结论。

 

从物理学上讲,作为评价事物的依据,第一性原理和经验参数就是两个极端。第一性原理是某些硬性规定或推演得出的结论,而经验参数则是通过大量实例得出的规律性的数据,前者被称为理论统计数据,后者被称为实验统计数据。

 

虽然从数据本身来讲,“第一性原理”之下产生的理论统计数据和实验统计数据没有本质区别,但从原理来源可以清楚的看出,第一性原理更加自洽和体系化,而不会如经验数据一样,有着严格的适用范围。

 

第一性原理基础上的公理和公设则是自洽和完备的,其理论本身不依赖任何经验公式、实验观测。

 

这样说太抽象,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牛顿经典力学,其实际上就是牛顿运用“第一性原理”的产物。

 

牛顿没有经过任何经验公式和实验观测,仅仅是被苹果砸了一下,脑子转了一下就突然开了窍,悟出两个基本假设:

 

(1)引力:物体运动不是因为其内在的本性,而是因为受到外在的“引力”的影响。地球对物体的“引力”使得物体向地球运动,行星围绕太阳运动,也是由于太阳的“引力”。

 

(2)惯性:物体将一直处于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除非有外力改变物体状态。由此牛顿推导出万有引力定律,搭建了经典力学体系的基础框架。

 

这两个基本假设,就是牛顿经典力学体系的第一性原理!

 

第二个例子是欧几里德利用“第一性原理”创造几何学。

 

他通过23个定义、5条公设和5条公理,演绎推理出 467 个命题, 建立了至今仍在广泛使用的欧式平面几何体系。

 

我们都知道欧式几何的五大公设:

 

公设1:两点间必可连一条直线;

公设2:直线可以任意延长;

公设:3:已知圆心及半径可作一圆;

公设4:凡直角皆相等;

公设5:平行公理,”过直线外一点有唯一的一条直线与其平行”

 

我们很容易就看得出来,这些公设都是一种“心灵的游戏”,属于人脑的归纳、演绎产生的逻辑自洽学科,明显区别于化学、生物等建立在实验基础上的学科。

 

好了,讲了这么多枯燥乏味的东西,到底和“硅谷疯子”马斯克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先来看马斯克自己是如何阐述他自己理解的“第一性原理”的?

 

这里引用他的两段原话,第一段话如下:

 

“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对别人已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都去做,这样发展的结果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

 

第一性原理的思想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也就是说一层层拨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第二段话是马斯克在跟钱颖一教授对话时所说:

 

“想理解那些反直觉的新事物,我觉得物理学提供了一个最理想的研究框架。比如说,量子力学就是违背直觉的,现实世界似乎并不是那样运转,而事实就是,并可以通过实验高度精确地验证。物理学之所以能够在这些反直觉领域取得进展,就是因为它将事物拆分到最基本的实质,再往上推。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方法,事实上也是了解新事物、探索未知领域的唯一有效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非常善用类推(analogy)方法,在别人正在做的事情上做些微小调整。类推提供了捷径,不需要大量思考,这在日常生活中没什么问题。我们不可能万事都用物理学第一性原理,那需要太多计算。但第一性原理对于了解新事物极其重要。

 

如果用类推,你无法知道什么是真正正确的,什么是真正可能的。类推看上去很诱人,很有说服力,但只是个故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