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阿开 2024-01-25 135 0 0 0 0
日本,中日关系,各位好,连日白天旅行,晚上写随笔游记,着实有些累了,今天少写一点,旅行中的所见所闻与想到的历史掌故、感想,留待日后再整理。此刻我到了东京,玩了能有一天多,说一件感受越来越强烈、但并没有得到明确确证的事…

各位好,连日白天旅行,晚上写随笔游记,着实有些累了,今天少写一点,旅行中的所见所闻与想到的历史掌故、感想,留待日后再整理。

此刻我到了东京,玩了能有一天多,说一件感受越来越强烈、但并没有得到明确确证的事情——自从我上次来到今天的这五年中,我觉得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态度似乎正在发生微妙但却显著的变化。

不,请别误会,我所说的不是国与国之间那些大而化之的国家关系,我说的就是这一路行来所接触的那些最普通的日本人。在跟他们的只言片语或多说几句的交流当中,你能渐渐地感觉到这一点,出于日式的某种“礼貌”,他们将这种态度的变化像将日式便当包在风吕敷中一样小心的掩藏起来。可是如果你习得了一点“读空气”的本事,你还是能从那内容物的棱角中,看出里面大约是个什么东西。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我想多少要捋一捋这几十年来中日社会、民间关系与彼此心态的变化。

记得1978年的时候邓小平访日,日本人请他作新干线,当看到日本城镇和乡村几乎没有差别,漂亮的“一户建”(小别墅)群掠过舷窗的时候,日本人问小平有什么感想,小平同志感叹的说“就是快!”

是的,就是快,我觉得三个字大约能代表上世纪80-90年代中国人对日本的整体心态,90年代的时候我妈妈在一家中日合资企业工作,因为工作需要而学习日语,我当时还很小,却也跟着学了两句,跟的则是电视上放的老“新编日本语”的教学纪录片,我到今天还记得那个纪录片当中的很多场景——新干线、电车、繁华的东京都、樱花烂漫的上野公园、商厦里琳琅满目的新潮家电、还有日本家庭住的小别墅。所有这些都让当时的中国人感到新奇和艳羡,因为当时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进行不久,还没有加入世贸,经济相对落后,我们与日本之间的生活水平差距是极大的。

所以当时中国人看日本生活,多少有一些仰视的感觉,而日本人对待去他们那里的中国人——肯定也会有心中默默歧视的人,但表现出来态度,大多都是对“发展途上国”来者的友好的。

我还记得我妈妈后来因为工作关系去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回来时给我讲那边的故事,说交到了不少好朋友。后来妈妈应病去世了,她的日本同事还真的专程来到她的墓前拜谒。当时我还在读书,对她这些异国朋友的举止很感动,就用自己会的那一点点日语对其表示感谢。妈妈的日本朋友挺吃惊,还留了联系方式,说要是去日本留学一定记得联系云云。

当然时隔多年,联系方式早已纷失,我也并没有真的去联系这些妈妈的日本友人。因为我不确定她们的这种友好是不是传说的“建前”(场面话)。但我可以确信的一点是,1990年代至2000年代初,普通日本人与中国人之间交往时的感觉确实就是这样的——一个是发达国家已经富裕起来的成功者,另一个则是努力追赶、力图致富的追赶者。隐隐然有一种俯视与仰视,甚至帮助与被帮助的关系。

但等到2012年——2018年这段时间,我自己多次去了日本,就感觉中日之间的民间交往“空气”已经完全变了,此时的中国经济经历了十余年的飞速增长,不仅在总量上超过了日本,而且也产生了一定数量的中产阶层,开始出国买买买,而当时买买买的主要对象,就是日本,从药妆到马桶盖、从酵素到电饭煲,当时中国游客赴日购物的热情简直可以用疯狂形容。记得有一次,我在富士山脚下的御殿场,跟一个售货的日本姑娘闲聊,她笑着的感叹了一句“感觉突然一下子,就涌来了很多中国客人,就像海啸一样。”

是的,我觉得她的这个感叹,大约能反应当时很多日本人对中国人观感——你们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有钱了呢?

惊奇和想和中国人做生意赚钱的同时,也许多少还带了点不甘和疑惧吧。此时的日本已经经历了“失去的三十年”漫长的增长平台期,看着中国经济在总量上超越它并且绝尘而去。心态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双方的关系变了,不再是俯视与仰视,帮与被帮的关系。而变为了平视,平视的同时,双方又有些好奇的互相打量,中国新兴中产好奇日本作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是怎样的,并想模仿之。而日本人则惊讶于中国人是怎么“一夜暴富”的,想打听清楚,看看是否能搭个车,带带自己。

可是2018年至今,时隔五六年了,经历了疫情时期再去。我发现中日民间交往的感觉,似乎又变了。日本观光厅前不久发布了去年的旅游数据,中国游客的数量相比疫情前缩水了七成,来日本旅游的主力军变成了韩国人。2019年时来日本的中国访客数量达到了940万,占日本全体外国游客总数的三分之一,现在只剩下十分之一了。

所以走在东京的大街上,你能明显感到,日本商店为中国游客提供的服务似乎有些减少,日本人对中国的态度变化也在发生,日本人似乎不那么关心中国人为什么变得有钱,或者我们关心、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感觉中日两国民众之间的关系,似乎在渐行渐远。

反过来说,中国人对日本的印象,也在发生变化,我感觉在日本旅游的中国人其实依然对这个国家很喜欢,但是国内也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想这国家没什么,发展已经被中国赶超,还有核排污问题……

也就是观点的两级分化。

总而言之,中日之间的民间关系,似乎在发生微妙的新变化。曾经的那些回忆,终于都成了回忆……

今天就这样吧,雨停了,出门继续逛,随笔一篇,分享张自己的随手拍,愿您喜欢。

--------------

评论:

---如果能形成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也未尝不是好事

---是的,之前的关系,多少都有点不正常。

---依然记得那个关于70年代末的视频,小平同志在日会见政商人士,当面对松下幸之助提出需要多多帮助的请求,松下幸之助鞠躬回答“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时代真的已经变了。

---中国就是世界上一个国家而已。外国人对中国无感,或从热情变冷淡,都是很正常的。我们又不是世界的中心。

---曾经犯错误的人,看正在犯错误的人。

---其实你去任何一个国家,你会发现他们对于中国人的态度都和三年前差别很大,原因懂得都懂

---日人总体素质素养还是比国人高的 无关金钱经济GDP。。

---好像什么也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很奇怪又很模糊[发呆]

---其实国人觉得超越了日本只是一种幻觉,人们不知道还有一个“海外日本”。如果改用国民生产总值衡量,就会发觉日本马上膨胀起来。即使是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值才是你真正享有的水平。

---互联网让世界逐渐透明化 再加上无良自媒体各种博眼球无下限的挑唆  当然真正的原因 也都懂但是意会就好  人家再傻也认清楚了人是什么人了 原来看着经济方面原因可能还忍忍或者忽视 现在消费少了更不鸟你了 三年只是催化剂而已

凡几

---八十九十年代听说挺多人喜欢日本的,那时候听的歌很多是日本原曲填词。

后来,穿个和服,甚至汉服在街头都怕被打了[旺柴][旺柴][旺柴]

---78年小平访日开始。80年代的中日友好期。日本也对中国大量援助。就我们这当时引入日本新式的羊绒生产线。淘汰建国时老旧的轻工业设备。再看全国当时多少轻工业师从日本。可以说日本当年也给过不少帮助。还有后来入WTO,确立了出口国地位。不然中国改开四十年怎么经济起飞的。但是所谓中产阶层我觉得中国称的上的依然很少。因为有新三座大山存在。

---最近这些年,中日之间的国民感情是越来越差了,而日韩之间的国民感情却越来越好了。

---主要还是经济问题,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掩盖了很多社会矛盾,现在这些矛盾显了出来。国人捂紧口袋过日子,没啥钱外出消费了。上层建筑又搞意识形态这一套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甚至于脱钩,有一定的安全因素,但主要还是经济衰退,那些跨国公司在国内挣不到啥钱了,又受到存量博弈的挤压,,就是不搞脱钩他们也会慢慢把经营重心转移,至少不会增加投资了。正如克林顿讲,根本是经济。

---除了基督教文明要求人们互相平视外,真不知道人与人的平等还可以建立在什么基础上。

---民意调查中,讨厌中国的日本人比讨厌日本的中国人的比例高的多。

---这个在美国感觉很明显。中美关系好的时候,加州迪斯尼的小世界里面,亚洲区一小半都是中国文化主题。前年再去,中国主题缩到一个角落,日本主题成了强势。

---其实很多人去日本旅行的意愿还是很强的,只不过经济下行期负担有点吃力而已!即使在国内旅游都是降级消费的!

---受别有用心的坏人煽动,中国人现在仇恨所有跟日本有关的事物。

---在筷子文化圈,如果香港呆不下去了,会去哪里?

---还可以去美国感受下变化

---公众号靠口头反日的视频段子,比比皆是,也一定程度影响了两国民间关系。

---“一夜暴富”用得绝妙、贴切,快速的经济增长只能让一部分人的钱包鼓起来,但社会基础设施以及国民素质却无法同步快速增长;去过日本的人都能或多或少感受到差距,自然会产生“喜欢”甚至“敬畏”,没去过的人脑子里装的都是政史教育包裹的自嗨,存在两极分化也是可以理解的。

---自上而下的骄狂[捂脸]

---前段时间在福冈某奢柜台结单,和霓虹人sale聊天,他说中国人来买了好多东西,日本人还是很感谢的(根据我对霓虹人的了解他的语气给我他真心这么说的感觉)[吃瓜][吃瓜][吃瓜]

---我娃去过三次日本,九零后。同学的侄子,八三年的去过六次??八零90后大都很喜欢????美食美景购物???菊与刀是东瀛文化的两极

---是的,上周也在日本旅游,我们这些年在环境整治上花了不少功夫,经济上也进步很快,甚至于更为富裕。但是跟日本比还是差距很大…怎么说呢,就是暴富的人和长期富裕家庭出来的人之间的差异吧…

---今年和你一样去了镰仓,和三年前比确实感受有了些许变化,可能确实如你所说那里不再那么新鲜,因为我们的生活正在悄然发生了变化。

---总觉得可以和日本韩国合伙做点什么…..

---当经济平稳了,心态平和了,眼光平视了,交流平常了,彼此平等了,大家就知道“平”是一种很好的状态。

---听说日本泡沫经济时也有像前些年中国人一样「淹没外国旅游景点大买特买」的现象 经济高速增长期可能就是这样的


Tag: 日本 中日关系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移民留学]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