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去收家具,这家以前是大户,这个家具非常香

特洛伊 at 2021-12-24 02:23:32 52 0 0 0 0
#0. (Normal)

  特洛伊 2021/12/23 22:09:21

  嗯,当年到这家去看家具,然后家里面是一房子,当然还有其他的家具啊,然后挑剩下来了,呃挑就是跟他,因为我因为当时的时候,这个家具你是看不了什么,末了的,我们收东西就是凭感觉,感觉这个是像黄花,因为它的做工,它的器型,他每个都不一样,比如说你红木,他红木,他不可能雕刻的非常精细了,他掉的非常精细,调的非常谦虚,他红木就会裂,会断会崩掉,他明白了,他就没什么任性,一般人认为红木都已经很很好啦,但是红木跟黄花梨和紫檀比,他没那个韧度,他调不了这个项目,牙签那么细的东西了,调成牙签,那么细的东西,除了是竹子,然后就是黄花梨和紫檀,所以说我收东西呢,首先是看这个东西的器型精神气气质。

  ...

  然后到这家这家房子挺大的,好几间房子啊,反正我就是每间房子,一看那这件搬出去搬到庭院里面,院院落内建,搬出去华华一起搬出来十几件,我就问这个这个呢,我还比较喜欢,因为当时都是暂时没人使用啊,家里面家具多,人口有,后来人又少了,以前可能一起取他妈的多少个老婆,每个老婆一房家具,然后七搞八搞散掉了,失散了,然后还剩个十几件给我挑出来的,但是他还有其他的,还有他认为那个是紫棠的,他说,这个柿子糖,那我就不要了,你都认识之堂,我他妈的上哪去?从你这里拣漏了,他那个确实是紫棠拐非常漂亮,我就没没要,你要他一开价,可能当年的价格我上次不讲吗?当年像这种子糖的,一般的案子是35万大一点的,好一点的都是50万了,我操,我他妈的,我哪有钱啊,对吧,你说零几年,那个时候毛毛一点小跑出来,他妈的,我哪有那么多钱,还要养儿子嘛对吧,买一个案子他妈的几十万五十万跑回家,我他妈神经病啊。

  ...

  反正就是挑了一些十几件家具,出来以后我就问他什么木料啊,嗯,他也比较老实,他说,我也不知道什么了,反正这个东西呢,就是我爷爷讲的,这个跟其他的红木家具不一样,我说这个当然是跟其他红木家具不一样,我说你掂量掂量他轻啊,你们一定要几号黄花梨,他比红木清才明白了,紫檀是最重的啊,当然大红双枝那个红木跟紫檀外行,你根本就是电量不出来我们也掂量不出来,他们的亲密度都是一点以上都差不多,就是黄花梨,他是比较轻的,他比有的花梨还轻,比有的草花梨还轻吗?这个奇怪对吧,反正他产区不一样吧,我说,你看这个东西很轻啊,他就他也没吭声呢,比较老实,它说我爷爷讲的这个家具跟其他车不一样,他就非常香,他就这样子讲,非常象,我一听,当时我认不出是黄花梨,因为白的了,白花花的脏乎乎的,我就看那个气质才像黄花梨,他他不太像草花梨,草花梨,做不到那么精美对吧,当然我有的其他地方买到过草花梨的,他妈的做的确实非常非常好呢,木匠手艺非常好,那也没办法,你说白乎乎的他都一样,对吧,尼玛,你拿放大镜,你给外行就是不是外行就是航道不太深的人,你拿个放大镜给他看,黄花梨和草花梨他都分不出来,你不要说我在这种脏兮兮的情况下。

  ...

  他一说,这个家具非常香,我心里就有数了百分之八九十是黄花梨,然后又仔细看看,反正也看不清,对吧,我一跑到桌子底下看看,哎,这个桌子底下被别人用刀子惨过了,她没买,她可能他妈藏了一块皮下来,他不可能在面子上仓买,在面子上铲破了没人要,可能主任就允许她在桌子上面拿一个小角,弄个菜刀啊,什么东西擦,一下子拿个打火机烧一下他,实际上黄花梨他已经非常久远了,你长的表面你,你打火机烧是闻不到香味的,你只有拿电钻打打个孔,把那个巨鹿县踢出来,以后用打火机烧一下,他才能闻到香味,我操,哪个家具允许你用电脑店装打个窟窿眼儿啊,对吧,所以说那个人喊道比较浅,而且没有胆,实际上我当年拿这些东西呢,就是打在九层,眼力是在一层。

  ...

  然后呢,反正我就跟他讲,说我说你也不知道什么料,我就告诉你,他就是草花梨草花梨市场行情,我说你应该清楚对吧,我说你看吧,十几件我一起拿走,你开个价,我说价格高了,我也不会黄哦,就跟他讲,哎,看着比较失踪,把他J10几件全部买下来了,然后再找他里面转转一看,哎,他看到一个酸枝的看到一个红酸枝镶嵌的那个黄杨木的,哎,这个他妈的,我第一次见过也非常好,然后就那件,反而是比较贵,因为他也能懂,那个就是它镶嵌黄杨的黄杨慢,我们都知道的,黄杨树长1000年,可能也人家也就做个鸟笼之类的对吧,你说他一个家具上面都镶嵌了好多黄杨木,你说那个黄杨木他长了几千年啊,对吧,哼,那个呢,是1万块钱买的,把它买下来后来买下来以后买一个上海的朋友,她就跑南京来把它买去了,3万块,给我3万块钱,

  我就跟他讲,我说1万块钱买的对吧,我说,我说这个东西呢,我在人家那边买,如果是上当了,人家不抱我的,我是1万块钱买的,你看你给多少钱?我包里,你因为当时还比较脏,他明白了,他说,你放心,我他妈的在这个收藏界也是一个大咖级的人物了,我帮你的,我说你看给多少钱吧,她说,那我给你3万吧,我说3万也行啊,你妈的,其实做个顺手人情嘛才才哥,到我家里面几天,人家加了2万块钱,对吧,一些3万块钱拿走了,她回家清洗过以后啥也非常开心,又发来一个信息,说非常感谢他妈给他给他那么大一个漏。

  ...

  --嗯,下次再闻闻,靠鼻子闻香捡漏

  --这家真败家啊,把爷爷留下来的桌子椅子都卖了

  这3万块钱一个红木的案子,当然,什么是漏了苏州一个烂材木就什么曲目了,榆木了,就是桂林家那边都有的一把烂椅子,还要5万了,一个案子都要十几万,苏州那边我操,我说你们苏州人敢这样子呀,我说估计你们那边全是他妈屁眼傻逼啊,没见过好东西,把那个烂才当成个宝贝,价格价那么高,这也没办法,就是每个地区,对吧,后来然后又到这家,这家是个我一看,这家是个大户人家,古代就是一个大户人家啊,又到这家看到一个五宝茶瓶,什么叫五宝茶瓶啊就是一个大屏风,过去就是放在这个大厅堂里面,一个大屏风是漆器的红底,七七上面上面镶嵌了五宝,所谓的无保,他肯定是不止五宝就是上面放了什么青金石啊,什么马老啦还有什么什么和田玉啦,还有那个什么珍珠啊贝壳啊,就是等等,这些叫做五保,就像佛教里面的五宝一样的拼起来的一幅画,那个东西把我给整出来,我操他妈,太美了,那个东西他要5万块钱,我他妈的当时还是心疼钱,我说妈,5万块钱,我能搞他妈的忽悠别人多少黄花梨家具哦,嘿嘿。

  ...

  --这家现在都卖光了,子孙败家没办法

  --大户人家,没点红木黄花梨紫檀家具,都不敢称大户人家

  最佳他妈的什么都有,反正就是过去流行什么他们家好像都有一点呢,对吧,各个时期嘛,你说明朝时候它流行方法离,然后他们家就有黄花梨,明清时候一个紫檀,清朝时候紫檀比较比较多,他们家就有紫檀,小件也有,我一个都没要他,能认识他也可能就教他们的,这个是紫檀,然后黄花梨呢,他也也,他也不认识,白掉了,但是他也知道说是很像黄花梨,在什么情况下像啊就是黄梅天,天气非常闷热,潮湿的时候潮湿大,那个就是非常像我,原来在咱们南京有一个会所,呃,人家多老远走到我这边就问道,哎呀,怪吧,你这个地方真相,妈的,不懂也知道这个就是他妈的黄花梨,走到这条街上面,这条街就香的不得了,因为黄梅天吗天气闷热又没有风,那个那个香气,它就成了这个半空中,哎呀,我操,所以说到黄梅天家里面,房间门一开开来,一进房门,一股的香气檀香味。

  ...

  这家他妈的真是以前是大户,人家估计反正就是做做做大官的,嗯,状元之乡,呃呃,明清的状元之乡到了这边,呃,这家呃,他应该就是祖上哪一代人当过什么,大官不一定是状元啊,或者是状元的儿子,反正就是他妈的世袭骂,对吧,当官所以说这家什么都有,当时他妈的,他这个案子前面还犯了一个就是他,他要准备卖的东西,他这个案子是放到墙角的,前面还有个半截橱挡着这个虎皮纹了,上面又是脏,我也看不清,第一次没买,我就手生过,那个除那个厨比他高啊,比他高1.1个小矮厨生过那个,除对这个面子拍一下拍个照,但是只能看到这个半边,这个腿嘛,对吧,我说这点东西你给我搬出来,他说,里面还有苏哥,还准备把那些书卖了,太重了,搬不动,那个橱里面有数,那就不办了,我就我,我说,看看这个图上面有什么花纹骂,隐隐约约的,反正也看不出来,我就拍个照,回来上电脑一看我操虎皮,哎呦我操,运用傻瓜能打得,那个时候是带着一个傻瓜相机数码相机阿,傻瓜机就是他妈的弄弄,傻瓜能一打虎皮出来了。

  ...

  幸亏我有个好习惯,我出去玩都带个相机,以前最早的是胶片相机,后来有数码赶紧就买对吧,第一批就买数码相机,傻瓜机对吧,那个时候中国没有的时候还找朋友,他妈的,从从日本带日本八九十年代就有数码相起来,对吧,后来也没带了,反正后来就是中国出来复试的,还就是富士胶卷来复试的,他妈的第一批到中国来我就买了那个数码相机,走到哪里拍到哪里好玩啊,看到什么好奇楼房啊,什么古建筑啊,乱七八糟都拍,所以说当初还幸亏就带了一个相机,拍了拍了这个面子闪光灯骂就把它自动傻瓜机,那个房子比较黑,过去那个明星建筑光线不好,怕闪光灯益达,唉,回来一看我操,他是因约一个虎皮出来,我说,哎呀我操,捡到一个大国宝,哎哟,笑死了,赶紧立马掉头,就是回来以后没几天就到他家去了。


【版權聲明】
本文爲原創,遵循CC 4.0 BY-SA版權協議!轉載時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本聲明。
原文鏈接:https://wvlib.com/am.php?t=8hXskl1Aer5y
Tag:   古董   家具   黄花梨   
未登錄,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