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 2021-12-10 443 0 0 0 0

  我在这个收藏圈,也算是小咖人物啊,别人听说我收了一房子黄花梨一起跑来看,然后都说老许是瞎子绝对是瞎子他妈就是采木,他把他当黄花梨买回来了,肯定他妈的吃了大亏上了大但也不叫上,但就是吃了大亏了对吧,他能把这个烂才当黄花梨这掉脑子不是傻逼吗,哎呦我操,我说你们带着一边玩去吧啊,在在,在他妈的玩30年你还是屁眼,因为你这刁心瞎掉了你的眼眼力,他就是瞎子。

  ...

  我把这些家具弄回来,我家也没地方放,然后租个房子对着那边慢慢收拾吧,反正经常全国各地爱好默契的都跑来看,都说不是黄花梨,我说没关系啊,这个人哥的眼力对吧,你眼力到哪哪一步你就吃什么饭,我寻思你妈的全他妈屁眼,难怪这些东西被我捡到了对吧,它有的桌子下面还比别人,就是前面要去收家具的,他也搞不清什么木料,还用小刀小小桌子把这个木料给铲掉,一点铲掉干嘛,他鉴定,这个是什么木料啊,放到酒精里面泡看看酒精呈现什么颜色呢,书上都有啊,你百度就能百度出来用打火机烧看看是什么味道啊,哎哟,我他妈的站在门口就知道什么木料这个点儿东西,还要他妈的今年去看啊,有的人他妈的到我这边来看,还用他妈的显围巾哦,不是放大镜哦,你放大镜吗,你就30倍不得了了,有点还带了显微镜500倍加了木头,他没看我说看出什么啦,只摇头,这不是黄花呢,我说啊,慢慢玩去吧啊操,我他妈的指望你们能认出是黄花梨买我俩见了我操,一个都不认识,还他妈玩不起,哎呀我操。

  ...

  还有大咖的人物大咖级的中国大咖泰斗级的跑来他毕竟是大咖的人物,他怕讲话讲错讲漏嘴,左看右看左看右看没有任何表态,我一看完了,所以他妈的大咖都是屁眼,我操,她也没看太多了,吓死掉了,我他妈的不不只是收益,房子啊,自从我发现了那个窝点,他妈的呃,刚刚才通公路才通了公路,大概三个月,我撞到,我就下了个窝点,当然有人,现在我去了去,他怕别人都看不懂,就下了那个窝点,以后他妈的你我就是疯狂的呃,每周都放卡车下去哎呀,F敲门,大爷大骂,有没有老物件啊?有我们急着要卖啦,我们这边马上通公路都要都要他妈的拆,拆迁了,搞什么什么什么东西啊?新农村什么东西当然不是现在新农村,我说这样的比喻就是很多人就是过去这个老房子,就像你看我发的那个那个快手视频,那些老房子没人要呢,里面都是这些家具,还有各种各样的这个老物件,反正就是古玩吗?瓷器呀,字画也有,哦对了,我一讲自话,我他妈心疼啊。

  ...

  如果你要说我要碰到字画,那我更不容易打眼了,我他妈的我这个什么意思?那他的水平是非常高的对吧,我说自卖自夸对吧,我就是有这个水平才自卖自夸阿,到了一家进了那个堂屋啊,就是天堂,过去这种天堂,他那个画还挂在那个墙上哦,我一看我操,我说这个话,这个下面那个足啦,他,那个那个,那个字画不是下面有个小木头棍子吗都掉了,风化的那个纸都承受不了那个棍子的重量哗啦,一下子那个装裱的那一块儿那个棍子都掉了,但是那个字画页面还是完整的,我走进去,我弄手机头倒一倒,哎哟,我操,这风化了,你接不下来了,就是你从墙上把它拿下来,你是拿不下来了,你必须要有那种修复文物的那种专业的,那些装裱要把它给脱下来才行,你马上去用手去拿,它马上就粉化了,我一看,哎呀,我操,这个是他吗?一零带大家的字画就就就他妈的这样子,我操,那个一上牌都是他妈一两千万啊。

  ...

  哀悼,有的人家看到那个橱顶,上面就放了阿吉卷字画,中国画吗都是卷起来放省地方,他就扔在那个橱顶上,我说把那个上面那个话去拿下来看看,我没动啊,他拿下来放到桌上,我说打开,我知道,有的话是不太容易打开来的,一打开可能就全部嗯碎掉了,粉话,他妈的果真的,这家把这个话打开来打开来,一副说服,打开来,一副说服就啪啪啪,那个那个纸,就是整个就是千维就就就一些,没没认识了就是打不开,哎呀,我一看我操,这他妈的都是几千万的话,其实他妈的扔到橱顶上也没保养像过去嘛,它有一个话和对吧,我有一个黄花梨的画和过去嘛,就把它放到这个话和里面装起来,本身黄花梨就是防虫的,他明白了,所以说黄花梨的家具,你到任何人家他家,也只要有黄花梨家具,她家里面是没有展览的,他没有蚊子,没有虫,他一个就是黄花梨,本身就是抗虫的,呃抗蟑螂的,然后他底下批都会用,上次讲过的,他刷了一层朱砂,朱砂本身也是一个养生的这种中药中药材。

  ...

  我经历的我到了,嗯,就是全国各地,因为我就发现了这个规律了,发现这个规律,这些家具他会在哪里?那肯定就是在古代非常富富饶的地方,我就发现这个规矩,然后内那几年我就是工程就没做了,没做了,就是到处跑,到处收家去,嗯,在南京吗?都是联系好一个,我有一个固定的呃,卡车司机,对吧,我只要到了这边看看哦,这家收购一张椅子,那家收购两把椅子那家在搞一点什么东西?然后差不多能搞了一卡车了,就打电话回来,就叫这个人放车过去,把他拉回来,我他妈的跑了,可能有上千家几千家去收东西,那几年我就是工程根本就没做,也不着家,就是根本就不在,没回来就跑回来就跑掉了,你家儿子嘛,反正是在上小学,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那个鬼地方他妈的好多地方,就是那个时候是是还没有国道就是省道或者什么香道之类的,然后刚刚才开始通那种所谓的高速公路,他今天还是没有高速公路啊,等于就是比国道标准稍微高一点,刚刚通的时候我就冲进去了。

  ...

  那么到的有的人家嘛看到有的东西吗?比如你看我上次讲的,我一看到一个榻罗汉榻,我一看我操这个屌黄花梨的罗汉,他妈这家古代嘛肯定是个大户人家,哎,对吧,然后我说,唉,打是是个老太太,她还在他妈的插秧那天子,然后呃他,他是在家里面做主的是小孩子,我们是我,去的时候是儿子在家,儿子媳妇在家啊,然后说要他妈做主,因为这个是祖上传下来的,呃,或者是他妈什么出价是这个东西嘛,就给他带过来的,这个我就高兴了,所以找他妈去,他妈在田里面去插秧,你妈儿子,媳妇在家里面嗑瓜子看电视,等到很长时间他妈回来了,这个是个老太太吗?一都忘掉了,我就问,哎,就光一个这个罗汉他,我说还跟我说,应该至少还有八样东西呀,他才能够陈涛。

  ...

  我操,老太太听不懂普通话呢,我讲什么听不懂,那只能是儿子翻译给他,然后他跟儿子讲,我也听不懂他讲的话,儿子在翻译给我听说恶,以前家里面是很多,但是呢,就是那个时候搞什么什么集体工作啊,或者什么东西啊?说他们家里面就是,还有就是素啊,外面的树啊财务啊都已经没收,辣烧饭的都没有了,家里面就是批这些家具,偷偷要做饭,不做饭就他妈饿死了,当年我一天,哎呦,蛮悲惨的,他妈的不是那个时候就是可能大饥荒的时候,实际上,很多地方它它就是把农民的那个农具一起没收走,然后把家里面踩我给拿走,就是不给你做饭,又要人民公社对吧,就是那个时候,他说就是人民公社,那个时候家里面他妈的没有才华,被拉走了,妈的,捎点东西给孩子吃霉霉才批家具啊,在家里面偷偷疲加剧,稍稍扔到大锅里面呢,煮东西给孩子吃,煮什么我就记不清了啊,哎哟,你说这些东西你看看他妈的,刘乐国,国内他早晚是糟蹋掉,还不如留到国外去。

  ...

  你看我这这些家具,他妈的鸡房子家具,如果我死掉了,这个家具就删掉了对吧,嗯,别人他也看不懂,想那个保养出来的人家都能看懂哦,金光灿灿的黄花梨,他为什么要黄花梨呢?他就是底子金黄色的,你猛一看他是红颜色的,但是你有一个强烈的灯光打在上面,我这个家里面不是色的吗?打在上面他底子就是冒金光,就是黄花梨的,但是你看我那个没保养出来的这些,呃,小牌子就是那个小桌子,还有这个这个大案子放电视机的这个大案子没保养出来,他也不会成一些经过,谁能看得懂啊?我要死掉了,这些国宝全部都删掉了,所以说呢,这些东西呢,还是要留在国外,在中国,他妈的专家就是屁眼,不懂装懂才叫做专家。

  ...

  妈的呢,几年跑下去整个就是倾家荡产,我一看这个东西我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要等到去发才对吧,我一看这个东西他妈的我也不弄,万一给哪个他妈的眼力好的人,他妈的,他他又想他妈当年五家人,那个时候走私出去他妈的呢,讲电池走私出去吗,5万多件黄花梨五家人搞出去2万多件用床,晕啊,我操卡上他妈的根本就就走不了他们就是走私80年代的时候是走私90年代初,我一看他妈的,我要再不搞的话又是被他妈的弄到国外先把它收下来再说吧,对吧,等他妈的死了他妈的没阿,弄不出去捐不掉了,就他妈的一把火烧掉了,跟那个老太一样的劈柴,他妈的走稀饭,黄花梨稀饭哎。

  ...

  真的搞了两年多将近三年就是三年,我就是一分钱的收入没有天天在也不知道天天在花钱,基本上是每个星期都在花钱,一出去就是多少多少钱,对吧,这个嘛,我就不讲了,讲也没多大意思,就是三年将近三年样子我就没做任何事情,就是专门收东西,哎哟那真是开眼了,什么样的宝贝几乎都是见到了,你说那个瓷器,本来我就收到很多刺激,我有时候还有一些田黄,现在田黄多少钱,现在田黄可能是在5万块钱一克呃,我操,别人加他等填完,虽然他没要这么高的价格,但是我就承受不起我吗心里话,我就是凭我肚子里面的货去捡漏去跑了,人家一看黄花梨紫檀全是白花花脏兮兮,你看我楼上那个紫檀,大连市的时候也跟这个小小桌子一样的,就这个小方桌子一样,白花花脏兮兮,我一看我操才木就给他先来个价格来一个阿抱一个名词,才木才木嘛,一般人都知道,对吧,你不值钱,多了,他妈能堆成山,我只要我主要是搞这些东西像有的字画嘛,我看看确实也收不了了,收回来的话也是累赘,他吗,你要去重新装裱你,你揭开来接不开来也是一个另外一个问题,所以后来我就不看字画,反正很多东西太多了,我都没收,一个是没有这个实力,尼玛太可惜。

  ...

  有的也忽悠不过去,他知道有的特别沉,像那个纸团就忽悠不了,他说这个嘛,至少是红木吧,他不是红木,他能这么重吗?嗯,对吧,我操去了似的,你说才木马呢,轻飘飘的,尼玛,你农村家里面这些椅子,你包括现在卖的新的这些椅子,跟你讲这个什么料那个什么料,实际上他妈的狗屁什么,烂掉,对吧,然后有的现在是用一些非资料,他也国国标里面不能算红木,但是他非常重,嘿嘿,就是非洲的一些木料,我们中国的那些才木马,就什么举目落榆木啦啊,还有薄暮啦等等,这个多了对吧,你说那个意愿从这个啊,当当地不是说全部都是黄花梨啊,不是这种概念,到有的人家,他就是他做的功都是一样的,因为他当时就流行这个款,是养都一样,比如说那个圈与圈,与他啊,也有鱼目地啊,也有巨幕的,对吧,那他都是白花花的老家具,他都是他妈的白花花脏兮兮,所以说,你要从这个各种木料上百种目标里面一眼识别,我哪有时间他妈一件一件去看,就是扫一秒,我就感觉哪一个是黄花梨,然后就把它给弄出来,有的家里面它就有采木和黄花梨,黄花梨的人不多哦,这个都是我到了大概将近就2000加1000多家才收回来的东西,那彩幕你要说他妈那就太多了,那现在输的人就把这个采木当宝贝。

  ...

  苏州那些大老板做房地产的,现在就是收藏才木家具,我都笑我吗笑死了,那个屌东西你们收徒的,尼玛,你在民间那个才木家具就是个圈,一三百块钱一把,哼,他们现在拿它当宝贝,当然现在不止这个价格,当年我去的时候才木家具材木椅子,顶多他妈的给个300块钱要要个什么贵一点八百还还到310张,你就可以拉走了对吧,那像这个黄花梨呃她就中,不管怎么样,白花花的他很多人加他就知道这个东西,它就是个好木了,他因为中啊,他跟他旁边的椅子比他重,他就知道是好东西,所以说要嫁就就就就比较贵。

  ...

  不聊了还要继续搞家具,我现在天天他妈的一天干15个小时了,搞家具没有15个小时也也也12个小时,每天晚上干到12点钟的样子,然后才看一看刷刷微博也就困了,睡觉了呃,所以说呢,我要以后老了嗯,现在时尚也老了,游历大伯,如果要去写一个就是场地皮就是收脑古董的这个回忆录,哎呦,这个里面故事多啦,哈哈。

  嗯,当年的上海的一个朋友跑南京来,他相信我毕竟在网络上面,还属于他吗?一个小名人对吧,我就跟他讲这个是黄花梨的,呃,他说我不管,我是相信女人说的事就是圆圆原始状态,没动哦,没动,他一看他也不太懂,他刚刚才进进这个门,其实它属于他妈的刚刚进这个古玩圈子,要要开始学习,他说他就喜欢这些木,其他以前家里面有些老家具,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就丢掉了,所以说他现在有钱了,他在上海,他妈的呃,做生意还可以,说是想就弄一点默契,黄花梨紫檀,但是他从来没见过什么是黄瓜里什么是祠堂,然后嘛就相信我了对吧,毕竟吗?在网络里面不是大咖也是小咖,而且各种人品对吧,可呗,我说,那我就让给你一套便宜让给你噢,10万块钱人家他妈一句话都没讲,就就就打给我10万块钱扛到一辈子,现在吗?我就叫她怎么保养,就按照我的经验,怎么去保养那?现在他妈的他这个椅子,因为他天天没事就动啊去弄啊,对吧,我哪有空啊?我太多了对吧,你说十件家具我每天一个搞十分钟呢,他妈的你看看要花多长时间,所以说他,他回家他就天天搞了个家,天天就搞。

  他说现在就跟他妈的金子一样的,每个家具就说他就是捡漏呢,今天他妈的就是玩家之间转让这一对子啊,没有80万,你根本就不要去什么收藏了。

  ...

  15年04年吧,好像是一四年到江苏那边去搬砖了,把那个池塘拉过去了,实际上我不想卖,那我就他妈唯一建这个他妈的郑郑家之宝对吧,他们他们问这个,这个池塘,这个方案怎么办?我就奖一千万,有的人都出了600万了,我说不卖一分钱,不让他要出一千万,那没办法,那肯定还是把它卖掉了对吧,所以说,实际上我是不想卖才报了一个天价,但是他就只给他妈的这个钱,如果你要去到拍卖公司去去拍卖,那更不止这个了对吧,你看前前两天宝地拍一对黄花梨椅子,拍了2000多万了,当然它那个里面在洗钱的成分对吧,我们就是玩家和玩家之间转账对吧,我那个花它就值一千万,然后那个黄花梨椅子一对,现在是最少是80万,就是玩家的价格。

  ...

  现在吗?有的人就后悔了对吧,等他妈看懂了,这个价格也涨上去了,当然那个屌白花花脏兮兮,都说我是虾子,现在他们也明白了,他妈的老家具他就是白花花脏兮兮,但是你从他妈的上百种这个木料里面,你能分辨出是黄花梨,那确实要一番功夫对吧,我也不叫他们,我他妈的就教会徒弟他妈饿死师傅,对吧,今天他们就想收藏,有时候到南京来玩,想收藏看看我的价值,他说,只能是比玩家之间的价格稍微再优惠一点,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实力玩,当年10万块钱你不拿,今天他妈的最低是80万对吧,如果她妈的关系不太好,不是非常熟悉的,以前没做在一起,网友之间是喝过酒的吗?要就是一百二一百二十万有的,他妈的北京人早几年在我这边拿三十万一一对30万以内拿到北京去,他妈的100多万就把它卖掉了。

  ...

  成都一个朋友当年也跑过来,想买为对大厨大柜子,我给他报个最低价,280万,他出假来没,没吃不动,嗯,然后后来是呃,自己开了一个博物馆,跟当地旅游局和搞的属于在旅游景点,国家有补贴吗?他讲,每年国家补贴了大概500万的经费,现在想受我内对大柜子,我说280万的肯定是收不到了,你自己看你给多少钱他就笑了,她一看,是市场价还是受不起,我要下手趁早下手,哎,我说无所谓,东西在我手上,钱在你口袋里面对吧,咱们没钱,我可以去打工,还能去挣,但是这个东西他妈的哪天卖给谁了,你想找回来就找不到了。

  ...

  有意思吧,我操,呵呵呢吗,那个叫江湖试试好吗,当年我的我,我现在他们在在跑南京来,我说呢,当年你们都说这个不是黄花梨对吧,你看看今天他妈给我保养出来的几样东西,他妈金黄的金子,哎哟,一个他妈的后悔死了,对吧我你不是我他妈亲兄弟我凭什么要优惠给你啊,对吧,他妈顶多比别人优惠吧,因为我量大对吧,压的钱在那里是不是啊,当年他妈的三年没没没挣一分钱,每周都在花钱,那就正儿八经是倾家荡产,但是我老婆不反对的我老婆根本不管因为我花自己的钱对吧,然后他妈的我是每个星期六跑过去呢,赢了大运河吗,对吧呢,开车我开我家驾驶员开车我就睡觉呗,对吧,跑过去然后,哎呀我去找,所以说他妈的那个时候他妈的公司打管不管交给徒弟了啊,偶尔的跑到呃,公司里面设计挨冻咯,他妈的两个小时,呃,那个创作我就跑掉了去搞家具去了,哎,反正也就是搞其他乱七八糟,什么东西,但是我也我也不挣钱,他妈的那个在公司也没反正就抓一点股份吗,那他妈你没有亲自参与他妈的能拿几个吊钱,所以说当年基本上就是倾家荡产设置这些东西,慧眼识宝啊慧眼识之外,这就是缘分。

  ...

  你买,一般人哪能下得了下得了这个这个决心啊,对吧,或者是他妈的,老婆早就跟你离婚了对吧,你搞这么多东西,他妈的当时也不是呃,说有有地方发,当时一下子突然他妈的一卡车一卡车往哪命运,只有只有找仓库啊,堆起来我老婆也去看,然后我,后来我我也不工作了,就他妈的修家具啊,搞家具啊,我老婆经常去一看那么多,他也不讲话,连他妈连眉毛都没走一下,哎,我老婆就是这点好,我干什么事他从来不没有第二句话挺好的吧,所以说,他妈的,你看看我们俩是打不上的打不跑的。

  ...

  导演的也有,你不能说他妈的叫眼力,100%导演当然不是叫做说买了假古董就是材质,没有看清楚呢,黄花梨它有很多种,不是你,包括简简单单,简简单单的,海南产地的黄花梨,它就有十几种,因为它每个山头它长出来的树,它花纹啊,他就这种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说感觉你不能说,他妈的我去把它做成切片,然后上次他妈的那个高倍显微镜,你到那种地方收家具哪能哪能他妈这样子做对吧,所以说,呃,民间呢,家具里面呢,它有黄花梨,那有个十几种,哪一种是最值钱?哪种不值钱?他他都分分成,嗯,那个分层次的,然后还有花梨木,花梨木呢,东南亚每个国家都差,它也分他妈各种各样的价格,然后还有草花梨,也是他妈的几十种,所以说在这个我们不谈什么彩墨,当然我说没有,每一个采木回来叫做打眼,就是在草花梨花梨木和黄花梨这个几十种里面,我打野就是买了他妈的最次的,因为他太接近了,本身还有上面表表层一层脏一层马白糊糊,什么乱七八糟你说不打眼,是不太可能的。

  ...

  总体来说,呃,打眼的东西不太多,反正当年收来的,今天我就照本卖,我也能把它卖掉对吧,所以说呢,比如说像草花梨对吧,现在市场价也没怎么涨,也不大,之前是当年瘦的时候,他骂他草花梨和黄花梨,他是非常接近的,接近的程度是99%啊,花梨木,他跟这个黄花梨,他也是接近99%,就是各种,因为它在一个纬度盖里面长出来的木料长出来的这个树种,它或者叫做变易吧,言是一个母一个妈妈,然后呢,漂了很多种子,然后到哪个土地上妈妈都变异了,他实际上是叫做一个数,我们知道的,你说玫瑰花它有很多种颜色,他都叫玫瑰花,那有的玫瑰花非常贵,有的就是他妈的那个马路边那个那个,那个花店不值钱对吧,所以说这个东西呢,就是知识储备,不光是知识储备,这个就是时尚眼力呢吗?我当年呢,搜来家再跟他们讲,这些都是黄花梨,只要我就是我,回来以后重新再鉴定一遍吧,有时间了,拿了那个嘛的放大镜,我当年出去了哈,哪还带着放大镜啊,黎涛,放大镜那个,人家价格要的就高了,狗玩就是这个,很好玩的。

  ...

  古玩搜东西你千万不能用放大镜去看,你用放大镜看别人家就认为这个就是宝贝了,所以说我就是占了多远两米,这个什么木料啊不知道哦,那你这个就是采木啊,然后有的人你说现在也不是全是袋子,他说这个不不是才吗才不轻啊,我们这个吗中啊,那是至少他是红木吧,我说什么红木啊,我说他这个就是杂木啊,重一点呗,反正就是他妈的为砍价做准备对吧,但是你不能套放大镜,所以说我也不带放大镜,一套放大镜人家一看哦,尼玛你也吃不准把,这个就是当宝贝,坐看右看,好他妈的涨价了。

  ...

  呃,有一个小城市也应该就是有完整的呢,我原来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是给古玩贩子介绍了,说是说是老板,他以前在南京摆地摊呢,还明白了,我说淘宝淘宝,淘宝,然后他地摊上面放了一些那个照片,家居的照片,我一看没得那个气质对吧,这美女的气质,这个他妈像黄花梨的,她彩墨吗?他毕竟就是呃,加工不到那么清晰,因为沉默,他木了车,我一看这个照片,我说这些家具在哪里啊?他说,就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面啊,你有空去看看我多好,我去看看,所以说就是古玩贩子,到我介绍了一个小县城,我把那个地方家具全部参观了,他还问我的,徐老板,你买这么多,这个什么目的啊,我说我也不知道,我说我妈准备开个会所就要买老家具,反正我看他呢,我都买这个,哪能告诉他密码是黄花梨呀,他,反正他还得白花花的,你跟他讲话的,他也不会相信就去了。

  ...

  为什么那些资深的玩家都看不懂,这个就是原装的这种老家具呢,包括那个什么态度对吧,这些吊人嗯,装逼犯,他为什么看不懂我这个原装的老家具啊,因为他们博物馆看多了,他们不知道博物馆弄过去的家具,他全部上沙棘磨光机打磨,他明白了,他反正无所谓,他不卖,他把它打磨成心的,然后再烫一层蜡,他就金光灿灿的他们,所以说那些掉博物馆给打磨成新家具,他们看多了,认为那个是光滑的,我这个他妈的他也不知道什么木料看不懂,他明白了,我妈是妈的搞古玩,不是要搞古玩,就是钻研比他们恶,用心啊,对吧,我知道他妈老老东西,它是原装的,别人从来没有去动过手脚的,他应该什么样我把它搞成精光的,也没有去动砂纸打磨,也没有去趟,那也没有烫,刷什么任何落什么东西就是保养,把这个生的皮壳就是古玩古玩行的化生皮壳保养成熟皮壳他的通体精光了,打磨完以后我就卖都卖不掉了,人家就说你这个他妈的心法。

  ...

  呃声皮壳实际上就是绅宝将把它盘骂啊,那个人家盘那个核桃呱呱呱呱在手上盘吗,盘熟了以后他就喷漆塑料,他也没去打磨,也没去他那对吧,就是盘升皮壳盘城熟皮壳,大家就看得懂,嗯,包括青铜器一样,青龙叫做生坑和熟坑生坑的青铜器也是不能看的,你一看就感觉就是做做就做假的,等你盘成熟的大家都能基本上就是眼力好的人基本上都能看懂它,就是承认老包浆那种状态,那是做做假做不了了,所以说那个什么大咖路资深玩家了,怕我这边来一看他们脑子里面印象就是博物馆,那个家具,哪个才是黄花梨,通体精华,你这个他妈的什么黄花梨他妈你是他妈瞎子,老曲虾子哎哟,我咋笑死老子了。

  ...

  还是管不住嘴......https://v.kuaishou.com/ey4ORi,司马南曝料2014-2018联想在中国的30%的销售额已经达到联想税前收的80%,税后是欧洲的9倍美洲的17倍,这一部分来自ZF采购。联想在外国卖的很便宜在中国卖的很贵,是不是因为CG。

  采购有回扣

  博物馆天价采购多去了

  南宋官窑博物馆从民间采购一把假壶1500万

  故宫假货更多


【版權聲明】
本文爲原創,遵循CC 4.0 BY-SA版權協議!轉載時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本聲明。
原文鏈接:https://wvlib.com/am.php?t=vCofJ4FNj8YC
Tag: 古董 家具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古董文玩]   ·    前一個  ·   下一個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古董文玩]   ·   返回頂部  

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