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 2021-12-14 1095 0 0 0 0

炀帝无道乱朝纲,弑父夺权理不当。鸩兄图嫂伦理丧,信奸近佞远忠良。朝出奸党化及与杨素,他二人专行杀伐黎民遭殃。许多的老忠良都辞了王的驾。俱都是退归了林下,在蔽地中去隐藏。隋炀帝唯恐压不住黎民怨,这才宣得来这辅业的老先生他的名字叫伍建章。

他命忠良颁草诏,老先生在金殿龙楼怒骂昏王。无道昏君将他绑,云阳市口被刀伤。老忠良一死还在情理上,最可叹满门家眷丧无常。逃走伍保一家将,在南阳送信苦奔忙。宇文化及上金殿,口尊陛下细听端详。伍建章一死非同小可,有一件惊天的大事臣不敢瞒藏。伍建章他有个虎郎儿名叫伍云召,老王爷亲口封他拥镇在南阳。这个人满腹经纶胸藏学问,论武艺真是能征惯战,令人都难当。他上阵全凭那白龙战马,还有那鬼惨神愁,一杆×××。

伍云召在南阳若知道他的爹娘死,他必然是发兵遣将杀奔朝堂。那时节将至壕边兵临城下,少不得损兵折将耗费钱粮。趁此不除终须是后患,臣奏的是倒不如趁此机会萌牙未出土,何不给他一个一扫而光。

昏王准了奸臣本,金殿传旨选忠良。顷刻派韩擒虎挂了元帅印,麻叔谋正印先锋将勇兵又强。宇文成都押运粮草,真是浩浩荡荡旌旗招展就蔽塞住日光。且不言长安城内发来了兵将。待我转回来再表表伍云召是镇守在南阳。

自从云召在南阳镇守,化外边帮是谁敢犯边疆。这一日在帅府之中闲闷倦,行围采猎奔太行。在那太行山,结交个朋友名叫熊阔海,这个人他是一人能把二虎来降。当初他父做过总管,因谗臣当道告老还乡。家门不幸失了大火,父母双双在火内而亡。无奈何美英雄他落草为了寇,杀赃官除恶霸,翦恶安良,并不劫那些一路上什么客旅与经商。

云召爱此人是英雄好汉,冲北叩头结拜了一炉香。云召说,贤弟在此将我等,等兄长带兵回转南阳。急写折本奏明圣上,我保举你为官在朝堂。在那太行山按下好汉名叫熊阔海,伍云召带领了众儿郎他们回转了南阳。咕咚咚城按连响三声炮,文武官摆队相迎列两旁。帅府庭前下了马,有从人接过来爷的这匹马丝缰。迈动虎步朝里走,贾氏夫人他们迎接就在二堂。更衣毕,吃茶落坐,才提起了行围采猎到了太行。在那太行山结交一个朋友熊阔海,说这个人,他称得起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贾氏闻听心欢畅,来呀,吩咐声从人摆酒浆。酒饭已毕残席撤,元帅劳乏要安康。伍云召怀抱着伍登儿,他们父子床上躺,真乃是人得喜事乐非常。一更一点在床上躺哪,鼓打二更梦黄梁。我梦中来至在大堂以上,见一人黑咕咙咚走上堂。未曾开言泪如雨降,云召吾儿听端详。休当是妖魔曾来往,我本是你的父叫伍建章。遭不幸老王爷龙归海葬,嗣子杨广乱朝纲。他命为父草诏颁降,我也曾在金殿龙楼怒气冲冲骂昏王。昏王一怒才将我绑,在云阳市口被刀伤。为父我一死还在情理上,最可叹连累了满家眷三百一口,一刀一个丧无常。逃走伍保一家将,在南阳送信苦奔忙。韩擒虎带领着兵和将,麻叔谋正印先锋将勇兵强。押运粮草天保无敌将,吾儿若一死绝了我后代香。云召在梦中将要答话,见一个年迈的妈妈走上堂。连叫三声伍云召,我是冤家养身娘,快给娘把仇报,也不枉为娘养儿你一场。两廊下跪倒许多无头鬼,齐说是×××二字乱嚷嚷。伍云召哎呀一声吓死我,醒来时黑的冷呵呵万籁无声一片惊慌,听了听在谯楼上鼓打了三梆。伍云召在南阳得了一个凶恶的梦,到了后来宇文成都来到了此,也少不得排下了战场。

作者IT昆仑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blog.51cto.com/qinyezhai/134266
Tag: 京韵大鼓 南阳关 唱词文本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曲艺]   ·    前一個  ·   下一個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曲艺]   ·   返回頂部  

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