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 2021-12-14 5918 0 0 0 0
西河大鼓,杨家将灵堂,唱词文本,《西河大鼓——杨家将(灵堂)》(唱词文本)

此段《西河大鼓——杨家将(灵堂)》的唱词文本根据艳桂荣先生的音配像资料整理完成,并修正了几处音配像中的错字,同时在后注里对网络上流传的相关文本中的一些出入进行了修正!

 

文本唱词如下: 

渔阳鼙鼓动喧天

易水潇潇星斗寒

西夏王文宋朝犯

英雄奋起意志坚

杨宗保在边关身中暗箭

焦孟回朝把信传

仁宗得信龙心乱

挑选元帅去扫边关

王辉御班臣起奏

屈身跪倒金阶前

尊我主我朝与番邦连年的征战

兵微将寡难支援

纵然是再战也未必取胜

难挡贼兵攻破了边关

倘若是支架敌兵汴梁有了危险 

难保我朝的锦绣江山

要依着为臣我的拙见

咱们暂时求和以保万全

这求和的二字刚讲出了口

在旁边气恼了寇准这位双天官

 

俯首金阶臣起奏

万岁三思而后言

苟且偷安乃误国之道

我主应该行使主权

仁宗点头说依卿之见

寇准说咱们速速发兵保边关

王辉说杨元帅一旦殉国军心涣散

如今敌人是锐兵狂言

倘若是难御力敌一败再败

大局已失追悔难

寇大人谋国之道我称赞

只恐怕纸上谈兵是枉然

寇准说你不用给他们夸海口

我们不允许王文犯边关

偏邦外国不犯境

我们各不相扰保安全

他要是胆敢把我们犯

我们扫灭了狼烟不费难

仁宗说二卿休要来争论

暂替孤王把旨传

看一看可有何人挂元帅

咱们再定干戈保中原

寇准领旨站立金阶传圣命

我叫了一声文武百官

今有西夏王文犯境

杨元帅中暗箭身亡在飞龙山

三关告急圣上传旨

哪一家挂印出征到军前以保边关

连喊了数声也没人答话

天官寇准皱眉间

每日里封赏把爵进

你们争先恐后的上金銮

今日三关风云紧

你们装哑做聋为哪般

一时之间难复命

不知道何人去争先

我低下头来暗思索

 

到如今只好杨府去把兵般

想至此俯首金阶说臣起奏

无人挂帅到军前

我主休得心慌乱

臣保一家到阵前天兵大举破贼盘

就是那英勇善战的杨门女将

有王辉上前忙阻拦

杨家将老少不齐一门孤寡

怎能够来把此任承担

寇准说虽然是孤寡

佘太君老谋深算

浑天侯穆桂英也不让这当年

求和也罢出征也罢

咱们应该到在了杨府走上一番

杨家世代忠良将

八房只存宗保一条香烟

如今他为国捐躯军阵上

我们祭奠祭奠也理所当然

把求和和发兵讲上一讲

也免得做忠良的把心寒

王辉点头说 嗯有理有理

仁宗应允把旨传

说二卿随孤陪祭奠

咱摆驾天波府快快的起銮

 

在外边

有执扇掌扇那叫龙凤扇

两面铜锣在头前

在当中跑开了八匹对子的马

马上的将官好威严

全都是大尾巴扎巾头上戴

黄呢子的马褂儿它绣着龙团

马褂儿全都是串绸的里儿

风磨铜的扣子系在他的胸前

绿皮子的腰刀就在左肋挎

搬头缎儿靴脚巴丫儿穿

缎儿靴全是五分底儿

前后俱用那绿云子儿圈

对对板子本是对对棍

对对提锁对对鞭

上打一把九曲歪脖儿的黄罗伞

有龙凤车辇在下边

五凤朝阳镶金顶

杏黄缎子外边儿蒙严

珍珠嵌板儿黄绒套儿

有五匹黄马拉前拴

仁宗就在里边坐

在头上戴着冲天冠

身上的龙衣绣着环蟒

珍珠玉带系腰间

来在了天波府门外

抬头瞧那见外边

悬灯结彩喜气冲天

摆设寿堂分放杯盏

有红烛高烧在寿堂里边

原来是

杨宗保五十寿辰举家庆贺

有家院和丫鬟里里外外忙个不闲

那位穆桂英瞩目边关心向往

她满面春风贺夫男

佘太君为孙儿庆生辰

我满心舒畅

四代同堂我多么喜欢

似这等花团锦簇我杨门少见

只可惜宗保出征远在边关

这时候笙管笛箫喜乐奏

精神爽朗慰高年

杨洪在寿堂中一声的报

万岁的銮驾到门前

太君吩咐忙接驾

有丫鬟上前才把太君搀

在府门前把仁宗参见

众星捧月到寿堂里边

太君说不知道我主有何差遣

仁宗见此就为了难

太君一见忙抱腕

臣启万岁尽管谈

仁宗说西夏的王文造了反

杨元帅他为国捐躯在军阵前

老太君听此言

猝然惊坐我的手发颤

听一言如雷震魂惊目眩

命八姐取大杯把酒斟满

老太君高举着酒杯走至厅前

今逢你五十寿辰竟然不在

愿孙儿饮此杯神游九天

似这等国仇家恨终当报

我不灭敌寇怎能够解心酸

 

尊圣上不知道何人领兵

他们哪个挂帅

不知道何日到军前扫灭狼烟

没等着仁宗来答话

在那旁边走过来了寇天官

尊太君万岁此来

一非是调兵二非是派将

只因为

杨元帅为国捐躯军阵前

贼势浩大朝野震动

无人挂帅到军前

前去求和暂让一步

(咱们)等到来年在争先

这本是王大人他的高见

万岁同意也要派命官

老太君听此言只气得我的手发颤

王大人

你不能断送了这大宋的江山

尊圣上图苟安全无有远见

选良将破贼兵又有何难

仁宗说太君休把孤王怨

仓促应变要从权

求和西夏非是本愿

怎奈是选将求帅难难难

太君说还未出兵怎么先丧胆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只要是朝中一声唤

有我们杨家一力承担

王辉带笑把太君叫

我的老太太您百岁高年

怎能够去征番

纵然是挂得元帅印

缺少个能征惯战的先行官

太君说杨家的先行官天下少见

穆桂英旁边答了言

我抖抖精神勇似当年

 

注:

音配像中有几处配字错误:如“番邦外国不犯境”中“番”应为“偏”、“把求和或发兵讲上一讲”中“或”应为“和”、“ 尊圣上图个安全无有远见”中“个”应为“苟”,而在“难保我朝的锦秀江山”中的“秀”也应该为“绣”。至于“俯首金阶臣起奏”这句究竟是“俯首”还是“伏上”,不好确定。

后注:

网络上也有一些相关文本流传,但或多或少有一些少入,现摘录修订如下,“倘若是难御力敌一败再败”中“难御力敌”应为“ 难以御敌”、“ 一时之间难顾命”中“顾”应为“复”、“ 有五匹黄马拉纤拴”中的“纤”应为“前”、“ 杨宗保五十寿辰居家庆贺”中的“居”应为“举”、 “臣起万岁尽管谈”中的“起”应为“启”、“ 万岁评意也要派命官”中“评”应为“同”、“缺少个能征惯战的先行关”中的“关”应为“官”等等。

而还有几种不敢确定,像“倘若是支架敌兵汴梁有了危险”也有记做“倘若是直下西京汴梁有了危险”、“到如今只好杨府去把兵般”也有记做“到如今也只好杨府去把兵般”、“ 有丫鬟上前才把太君搀”也有记做“有丫鬟上前把太君搀”、“仁宗见此就为了难”也有记做“仁宗天子就为了难”,不知道是误录还是别的流派版本(毕竟西河大鼓流派纷呈)!


作者:IT昆仑


Tag: 西河大鼓 杨家将灵堂 唱词文本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曲艺]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