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
阿开 2023-08-28 150 0 0 0 0
死亡教育,我们每个众生都是「系属于魔」,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因缘,我们怎么看待「死殁无常」这种过患呢?宗喀巴大师教我们作以下的观察:

「死殁无常」:我们每个众生都是「系属于魔」,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因缘,我们怎么看待「死殁无常」这种过患呢?宗喀巴大师教我们作以下的观察:

一、「死亡必来」:

阎罗王和狱卒必定会来。不论是谁,处在何时、何地、何种阶位,死亡必来谁也无法避免。

我们可以观察从有佛法到现在,佛陀入灭了,还有佛陀的诸大弟子、圣弟子:弥勒菩萨、世亲菩萨、无着菩萨、龙树菩萨,乃至中国的各大祖师:(智者大师、蕅益大师、虚云老和尚、广钦老和尚),我们看到这些大威德的菩萨、大祖师乃至佛陀都次第的入灭了,他们每一个人尚且都要面临死亡,何况我们业障凡夫,怎么可能不死呢?

不论谁都会死,同时不论你是什么阶位,是个大老板或大住持;不论什么时间,可能是白天也可能是晚上;可能是年轻人也可能是老人;不论什么处所,可能在教室、佛堂、家里、公司或者是任何一个地方,死亡都有可能到来。

举个《法句譬喻经.无常品》中的实例来说明:

在佛陀住世的当时,某一个国家有四位外道的梵志,本身修为很了得,他们都有神通知道再过七天后就要死亡,他们怎么样去避免死亡呢?

于是这四个兄弟,就聚在一起商量逃避死亡的方法。

老大说:我躲到菜市场里,菜市场人那么多,黑白无常来找我时,我躲到人群里面他不会找到我。

老二说:我躲到大海的深处,大海那么深、那么广,让无常大鬼找不到!

老三说:我躲到须弥山里,此座山那么的高大,我躲在须弥山里肯定没问题的。

老四说:我躲在虚空中,虚空那样的广大,无常大鬼怎么会找得到我呢?

他们四位商量完后,就各自去找藏身之处了。

七天之后,就有人报告国王说:在菜市场里面,发现老大的梵志死掉了。

国王想:果然他们也不能逃避死亡的威胁。之后国王又去调查,结果躲在须弥山、躲在大海、躲在虚空里面的三个梵志也都死了。

佛陀在《法句譬喻经》中告诉我们:不要打妄想,我们每个人都一定要死,没有一个人是不死的;所以不论是谁都必须要死,不论在何时何地死亡都会发生,这是我们观察死亡的第一步。

其次,观察我们的寿命不断地在减少。佛陀在经典举种种的譬喻:

生命就像瀑流一样,瀑布的水从悬崖上冲下来,直奔大海,我们的寿命不也是这样子吗?我们从小到大、现在听经,乃至未来的生活,我们的生命也是一样直奔死亡,直到生命结束为止,一刻皆不停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流转何期快速啊!我们的生命不断的在减少,终极要面对死亡,以上是说明死亡绝定到来。


二、「死无定期」:死亡不仅会来,同时死亡的时间是不决定,随时都会发生。那么死无定期当中呢?我们也可以透过二方面的观察:

第一、「作生命界的观察」,相信大家都有这种经验,从我们过去的好朋友或者亲戚,在他最年轻最壮盛的时期,突然有人告诉我们他昨天死了,他如此的年轻力壮,我们很难将他跟死亡作联想,但是他还是死了,透过实际经验的观察,我们就知道死无定期。

第二、「作现象界的观察」,就是死亡原因的观察。死亡的原因真的是非常的多,我们大致分为两大类:

第一个、「无情的因缘」,外在无情的因缘会促使我们短命,以下说明:

(甲)、「地震」,像前两年的大地震,大家真的是感同身受,二、三十秒之间就带走了几千个人的生命。我们台湾还算好,像印度的萨尔瓦多大地震,几十万的生命就这样丧失。

(乙),「水灾」,像台湾的夏天常常有台风,台风一来往往会夹带大量雨水,有大雨就会有山洪暴发和土石流,往往在台风中就会有人丧失性命。

(丙),「火灾」,有时我们根本不知道火灾是怎么发生的,有可能是人为纵火,或者是不可预防的天灾,使令某个地方发生火灾。火灾一发生往往也是造成很多伤亡,这都是在没有警觉的情况下,完全都没有征兆就丧失了性命。

(丁),「风灾」,像台风或是国外的龙卷风。这种风灾一发动,也会有很多人在没有预警之下突然结束生命,这些都是属于死缘中无情的因缘。

第二个、「有情的因缘」,有情的造作使得我们猝死的因缘,以下说明:

(甲)、「人为的因素」,可能碰到了冤家。报纸上常常刊登某某人走在路上,旁边就有人向他开枪,他就死了,也没有任何的征兆;或者是车祸,走在路上不小心被车撞死;或者是其它的人为因素使得这个人突然的短命。

(乙)、「非人的因素」,就是触恼鬼神。像我们一般民间讲的煞到情况。有的人他走在路上不小心触恼了鬼神,结果用种种的医药治疗都没有办法治好他的病,他就这样发狂而死,这个是非人的因缘。

(丙)、「畜牲的因素」,比如乡下的毒蛇、毒蝎、蜈蚣之类的畜牲;龙也是畜牲,你若畜恼牠的话,那也是必死无疑。还有其他畜牲的因缘,像蚊子、老鼠牠们会带来种种的细菌,我们会在不知觉的情况之下感染了病菌,就这样死掉了。


「死无定期」,不仅是针对世间人,乃至修行者亦同;

《阿含经》中有一则记载:一位证得初果的比丘,有一天因为业力现前被牛撞死了;另一则是有名的四果大阿罗汉目犍连尊者,他是神通第一,但是他是被外道用木杖打死的。

再举个学人所见闻的实例:我们学佛院过去有一位同学,他本来好好的、身体蛮健康的,可能太用功、太操劳,身体变得非常的虚弱。有一天天气转凉不小心感冒了,就一直咳嗽,刚开始不以为意,认为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随便找中西医吃吃药治疗一下就好,然而咳嗽一直没办法停止,后来就到台中荣总医院去检查,诊断结果发现不是感冒,而是肺部长了霉菌。

医生还说:若再恶化会致人命、会死人的!

我们才知道事态严重,当时我们就赶快帮他办理住院手续。住院治疗了很久,身体才慢慢的恢复,他就申请出院,因为一般来说出家人都不太喜欢待在医院太久。但是他一出院的当天晚上就再次昏倒,又被送回医院,病情更加严重,咳的更厉害。

这时因为身体太虚弱了,医生很难诊断和下药。到这地步没有办法,他的家人就拿了几万块到莲因寺去放生。可也奇迹,就在放生的当天,医生居然能对症下药,其实医生也是碰碰运气。就在放生结束,吃了医生所开的药,他的病竟然好了。

从这件事我们可也有所体会,一个平常很用功的修行人,当业力因缘现前时仍不能幸免,差一点就丧命。

本来医生打算要我们处理后事,情况很严重已经不行了,那时我们才想到要放生,想说试试看吧!

一个修行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没有修行的人,以上是观察外在死亡的因素。

我们面对诸多的死亡的因缘,我们的自身非常脆弱,就像水泡一样,水泡稍微刺一下就破掉,我们四大的果报体亦复如是。面对外在的因缘,不论地水火风或者人、非人、畜牲等的因缘、我们非常的脆弱,面对死亡完全束手无策,我们随时会死这是肯定的,因此「死无定期」。


三、「一切无益」:

就是你死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到以往所贪恋的境界一点意义也没有,好比:

第一、「钱财」

我们世间的人总觉的钱愈多愈好,钱赚再多也不满足,一个月赚三万、五万时,总是希望一个月赚十万那更好。

我们以钱财作为所归依的境界、奋斗的目标,当面对死亡无常时,我们才会发现无论累积多少的财富,事实上都不能挽救我们所有的痛苦,更没有办法挽回我们的生命。

然而我们却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来挣取它,想想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眷属"

为了摄受众多的眷属,可能是我们的弟子、或者是家人。在一生中耗费很多的时间、精力,甚至造了很多的恶业,我们总是认为这些眷属,必定要依赖我才得以生存,而我们也因为这些眷属,才感觉到生存的意义和价值,彼此互相依存着,彼此之间都需要对方。

但是,当我们面临死亡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纵然有恩爱的眷属,他也不能够陪我们走这一段路,纵使他愿意陪伴我们,两人同月同日同时死,有没有思考过,在中阴身时各人有各自的业力,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如《无量寿经》所说:"窈窈冥冥",各人有各人的路,一起走这是不可能的事,这只是我们的幻想而已!

《地藏经》云:"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

再恩爱的眷属也不能够跟你一起走,也不能代替你死。

其实我们冷静的思惟会发现,花了大半辈子的岁月在摄受眷属,给与取之间到底为的是什么呢?这时候也许你会有不同的感触、不同的看法了。

第三、"自身",观察我们所爱的自身,也是没有意义的。平时日常生活中,我们总会希望有美好、精致的饮食,或受用好的东西如化妆品等,使色身能够美丽微妙,用尽心血来照顾它,付出一切的辛劳,甚至造很多的恶业。

但是临命终时,四大分离,如生龟脱壳般的痛苦,这时我们就会发现事实上,色身对我们一点意义都没有。

如同龙树菩萨说:色身"背恩如小儿"。就像小孩子一样不晓得知恩报恩。

我们对色身那样的爱护它、保护它,终其一生它只是带给我们痛苦。

囊括对眷属、钱财、色身愈是贪着不放,临终时更是痛苦难当。

以上是说明"死殁无常"的第三,观察一切无益。

这时候我们唯有皈依三宝,才是真实的安稳处,确信三宝才能够引导我们,这是观察"有生死过"的第一阶段。


"死殁无常"不是说一死百了,如果死了之后就像外道说的:"人死如灯灭"。世界上就没有这个人了,那倒也没事。我们也不一定要学佛,甚至也不必出家。

问题是人死了之后,后面的路还很长远,三世因果还有很多戏要演。

佛陀说人身难得,人死了之后下辈子能够作人,乃至生天的机率是非常的少,堕落三恶道的比例,却非常的高。

如果我们死了之后没有往生极乐世界,或者投生到没有佛法的地方去修行的话,当然下辈子我们的去处,肯定是三恶道。

因为投生到三恶道的机会占大部份。所以我们应当进一步审谛思惟,如果我们没有皈依三宝的话,我们未来的去处是什么样的境界!


Tag: 死亡教育
相關內容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佛學]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