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1615 Reply 0 Coin 0 Score 0
entry : 2021-06-07 17:42:34
update: 2021-06-07 17:54:03
show: 82
#0. (Normal)

今天搜到一个消息:

  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1961439/answer/1926033515
  【如果衡水和北京一张高考卷,结果会怎么样?】
  很好奇这个问题,应试教育的极致与素质教育的极致对抗
  【欢乐图腾】 11,4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这种事情不用假设,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2001年以前,不仅北京和衡水,全国高考都是一张卷,然后到了2001年,出事了。
  2001年全国统一试题,北京文科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为454分,一般本科429分,专科360分;山东文科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为580分,一般本科539分,专科为509分。
  青岛有三位女生分别是:姜妍522分(理科)、栾倩457分(文科)、张天珠506分(文科),三人分数都超过北京重点线,低于山东一般专科线。三人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状告教育部违宪,轰动全国。
  2002年,也就是此事发生后第二年,北京宣布自主命题不再使用全国卷。
  ————————————————————————
  这个问题下出现了很多想象力丰富的回答。
  想象着北京会在一张卷一个录取标准之后,还能保持甚至超过现在的录取率。
  请看以下这条新闻。
  河北代表团建议京津冀统一高考,教育部:目前还不宜实行(见后附)
  看完之后建议想几个问题。
  河北代表团代表的是那一部分考生的利益?
  对京冀两地的高中教育和高考情况的了解程度,是经过调研的河北代表团成员高呢,还是知乎上那些想象力丰富的答主高呢?
  --->附:河北代表团建议京津冀统一高考,教育部:目前还不宜实行
  https://m.sohu.com/a/397463589_260616
  澎湃新闻 2020-05-25
  2019年,河北省代表团提交“关于加快促进京津冀高等教育协调发展的建议”,教育部答复称,代表们提到的统一高考、统一命题、统一分数、统一招生建议,考虑到京津冀三地基础教育发展水平不同、高考综合改革方案不同以及现阶段我国实行分省录取制度等因素,目前还不宜实行;对于促进跨校授课、均衡三地重点大学分布、建立京津冀区域高等教育资源衔接互认机制等建议,今后将认真研究。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河北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 新华社 图
  (原题为:《京津冀统一高考不宜实行 》)

又查了一下:

北京和山东高考录取线差130分,山东三考生向最高法院状告教育部

  2018-05-13 14:12

  2001年的时候,高考还是全国一张卷,分省录取。当年北京文科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为454分,一般本科429分,专科360分;山东文科分数线则夸张地有些离谱,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为580分,一般本科539分,专科为509分。分差竟然到达近130分,山东的专科分数线都比北京重点本科高55分。理科同样如此,山东理科重点线高达607,而北京只有488。注意,这是同一张试卷。这事儿吧,也怪当时山东省考试院教育厅办事不密,没用标准分,直接用了基础分,直接显示出考试原始真实成绩(注意用标准分是不知道的)。

  山东青岛三名当年参加高考的考生——这三名考生分别是青岛铁一中高三四班姜妍(理科,高考成绩522分)、青岛一中高三四班栾倩(文科,高考成绩457分)和青岛15中高三九班的张天珠(文科,高考成绩506分),由于未能达到山东省当年的重点大学的分数线,甚至连专科线都没达到,别说上大学了,只能复读或者去职业技术学校。

  不知咋的,这三个考生竟然做出了个什么有趣的时期,他们决定运用所学知识为自己维权,他们不是专业法律人士,但宪法里面那条:公民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还是知道的。于是,他们搞出来个大新闻:山东三考生向最高人民法院状告教育部违宪。

  2001年8月23日,他们分别委托律师,以邮寄方式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教育部侵犯了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理由是,由于教育部以制定招生计划的形式,造成了全国不同地域考生之间受教育权的不平等,尤其是北京地区的高考录取线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比山东低100多分。考生的诉讼要求是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确认教育部所作出的“关于2001年全国普通高校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的行政行为违法,并向教育部发司法建议书,以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行为。当时还开了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

  其实吧,这三考生一开始就没准备和教育部硬刚,他们也不敢硬刚,也刚不出结果,也不可能有结果,此例一开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发媒体关注,搞出个大新闻。所以他们才会直接把案子告到最高人民法院。按照司法程序,他们应该先走地方中级法院。

  果然,9月3日,最高法院告知他们: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对国务院各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的案件,由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也就是说,3位当事人应该到北京市一中院起诉。鉴于以上原因,诉状寄回。

  到了北京 之后,三个学生的思想相对有点动摇,还是不敢直接刚教育部,她们有许多的担心,毕竟 还担心将来的生活会受到影响。将来的学习会受到影响,包括毕竟她们知道这次不能通过这次事件,然后另行找到一个学校来上,所以她们有可能要复读,有可能要到职业学校进行学 习,又担心教育部门将来会对她们的 学习生活造成影响。

  后面就是阴谋论时间了,有人说教育部去做工作了,有人说教育部施压了。9月8日,三考生撤诉,不在上告青岛二中院。

  2002年,也就是此事发生后第二年,北京宣布自主命题不再使用全国卷。这样巨大的不平等就被试题不一样的借口和表像掩盖了,有关部门也有了对付质疑声音的借口。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www.sohu.com/a/231442590_821937?_trans_=000014_bdss_dkmwzacjP3p:CP=

Tag:   中国教育   中国考试   高考   北京   
分享得 Gbit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回复
=8 x 9
sm.ms

随机推荐

随机推荐
数量 0